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

分类:
知名案件
作者:
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来源:
津云新闻
发布时间:
2020/04/17 22:47
浏览量

  1993年5月1日晚21:30左右,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

  19岁的村民吴妃长(男)潜入19岁的吴妃尾(女)的朋友家中,他大喝一句“我刚把吴德芳(男)砍死,现在来砍你。”话音落下,吴妃长向吴妃尾的头部、颈部、手部连砍数刀,村民及时赶到,吴妃尾幸免于难。

  5月2日早上7:00多,18岁的吴德芳的尸体被发现,他的脖颈和十指被砍断,身上有几十处伤口。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凶手吴妃长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第三排左一为吴德芳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吴妃长与吴妃尾、吴德芳都是同一村民,年龄相仿,平时经常在一起玩耍,据猜测,吴妃长行凶的目的之一可能因他有偷东西的习性,吴德芳曾劝告他,吴妃长怀恨在心,其二,吴妃长向尾求爱不成,怀疑吴妃尾爱慕吴德芳。

  行凶之后,吴妃长音讯全无。2020年2月19日,吴妃长被抓捕归案,3月5日被执行逮捕。

  27年中,吴妃长竟然在距离事发地点100公里的左右的邻县结婚生子,更名改姓……

  村民眼中的吴妃长

  1993年5月1日18:30左右,吴妃长将吴德芳从家中叫走了。

  “爸爸不太喜欢弟弟和吴妃长接触太多。”吴德芳的三姐吴华娟说,在土乐上村,吴妃长一家人和村民关系不太友善,“村民都觉得吴妃长的父亲有点凶,他的妈妈也不太合群,村民和他们家的关系比较疏远。”

  当年的土乐上村村支书李松金证实了这个说法,“吴妃长的父亲对人不太友好,经常扛把镰刀到处走,有时候村民的牛跑到他家的耕地里,他的爸爸就吓唬村民,说要用刀砍牛,还说如果你不好好放牛,我就杀死你。”

  “吴妃长喜欢偷东西、打架,经常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在村民的印象中,大部分的同村人不太喜欢吴妃长。

  吴德芳的三姐吴华娟是吴妃长的小学同学,“他小时候经常用小刀划伤同学,还把铁棍头部削尖了,戳同学。”

  吴德芳的家人不希望吴德芳和吴妃长走得太近,但吴德芳为人心地善良、为人厚道,喜欢帮助别人,他没有在意村民对吴妃长的看法。平日里,吴妃长偶尔会和吴德芳、吴妃尾、吴堪保等几个同龄同村的小伙伴聊天玩耍。

  1993年5月1日当天,吴德芳被吴妃长叫走后,很久没有回家。

  直到当晚21:30分左右,村里传出消息,吴妃尾出事了。

  吴妃尾被伤 头颈被砍数刀

  1993年5月1日21:30左右,吴妃尾和吴娣一起住在小伙伴小英的家中,三个女孩子在小英家的屋顶躺着聊天。

  就在几个小时前,吴妃长和吴德芳一起来到小英家,邀请吴妃尾去看电影,但吴妃尾没有前去。

  “他走上屋顶,上身披着一件衣服,下面穿着裤子,拎着把柴刀,我当时还想,刚刚还邀请我去看电影,怎么又回来了。”吴妃尾记得,她向吴妃长问了一句,“你不是去看电影吗,怎么又来了?”

  吴妃长只回答了一句:“我刚把吴德芳砍死了,现在来砍你。”话音落下,他挥刀砍向吴妃尾。

  吴妃尾的脖子、头部被砍了数十刀,她用手去挡刀,小拇指被砍断,手背被砍伤,倒下血泊中昏厥过去。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当时,吴娣和小英目睹了发生的一切,她们大声呼叫,正在一楼休息的小英家人跑到屋顶,吴妃长方才停止砍杀,逃了出去。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妃尾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妃尾的伤

  吴德芳被杀 砍断头手

  吴德芳的家人来到小英家中,听说吴妃长亲口说出把吴德芳砍死的那句话,几近崩溃。

  经过一夜的寻找,5月2日早上7:00多,一个村民在村边的一处空地发现了吴德芳的尸体。

  “弟弟的自行车倒在路边,地上满是血迹,弟弟应该是被砍后想逃跑,血迹断断续续撒了三百来米,一直流到坡上,弟弟的尸体趴在地上,头和颈只留着一点皮,十根手指也都被砍得只连着皮,背部很多伤口,身上的伤有几十处,都不成样了……”直到如今,吴德芳的家人回忆起那一幕,依然不能自已。

  警方在村内发现了吴妃长的血衣和行凶的凶器。

  从5月1日砍伤吴妃尾逃走后,吴妃长音讯全无。

  根据当地的风俗,一家人杀害了另一家人,凶手的家属要为死者筹办葬礼,吴妃长的父母操办了吴德芳的下葬。

  “他家为吴德芳买了棺材,用牛车将吴德芳的尸体从事发现场运回村里,他的母亲还用针缝上了吴德芳的头。”当时的村长吴日养见证了整个下葬的过程。

  “吴妃长亲口说他杀了吴德芳,吴妃尾的小伙伴都听见了,村里也发现了吴妃长的血衣和作案工具。”吴日养说,吴妃长的家人不否认吴妃长是凶手,但没有对死者家属表示过歉意,也表示不知道吴妃长的下落。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德芳坟墓

  行凶动机 记仇?情杀?

  吴妃尾回忆称,1993年5月1日傍晚,吴妃长带着吴德芳一起来邀请她去看电影,但她没有去。

  附近电影院的老板回忆,当天晚上19:00多,吴妃长和吴德芳的确到过电影院,但吴妃长没有进去,没多久,吴德芳也出来了,当晚大约20:00点左右,有村民在从电影院回村的路上看见吴德芳用自行车载着吴妃长。

  在吴德芳尸体被发现的地方,附近的村民吴春炳称,当晚,他听见几句“哎呀哎呀”声,吴春炳以为是家长教训孩子的声音,走到屋外看了一下,当时天色已经很黑,没看到什么情况。

  吴妃尾猜测,吴妃长叫她和吴德芳一起去看电影,是不是预谋要同时杀害两个人,她没有前往,才侥幸生存下来。

  心存侥幸的还有同村的同龄人吴堪保。当天,吴堪保不在家中,第二天,他回家时发现自己的裤子被拿走了,吴堪保的父母也确认,当天晚上大约21:00左右,吴妃长来过吴堪保家中,但父母没有注意他在吴堪保的房间里做了什么。

  据吴妃尾和吴堪保确认,吴妃长刺伤吴妃尾的时候,穿的裤子就是吴堪保的。“他在杀死吴德芳后,来找我做什么,如果我在家中是不是也会被他砍杀?”吴堪保猜测不出,但他表示,和吴妃长没有矛盾。

  吴德芳被刺死的前一天,吴德芳的三姐吴华娟还借给吴妃长几十元钱,“我们是同学,他说想买衣服,我就借给他钱,没想到转天他就杀了我的弟弟。”

  “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吴妃尾至今也不知道吴妃长对她和吴德芳下毒手的原因是什么。

  有村民猜测,吴妃长下此狠手的原因有二。

  其一,吴妃长经常偷东西,吴德芳曾劝阻吴妃长不要做这样的事情。据村民介绍,吴妃长曾经一次偷村里的羊杀了来吃,吴德芳知道后劝告他不要偷东西,并将此事泄露给朋友,吴妃长非常生气。

  “事发的前三天,吴妃长的爸爸拿着刀来到我家,说‘你儿子再说我儿子偷东西,我就杀死他‘,随后将刀用力戳在桌子上。”吴德芳的家人说,三天后,吴妃长就杀死了吴德芳,家人猜测,吴妃长行凶是不是因为一直记恨吴德芳。

  其二,吴妃长曾委托吴德芳向吴妃尾表示过爱慕之情,但被吴妃尾拒绝了。“大约事发前一年多的时候,吴德芳说过吴妃长想跟我处对象,我当时就说不可能,从那以后再也没说起过,吴妃长本人也没有对我表示过什么。”吴妃尾说,有人推测吴妃长认为吴德芳比他长相英俊,吴妃尾可能喜欢吴德芳,因为对其二人产生恨意,对此,吴妃尾表示,她不能确定,“大家都是一起玩的朋友,平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事发之前也没有迹象。”

  对于凶手作案动机存疑,津云新闻记者采访了被害人吴德芳家属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周律师介绍,他曾多次组织律师团队远赴湛江雷州、徐闻等地对该案相关背景资料、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进行梳理和核实。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德芳家属与代理律师周兆成

  “从我了解的情况看,当地的确存在凶手吴妃长对被害人吴德芳的杀人动机是因为存在与另一被害人吴妃尾三人之间的感情纠纷的传言。但是,在我们的后来调查中,我们认为这一传言并不可信。因为该案案发27年前,当时被害人吴德芳、凶手以及另一被害人吴妃尾三人年龄尚小,加之当地有‘同姓不婚’的习俗,另一被害人吴妃尾也证实三人不存在任何感情纠纷。”

  周律师表示,案发前三天,凶手吴妃长父亲曾经拿着刀到被害人吴德芳家“闹事”,理由是责怪“被害人吴德芳向同村人举报其儿子吴妃长曾经偷鸡摸狗”,后来,从档案馆里找到了27年前湛江经济报的一篇报道,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27年的悲伤

  27年中,幸免遇难的吴妃尾一直在承受着痛苦,“不敢想这个人,想到就怕得浑身发抖。”吴妃尾被砍伤后,入院被抢救了一个月,没有医药费了,家人将她转到附近的小医院又治疗了半年多。

  吴妃尾虽捡回一条生命,但欠下一身债务、一身伤痛,和永远无法愈合的精神创伤。

  “他的很多刀砍在我的脖子和头上,就想把我砍死,和吴德芳一样被砍断脖子,好在小英的家人在家,否则我也逃脱不了。” 如今,吴妃尾的身上的伤疤依然触目惊心,她的颈部、头部留着长长的疤痕,疤痕的地方再也长不出头发,她的手指无法伸直,握不住东西,小拇指只剩下一半……

  因为身上有残疾,受人嫌弃,吴妃尾的婚姻很坎坷,她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因被砍伤时失血过多,一直体弱多病,经常头痛难耐,手脚麻痹无力,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

  而吴德芳一家人承受了更大的痛苦。

  吴德芳在家排行老四,他被杀后,吴妃长音讯全无,家人担心吴妃长会再次前来行凶,吴德芳下葬后不久,爸爸带着一家人离开了土乐上村。

  老家的房子荒废了,农田包给别人,吴德芳的父亲带着全家人辗转过两个县城,到处租房子居住,吴德芳的父亲给别人养牛,母亲和姐姐到处做小工。

  “弟弟被杀了,我们一家人一直活在阴影中,母亲一夜间白了头。”姐姐吴华娟说,失去家人的痛苦,担心再次被伤害的恐惧折磨了一家人27年。

  “爸爸不让我们回村,怕出危险,每年的清明节,爸爸都会独自回村为哥哥扫墓。”吴德芳最小的弟弟小吴说,哥哥出事时,他只有5岁,这27年中,他常常看到爸爸看着全家福偷偷流泪。

  2016年,吴德芳的父亲去世,抓到吴妃长、为吴德芳讨回公道是老人留给家人唯一的遗愿。

  27年间,吴德芳的家人“逃离”村落,吴妃长的家人始终住在村子里,“吴妃长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今年80多岁,家中还有哥哥嫂嫂一家人,没人敢问他父亲这个事情,他也从没有表示过歉意。”当年的村长说。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德芳被杀后,家人逃离本村,老房子荒废

  凶手被捕 27年隐姓埋名生活在邻县

  27年间,吴德芳的家人背景离乡,在阴影、恐惧、不解、冤屈中度日,他们寻求了很多方式,但始终找不到吴妃长的下落。

  2019年11月,吴德芳的家人无意中找到一张吴妃长当年的照片,家人将此照片提供给公安机关,通过大数据等侦破手段,2020年2月19日,吴妃长被抓捕归案,3月5日被执行逮捕。

  令吴德芳家人无法接受的是,直到吴妃长被捕,他们才知道,吴妃长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距离土乐上村100公里左右的邻县,他改了名字,有新的身份,还娶了妻,生了两个孩子……

  4月17日,津云新闻记者来到吴妃长和妻子生活的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找到了吴妃长的妻子曼姐,当时,曼姐正在临街的市场上卖鱼,“我不知道他以前的事情,直到他被捕才知道这些。”曼姐说。

  

杀死一人砍伤一人,广东湛江男子隐姓埋名 27年竟在邻县娶妻生子,其妻:直到他被捕才知道

吴妃长的妻子曼姐

  曼姐称,二十多年前,她和朋友去玩的时候认识了吴妃长,吴妃长身份证的名字是苏雄,出生于1977年。“他当时租房子住,打过很多工,盖楼房、水泥工,什么都做。”曼姐称,他和苏雄恋爱了两三年,“他对我很好,对我父母也好,我父母过生日、过年都会买东西,都是他自己出钱,他很人好,我才跟他。”

  曼姐说,2001年,她怀孕了,两个人就领了结婚证,苏雄的户口落在妻子家中。“结婚证是他去办的,我肚子很大了,不方便去。”曼姐和苏雄没有办婚宴,曼姐介绍,他们现在有两个儿子,一个19岁,一个15岁。

  “他说他无父无母,问他家里的事,他不说,我也不好问,怕他伤心。”曼姐说,苏雄经常心情不好,有压力,吃得不多,体重只有100斤左右。

  曼姐说,两个人曾经在海南打鱼、卖鱼,大约7、8年前来到徐闻,两人如今租房子生活,每天早上3:30,夫妻两人去收鱼,7:00左右到租房子小区附近的市场卖鱼,一直卖到中午,下午在家休息。

  “他人品很好,对我好,对我家人好,对孩子也好,经常帮助别人,很勤快。”曼姐说,苏雄没有什么恶习,基本和她寸步不离,两个人一起卖鱼为生。

  “2月19日那天,我们正在市场上卖鱼,他就被抓走了,很多人都看见了。”曼姐称,直到第二天,警方才告知他苏雄本名吴妃长以及曾经行凶的事情。

  曼姐说,直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丈夫曾经行凶,“他人很好,胆子小,脾气也好,我们很少吵架,我和别人吵架,他会劝我不要和别人争吵。”

  曼姐说,从警方得知了丈夫老家的地址,今年清明,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丈夫的老家,让两个孩子认祖归宗,曼姐表示,此前,她从未见过吴妃长的家人。

  “两个孩子这么小,我要一个人养他们,过一天算一天。”曼姐表示,丈夫被抓走后,她依然不相信丈夫曾经做过的一切,她担忧的是两个孩子的生活,目前,她一个人去收鱼、卖鱼,养活两个孩子。

  “不管他怎么样,我都等他。”曼姐说。(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发自广东雷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