兆成律师团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分类:
首页影响力案件
作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来源:
华商报
发布时间:
2019/12/14 11:06
浏览量

家属称郑剑飞遇害后还遭焚尸

  福州汽车美容店命案悬疑,遇害少年郑剑飞的家属为“凶手”喊冤10年,认为“凶手”为人顶罪,真凶另有其人。12月13日,华商报记者采访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和“凶手”毛洪福时,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承认10年来内心备受煎熬,会经常梦到郑剑飞,希望福州警方能重新启动案件的调查,找到真凶,告慰死者。同日,华商报记者对郑剑飞家属正式委托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进行了专访,他恳请福州警方能够早日查明案件真相。

  >>悬疑丛生

  死者家属怀疑真凶另有其人

  贺定容告诉华商报记者,2009年3月29日,在儿子18岁生日前18天,儿子在打工的汽车美容店被捅杀还被焚尸。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位于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199号的汽车美容店案发现场

  “家属知道郑剑飞死得很惨,当时都不敢告诉我实情,只告诉我说他出事了,刚开始我以为他就是被火烧了……我真的不敢问,也不相信儿子已经死了。后来赶到店里才知道儿子就死在店里的阁楼,当时扑救之后地面上面全都是水,那是3月,天气寒冷,我哭得死去活来,就瘫倒在冰冷地上。”

  杀人焚尸 家属称死者被捅53刀

  郑剑飞平常就在这家位于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199号的汽车美容店打工,吃住在店里。经法医鉴定,郑剑飞系单刃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后被焚尸。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经调查认定工友毛洪福是犯罪嫌疑人,而且毛洪福自己也认罪,否认有同伙参与和幕后有人唆使。警方称,毛洪福得知平时与郑剑飞同住的店员郑某某请病假回家,于2009年3月29日凌晨1时许,伺机持事先准备好的刀具潜入阁楼作案。

  2010年4月,福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毛洪福死刑,缓刑2年。但郑剑飞的家属认为疑点重重,始终怀疑真凶另有其人,遂提出上诉。

  2010年11月,福建省高院认为毛洪福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重审。

  2011年12月13日,福州市检察院向福州市中院撤回起诉。

  2012年2月13日,福州市中院裁定准予撤回起诉。此后,福州检方将案件退回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补充侦查,毛洪福依旧认罪。

  2012年4月28日,福州市检察院仍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毛洪福不起诉。

  2012年5月,毛洪福被释放。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这起杀人焚尸案至今已超过10年,家属不断诉请公安机关寻找真凶。“我们向公检法很多部门去反映,现在我儿子的遗体还存放在福州市殡仪馆,已经超过10年,案子的疑点太多了。”贺定容告诉华商报记者,法医尸检曾告诉家属,“郑剑飞当时身上被捅了53刀,警方后来记述的先是数十刀,后来又说是十几刀。而且时至今日,儿子的银行卡和两部手机都没有作为死者遗物归还给家属。”

  家属怀疑洗车工引来杀身之祸

  贺定容介绍,就在案发前不久,儿子曾提出要买手机,“他的同事也证明他后来花了六七百元买了一部新手机,我还说让他把旧手机给我用,但警方一直没有将两部手机给我们,我们怀疑他的手机里可能记录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郑剑飞遇害时尚不满18周岁

  贺定容表示,2009年正月二十七,丈夫的堂哥结婚,郑剑飞当时参加婚宴时,曾随口说道白粉挺贵的,联想起儿子曾无意间提起汽车美容店老板说生意不好,洗车工的工资和生活费都没钱付,“我感觉很吃惊,以为儿子吃白粉,担心他走错路,就告诉他一定要学好,不能碰白粉,坏事不能参与,就是给分多少钱都不能要的。”贺定容回忆,当时儿子说哪里吃白粉,就是把他们家房子卖了都买不起。儿子遇害后,他们家属一直怀疑是不是儿子打工时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才引来杀身之祸。

  “关系不好怎么会带家里过年”

  贺定容介绍,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曾调查称郑剑飞平时经常欺负毛洪福,毛洪福是不满欺侮,才滋生杀人的歹念。贺定容告诉华商报记者,郑剑飞和毛洪福都是店里的洗车工,平常关系挺好,“2009年春节,郑剑飞曾领着毛洪福到家里过年,说他是外地人,没有地方去,毛洪福就吃住在我家,他俩是同吃同住,我过年还给他俩买了啤酒,他还帮我带我的小儿子,给孩子买零食吃,他还向我儿子借钱,如果说我儿子经常欺负他,关系不好怎么会带家里过年。”

  贺定容还清晰地记得,案发当天,警方封锁现场后,毛洪福也在人群里围观,她曾在现场问过毛洪福。“他来过我们家,我一眼就认得他,我就上去问他说:小弟,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他说他也不知道,他的表情是很自然的放松的,很好奇的,丝毫没有惊慌和紧张。”

  “他连鸡都不敢杀怎么会杀人”

  贺定容的五哥郑维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也表示,毛洪福被释放后回到四川,2013年他曾前往四川双流,见到了毛洪福的父母。“他们很震惊,告诉我说毛洪福连鸡都不敢杀的,怎么会杀人!”郑维春说,毛洪福个头矮小瘦弱,只有1.6米,和郑剑飞站一起相比,明显不如郑剑飞健壮。贺定容也表示,毛洪福很和善,说话细声慢气的,有点腼腆,就像一个女孩子,她不相信这样的人会向儿子举刀,而且还是捅杀了那么多刀,她相信毛洪福是替人顶罪。

  针对店主所谓郑剑飞是因醉酒吸烟失火后被烧到的说法,贺定容告诉华商报记者,“我儿子只有过年时才喝酒,平时没有酗酒嗜好,虽然抽烟,但烟瘾并不大。”

  贺定容表示,案发后,郑剑飞的多位同事曾作证称案发前一晚,他们在店里一起玩电脑。但案发后,店里这台电脑却被店主的哥哥抱走了,店主的哥哥在公安局工作,而且案发前一晚,店主曾邀请多位朋友到店里喝茶聊天,这些案情在警方调查过程中都找不到记录。

  如果毛洪福不是真凶?谁会是真凶?郑维春表示,郑家一直为毛洪福辩护喊冤。郑剑飞的堂哥郑锦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家属将前往四川会见毛洪福,希望毛洪福能讲出背后的原因。他们家属已经委托律师,将向福州警方提出重新调查案件的诉求,要求警方查明案情,依法追究真正的杀人焚尸者的法律责任。

  >>疑凶喊冤

  受案子影响至今都没有成家

  他叫毛洪福,洪福齐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作为福州汽车美容店命案的疑凶,家属为他喊冤10年。12月13日,毛洪福接受了华商报记者采访,否认自己杀害郑剑飞,他希望福建警方能重新调查,尽快找到真凶,彻底还他一个清白。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毛洪福称受案件影响至今未成家结婚

  毛洪福证实,当年过年的时候,他确实没有回家,就跟着郑剑飞到他家里过的年。“我们俩当时关系处得非常好,他并没有欺负我,我没有杀害郑剑飞。”

  毛洪福表示,当年不满20岁,当时之所以认罪是因为他被一些人“整怕了”,他向华商报记者承认:“是因为遭到打骂和刑讯逼供才被迫承认杀人的。” 毛洪福说因为自己太年轻,不谙世事,并不清楚杀人担责的严重后果。

  毛洪福是家里的独子,今年已经30岁,如今在四川成都市天府新区一个农贸市场里摆摊卖水果,“一个月有5000到6000元的收入。” 他告诉华商报记者,这10年来,“也是受这个案子的影响,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成家。”

  “我也经常会梦到郑剑飞,我也希望能够尽快抓到真凶,能还我一个清白。”毛洪福还向华商报记者传来一张他亲自手写的自证清白的书面材料。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毛洪福提供给华商报记者自证清白的手书材料

  >>专访代理律师

  恳请福州警方能够早日查明案件真相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的授权委托书

  12月13日,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案的确存在诸多疑点,作为家属,他们相信福建公安机关能够缉拿真凶,早日破案。

  贺定容表示:“感谢华商报等媒体对我儿子郑剑飞10年前被杀害焚尸案的关注!经过这么多天的认真考虑,今天,我正式授权北京知名律师周兆成担任我儿子遇害案的代理律师,在法律上给我们提供帮助。作为剑飞妈妈,我始终相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我期待我儿子遇害案可以早日真相大白,含冤待雪!”

  12月13日,华商报记者对知名律师周兆成进行了专访,他恳请福州警方能够早日查明案件真相。

  华商报: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接受采访表示要求重启调查,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您是如何考虑的?

  周兆成:2019年12月13日,我受被害人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的委托,正式担任18岁少年被刺死焚尸案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接受委托后,我立即组织律师团队分兵几路,远赴福建、四川对该案相关案件背景、案件材料、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进行梳理和核实。

  该案案发10年前,被害人郑剑飞正是花季少年,却惨遭被杀焚尸。如此惨绝人寰的命案,却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依然没有任何进展,这的确令人遗憾!作为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我还是希望福建公安机关能够重新调查此案。我们一直强调“命案必破”,这是对人民负责的庄重承诺,当前全国正在进行扫黑除恶,我们期待并且相信福州公安机关能够继续侦查,争取早日破案。我们决不能让杀人真凶以及背后的保护伞长期逍遥法外。只有严惩凶手,才可以让让死者早日安息,还死者以及家属以公道。

  华商报:您是否考虑对相关方面提起起诉?

  周兆成: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和未解之谜,案发至今已经10年,之所以被害人郑剑飞的家属存在质疑,主要是因为该案发生后有很多有悖常理的疑点至今没有解开。郑剑飞在汽车美容店阁楼被人连捅数十刀,然后又被点火焚尸。如此长的作案时间,为何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店主郑旺俤夫妇却浑然不知,这很令人费解。随后,路人发现大量浓烟冒出,叫人、灭火,店主郑旺俤夫妇却不知道郑剑飞尚在阁楼,没有积极进行施救?其对警察询问却说无人员伤亡。案发后,为何身为刑警的店主郑旺俤的大哥郑忠也出现在案发现场,却没有在第一时间保护好现场、立即进行报警。更有悖常理的是还在积极帮忙清理现场。如果本案店员毛洪福是“真凶”,为何案发后没有逃跑,却被刑警郑忠安排在他处暂避,然后直到晚上才被送到公安机关做笔录,随后毛洪福才承认“杀人”?

  华商报:因证据不足、认定事实不清,本案疑凶毛洪福已被释放,您对此有何看法?

  周兆成: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我们恳请福州警方能够早日查明案件真相,不能让杀人凶手和背后的保护伞至今逍遥法外。如果嫌疑人毛洪福不是“真凶”,那么福州公安机关就应该继续侦查,希望早日能够找到 “真凶”。我们一直强调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这就是“疑罪从无”和“命案必破”的司法精神。同时,也恳请福州公安机关能够积极侦查,对被害人家属对本案的种种“合理怀疑”,也要积极进行调查、核实以及回应。我们一定要给死者和死者家属一个交待,也一定要查明真相严惩凶手!

  >>对话死者母亲

  常梦见儿子 “儿子,到底谁杀了你”

  失去爱子10年,为“凶手”喊冤10年,这位两次历经丧夫之痛的母亲,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我太难、太不容易了……”12月13日,华商报记者与遇害者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进行了专访。

  

杀人焚尸案死者母亲10年为“凶手”喊冤,律师恳请警方早日查明真相,疑凶称被迫承认杀人,经常梦见死者

 

  先后失去3位亲人,贺定容称自己经历了太多痛苦

  当保姆每月收入3000元

  华商报:能简单介绍你的家庭吗?

  贺定容:我是1971出生的,我们家有10个兄弟姐妹,我在家里排行最小。我今年只有48岁,但我经历了很多痛苦,先后失去了3位我挚爱的亲人。我的第一个丈夫是建筑工,1997年修理老房子时不慎从房上摔下来走了,当时郑剑飞只有6岁。1998年,我再嫁,和一个水泥工结婚,2005年第二任丈夫患心脏病去世。

  华商报:你现在靠什么生活?家里经济条件如何?

  贺定容:我现在是在福州长乐区给人家做保姆,带孩子,做家务,每月有3000元的收入。我是在亲戚的帮衬下养大是郑剑飞。后来再婚后还生了一个小儿子,今年21岁,正在上大学,我要供养孩子上学。

  遇害大儿子非常懂事孝顺

  华商报:郑剑飞是你一手带大的孩子,他的性格和为人如何?

  贺定容:我们这里把男孩叫小弟,把女孩叫小妹。因为他6岁时就没有爸爸,从小大家都很宠爱小弟,有什么好吃的,大家都让着他。他从小就很乖,在学校里有一些调皮,不喜欢读书,当时家人就说不好好读书的话,将来就只能去打工。但是他很能吃苦,几乎什么活儿都干,曾经在6月天去收稻谷,天气非常炎热,他晒得很黑,辛苦一个月下来挣了上千元。小弟不仅懂事,也非常孝顺。我当时得病需要做手术,但舍不得花4000元的手术费。他听说以后,就赶快去问老板去要他打工的钱,当时他把凑的1700元交给我,劝我赶快去做手术,看病要紧。

  杀鸡见血心里就特别难受

  华商报:这10年来,你经受了怎样的失子之痛,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为毛洪福喊冤?

  贺定容:失去大儿子之后,我的精神几近崩溃,患上了抑郁症,当时感觉就活不下去了,但如果我走了,小儿子怎么办呢?这10年来,我内心一直备受煎熬,内心非常痛苦,有一种恐惧感。晚上做梦经常会梦到儿子在喊,会梦到儿子被杀的情景。有时候醒来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儿子很可怜,我都后悔为什么没有直接问他:儿子,到底谁杀了你。我想这是不是儿子在给我托梦。

  我还经常梦到我的第一任丈夫,他就像古代人那样留的发型,抱起儿子,最后把孩子交给我,说去找妈妈。我就经常会想,会不会是丈夫托梦告诉我,是嫌我没有把孩子照顾好,让儿子被别人害死了……

  有一次,杀鸡的时候,我看到血,看到那个鸡和鸭子在扑腾挣扎,就会想到儿子受害的那个样子,心里就特别难受,我就看不下去,就会把鸡交给我丈夫让他自己弄吧。

  教导小儿子防人之心不可无

  华商报:我们能理解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

  贺定容:我记得,当初生儿子的时候生不下来,我当时痛得大哭,我丈夫只知道烧香。我现在给人家当保姆,我很清楚抚养孩子的艰辛,太苦太累了,遭的罪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把他养到这么大,他马上满18岁了,也快挣钱了,却被人害死了…… 我经常教导我的小儿子,我告诉他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遇害儿子曾想买车跑运输

  华商报:郑剑飞在汽车美容店干的怎么样?每月能挣多少钱?

  贺定容:他是2008年去汽车美容店打工的,一开始一个月挣1300元,他曾告诉我,老板后来因为他干得好,给他再加300元,应该是一个月1600元的收入。他在店里做洗车工,洗车、修车、开车都行,后来提出要离开,老板好几次挡着不放他走,因为他是懂技术的熟练工。当时他还不满18周岁,虽然没有驾照,但是经常在店里帮人移车挪车,慢慢就学会了开车。郑剑飞很喜欢开车,他曾告诉我,想买一辆四轮车去跑运输,挣钱多。

  华商报:你们家和店主家是一个大家族吗?

  贺定容:我们两家没有亲戚关系,就是在长乐玉田镇两家是邻居,住得不远。我和店主母亲以前关系还好,她生病都是我去照顾的,但自从我儿子遇害后,两家关系就疏远了,我们最近再没有和他们家联系。

  华商报:作为家属,你最终诉求是什么?

  贺定容:只有找到这个真凶,我才能够彻底解脱,心理阴影才能解除,所以我现在都没有心劲去管这个事情,让其他亲属帮我去管吧,否则我不死也会疯了……

  华商报记者 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