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分类:
知名案件
作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王利民
来源:
华商报
发布时间:
2020/01/03 17:57
浏览量

  2019年12月18日,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宣判,首犯杜少平被判死刑,共同杀人者罗光忠被判死缓。12月24日,湖南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将该案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亮点。

  沉冤16年的悬案彻底揭开,邓世平的家人6169天痛苦煎熬后,正式委托代理律师周兆成为遇害的邓老师提出工亡申请。

  “原先是计划早些启动(父亲)工亡的申请工作,庭审结束后现在准备正式申请。”邓世平的女儿邓玲(化名)日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要为父亲申请工亡。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1月3日,邓蓝冰递交父亲邓世平的工伤(工亡)申请

  “非常感谢华商报对我父亲案件的持续关注。今天(2020年1月3日)上午,我和我们委托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已经正式将我父亲的《工伤(工亡)申请》通过EMS递交给我父亲生前所在单位新晃一中。然后由我父亲生前单位向新晃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正式为我父亲申请工伤(工亡)赔偿。对于今后,我们定当铭记父亲的英雄事迹,清清白白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像父亲那样,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1月3日,邓世平之子邓蓝冰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已于当日上午,正式向新晃县第一中学递交了相关申请材料。

  >>对话

  父亲生前的教诲和父亲的形象留心里就行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2003年1月22日,新晃一中老师邓世平遇害时年仅53岁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代理律师周兆成和邓世平的家属

  “爸爸,您终于含冤得雪了。我们家属的诉求是期望早日安葬父亲。”日前,华商报记者对邓世平的女儿邓玲(化名)进行了专访。

  家属满意判决期望早日安葬父亲

  华商报:从2003年1月22日邓老师失踪遇害,到2019年12月17日开庭、18日宣判,煎熬6169天,你们家属对此次庭审和判决结果是否满意,咱们家属还有什么诉求?

  邓玲:16年来作为受害者邓世平的家属,我们对此次庭审和判决结果是满意的,我们家属的诉求是期望早日安葬父亲。

  宣判后聚在老家屋里给父亲烧纸

  华商报:一审宣判后咱们家族内部是否举行了告慰邓老师的悼念仪式?

  邓玲:宣判后,我们一家人聚在在老家屋子里给父亲烧了一点纸,我在心里默念告诉爸爸宣判结果,我的感受是:爸爸,您终于含冤得雪了。

  华商报:这么多年,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你和家人是如何纪念父亲的?

  邓玲:怀念父亲的时候会想,找不到父亲就做一个衣冠冢,清明节去扫墓会在外公外婆坟边给父亲烧点纸,因为这里隔父亲出事的地方最近。

  “父亲很严肃 我小时候既怕又爱”

  华商报:为何你的母亲未参与此次庭审?

  邓玲:当年我父亲遇害时53岁,我母亲今年已65岁,我们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担心她的精神无法承受,所以才没有让我母亲参加庭审。

  华商报:案件审判过程中透露出来的细节强化了你父亲的正直形象,在你的印象里父亲平日里严肃吗?

  邓玲:父亲很严肃,我小时候既怕他又爱他。

  抓到凶手找到父亲就是最好结果

  华商报:杜少平被判死刑是罪有应得,咱们家属下一步是否考虑提起民事诉讼?

  邓玲:是的,我们委托周兆成律师会提起民事诉讼。

  华商报:主犯杜少平终被判死刑,邓老师总算可以安息了,有很多人建议为邓老师申请烈士,有没有考虑过?

  邓玲:对于家人来说,抓到凶手,找到父亲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家属对名誉都不看中,荣誉有没有都无所谓,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结果。

  华商报:如果申报烈士成功,咱们家属是否会考虑为邓老师塑一座雕像或者建一个纪念碑?

  邓玲:我们家属没有考虑过为父亲塑像,父亲生前的教诲和父亲的形象留在我们心里就行了。

  这半年感受变化很多需重新调整

  华商报:你的微信朋友圈以前还经常发一些动态,近期好像没有再发,为什么?

  邓玲:我的微信朋友圈是心情的一个映射,有的是直面映射,有的是反面映射,从你加我之后看到的大部分是反面映射和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反应心情的小贴士。近期不发也是因为心情,不知道发什么,很沉重,过了这段时间会发。

  华商报:从6月20日父亲的遗体被挖出到12月18日案件宣判,这半年的时间感受到的变化有哪些?

  邓玲:从6月19日父亲的遗骨被挖出到12月18日,这半年感受到的变化很多,从生活到学习,从心情到精神,从工作到休息,都有着不同的变化。变得不太正常,之前是我的时间管理排得满满的,现在会静下来思考以后的生活和工作,各方面都需要时间重新调整一下。

  幸运是在复杂社会一直拥有初心

  华商报:父亲遇害时,你才大学毕业,正处在人生的转折期,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挺过来的?

  邓玲:我父亲遇害时,我正好大学毕业,没有了父亲的守护,一个傻白甜就这样跌跌撞撞地闯进了社会。先打工,再创业,创业失败就去人才市场应聘,上班后觉得人生不该是这样——出来创业,创业失败又去打工,如此反反复复,一直到今天。不幸的是创业一直没有成功,幸运的是在复杂的社会一直拥有初心。

  华商报: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你和家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邓玲:接下来会重新规划一下以后的生活和学习,具体方案还没出来。这段时间精神受到影响,情绪波动太大,我也需要时间调整一下心理。

  >>律师

  申请工亡和烈士 建议为邓世平立碑塑像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周兆成律师多次前往新晃代理案件

  2020年1月3日,周兆成律师向华商报记者证实,操场埋尸案宣判后,他一直与被害人邓世平老师的近亲属保持沟通。“今天(2020年1月3日)上午,我们正式将《新晃侗族自治县工伤认定申请表》、《律师代理意见》,以及相关证据等材料通过邮政快递递交给邓老师生前所在单位——新晃县第一中学。然后,通过其所在单位正式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起《邓世平老师工伤(工亡)申请》。”

  新晃相关职能部门对邓老师被害案非常重视

  周兆成表示:“作为被害人邓世平老师家属的代理律师,我早在2019年6月23日遗骸鉴定为邓老师后,就第一时间飞赴湖南新晃,代表邓老师家属就‘邓世平老师工伤(工亡)申请以及相关抚恤问题’与新晃县第一中学现任主要领导,以及新晃侗族自治县人社局的主要领导进行交流,并且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周兆成表示:“作为见证者和亲历者,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邓老师生前所在单位新晃一中以及新晃侗族自治县相关职能部门对邓世平老师被害案非常重视,对邓老师的家人也非常同情。能够在第一时间对邓老师家人进行慰问与关怀,同时对代理律师依法履行职责进行积极配合,这些都让被害人亲属以及代理律师非常感动。但是,之所以当时没有立即启动对工伤(工亡)申请,主要是因为当时邓世平老师被害案尚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作为家属和代理律师出于慎重考虑,因此没有立即启动申请。”

  周兆成介绍,2019年12月17日至18日,怀化市中院一审已经对“操场埋尸案”审理结束并当庭宣判,案件事实已经查清。2019年12月30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法院也已对该案背后的“保护伞”10名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进行了公开宣判,杜少平的舅舅、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因徇私枉法罪被判15年,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因徇私枉法罪被判15年。

  亲属提出工伤申请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16年前新晃一中邓世平老师在工作岗位上,负责工程质量管理,由于在工作中狠抓工程质量,抵制豆腐渣工程,因此得罪施工方——黑恶势力头子杜少平、罗光忠,最后在工作中惨遭杀害。这完全符合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相关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同时,依据2006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对<工伤保险条例>有关条款释义的函》(劳社厅函【2006】497号)规定,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是指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因此,被害人邓世平近亲属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新晃侗族自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应依法对工伤认定申请予以认定。

  工亡申请如何认定 赔偿标准多少何时有结果

  申请“操场埋尸案”工伤赔偿的流程是什么?赔偿标准如何?拟申请多少赔偿?工亡申请何时会有结果?针对公众关心的这些问题,周兆成详细地作了说明。

  周兆成介绍,工伤认定是劳动行政部门依据法律的授权对职工因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是否属于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给予定性的行政确认行为。

  新晃侗族自治县人社局在收到《被害人邓世平老师工伤(工亡)申请》后,依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20条规定办理。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该职工所在单位。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对受理的事实清楚、权利义务明确的工伤认定申请,应当在15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

  因此,新晃侗族自治县人社局将会依据法定程序对《邓世平老师工伤(工亡)申请》作出认定。

  周兆成表示,具体赔偿标准将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39条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一)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

  (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

  (三)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

  “我父亲所做事情,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

  谈及受害者邓世平家属的诉求,周兆成表示,此前,怀化市中院和靖州县法院相继当庭宣判,“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我了解到宣判后邓世平老师的家人第一时间赶回新晃老家,在邓世平老师生前居住的老宅,全家人热泪盈眶,对邓老师进行祭奠。”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杜少平交代称案发当晚将邓世平尸体抛至操场深坑内填埋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2019年12月30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法院对埋尸案背后的“保护伞”10名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公开宣判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因徇私枉法罪被判15年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当庭痛哭忏悔,承认自己做错了

  周兆成还表示:“邓老师的女儿后来告诉我,他们家从2003年1月22日父亲突然失踪,到2019年12月18日、12月30日,杀害我父亲的杀人凶手以及背后保护伞被判决严惩,作为被害人邓世平的家属,我们对这二次庭审和判决结果都是非常满意的,真的非常感谢在我父亲的案子上无私奉献的司法人员,他们才是真正的人民英雄。关于我父亲所做的事情,我想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至于是否考虑给我父亲申请烈士,我们家人和我父亲一样,对名誉都不是很看中,顺其自然。无论如何我父亲生前对我的教诲与培养,以及我父亲正直无私的形象留在我们心里就够了!能够成为‘邓世平的女儿’,这一身份就是我一生最大的骄傲!我们家属现在的诉求就是期望我的父亲可以早日安葬。”

  近期将对杜少平和罗光忠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埋尸案遇害者家属委托律师启动工亡申请,律师称会依法为邓世平申请烈士,近期将对杜少平等单独提起民事诉讼

操场埋尸案主犯杜少平一审被判死刑

  

被告人罗光忠(杜少平右一)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操场埋忠骨,青天慰亡灵。作为被害人邓老师家属代理律师,我们绝对不能让英雄邓老师的鲜血白流,我们要让16年前犯下滔天罪行,制造‘操场埋尸’这一惨绝人寰血案的被告人杜少平和罗光忠付出代价,我们不仅要在肉体上消灭他们,还要让他们付出经济代价。所以,我们打算近期将针对被告人杜少平、罗光忠16年前残害邓老师的犯罪行为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给被害人家属民事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从而维护被害人家属的合法权益。”

  建议新晃一中在邓世平牺牲的操场建纪念碑

  “今天,震惊全国的‘操场埋尸案’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邓世平老师含冤16年已经昭雪。作为家属代理律师,杜少平、罗光忠等黑恶势力以及保护伞已经被一网打尽,这是党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成果。我认为这就是正义的胜利!”

  周兆成表示,邓世平老师虽处平凡的岗位,却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为了抓好教育工程质量,可谓兢兢业业、刚正不阿,始终坚持原则保护国家、集体财产,在16年前,就能够勇敢地与黑恶势力作殊死斗争!宁死不屈,最终被埋尸于操场之下! 在如此平凡的岗位上,却做出了惊天地涕鬼神的英雄之举,邓老师可以说是全国人民的骄傲!对于这样的英雄就应该值得称赞,值得敬仰!

  “随后,作为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我也会向有关部门依法申请为邓世平老师评定烈士,建议新晃一中在此牺牲的操场建立纪念碑或塑像,对这样的英雄进行讴歌。这也是实至名归,民心所向!”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王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