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 凶手夺枪杀三人后潜逃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 凶手夺枪杀三人后潜逃

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 凶手夺枪杀三人后潜逃

分类:
河南枪杀三人案
作者:
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来源:
津云新闻记者
发布时间:
2020/05/08 13:39
浏览量

  13年来,78岁的常桂香活着的信念就装在一个袋子里,那里承载着老人三个至亲的亲人的冤屈。

  13年前,常桂香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被同村人枪杀。

  三个亲人的悲剧揭开了一家人无尽的深渊,从此,一家人家破人亡,在冤屈与无助中艰难度日。

  13年中,常桂香扛起了全家的重托,这个身高不足1.5米的农村老人奔波在全国各地,目的只有一个,为孩子们讨回公道。

  五个涉案人员中,一人被判死缓,三人被判有期徒刑,持枪杀人者却始终在逃。

  2019年9月13日,凶手被抓落网。

  “要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老人说,这是她有生之年的唯一心愿。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常桂香

  一块地引发的矛盾

  河南省驻马店市铜山乡邓庄村委东岗。

  距离村子大约2公里远的一片荒地上种满了树木,树叶在风的吹动下沙沙作响。

  78岁的常桂香低头不语,视线在树木中寻找着,一颗树旁隆起一片土包,被杂草包围,常桂香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望着那片土包,突然嚎啕大哭,奔跑着扑在土包上。

  “我的孩子呀,你死得好冤……”土包下面埋葬着常桂香的孙子高建,13年来,常桂香从不敢踏足这片地方,她依然无法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这片荒地曾是高家的承包地,也是灾难降临的地方,在这片土地里,常桂香的3个亲人被枪杀,如今,这里杂草丛生,树木肆意生长……

  2007年之前,常桂香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常桂香有4个儿子和2个女儿。老大高清和常桂香相邻,2006年时,高清的儿子高建和高森去了广州打工;老二高青录也住在同村,他常年在外打工,爱人徐清改带着女儿高慧和儿子高峰在同村生活;老三高文松没有成家,一直和常桂香生活在一起;小儿子高小立和媳妇离婚后,带着女儿高薇和常桂香住在一起;常桂香的两个女儿已经出嫁到外村。

  灾难的根源因土地而生。

  上世纪80年代,常桂香的老伴和村里另外两个村民一起承包了一片总共8亩的土地,高家和同村的马长谦一家有点亲戚关系,后将土地让给马家耕种。

  马长谦与常桂香住在同村,他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小儿子马青贵与马长谦住在一起,长子马青付住在隔壁村落。

  “老伴在原来分到的土地旁又开荒了一些地,开荒的地没转给马家,他们就觉得我们分少了。”常桂香说,两家因此产生矛盾。

  2006年的《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显示,“本院于2006年10月24日受理了原告马青付、马青贵诉被告常桂香等人土地使用权转包纠纷一案,经人民法院主持协调,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常桂香自愿将其所承包本组的荒地约3亩转包于原告,原告 每年给付常桂香小麦150斤及现金100元。”

  “给了他们3亩地,我们家还有爷爷开采出来的荒地,调解之后,他们还会在我们家自己开采的荒地上种树,协议的那150斤小麦和现金也从来没给过。”常桂香的孙子高森说。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导致两家矛盾的土地

  大年初七

  三人命丧村民枪口下

  2007年2月24日上午9:00多,大年初七,正是春节,常桂香和马长谦家的孩子们都回到本村过年。

  “我和我哥、我小叔、三叔、我妈等几个人去地上种树。”高森回忆,他们一行人来到地间,发现之前刚栽种的树苗被砍了,高森的小叔高小立随即给二哥高青录打电话。

  就在高青录赶到现场的时候,马长谦、马青付、马青贵及马长谦的两个女婿也来到了现场。

  “他们骑着摩托车,马长谦带着枪,其他人也都有带着铁锹等工具。”高森和家人向马家人走过去,“他们当中有人骂,不记得谁说了一句‘弄死你们’”,双方争执起来。

  “马青付向我哥高建打了一枪,我哥当时想要站起来,喊了一声‘快跑’,马青付又补了一枪,我哥没有站起来。”高森记得,高建被枪击倒后,马青付又冲高青录开了一枪,“这个时候我小叔想跑,马青贵和闫永政挡住了他,马青付又冲我小叔开了一枪,枪从后背射过去,小叔趴在地上不动了。”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案发现场的现状

  “当时我吓坏了,躲到我妈身边,马青付拿着枪到我身边,我害怕抱头蹲在地上,马青付骂着朝我头踢了两下。”当时的高森只有17岁,马青付用脚踩住高森的头,枪口顶在他的头上。

  此时,高森的小姑父大喊了一声,“人都打成这样了,你还打呀。”高森的小姑父和马长谦一家有亲戚关系,马青付听到后停了下来,几个人离开了现场。

  “哥哥、二叔和小叔都不动了,小叔已经被打穿,没有了呼吸,我们把哥哥和二叔抬到三叔的三轮车上,一边走一边迎着救护车。”高森说,救护车赶到现场,但是在送往医院的路上,高建和高青录都停止了呼吸。

  事发时,高青录41岁、高小立32岁,高建19岁。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高青录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右侧:高小立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高建

  泌阳县公安局出具的尸体检验鉴定书记载:“高小立因被枪弹自后背射入贯通躯干部致心脏破裂失血引发心包填塞而死亡;高建因被枪弹击中右上腹部致肝脏破裂引发失血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高青录因被枪弹击中左胸部致血气胸而死亡。”

  经过司法鉴定后,高家将三个亲人安葬,高建尚未成家,按照当地习俗无法进入祖坟,只能被安葬在事发的那片土地间……

  父亲自首

  替儿顶罪

  事发当天,马长谦自首了。

  村民杨随毛、朱凤美记得,当天上午10点多,他们看见马长谦背着一杆猎枪,脸上有血,泌阳县公安局铜山派出所的民警也证明,事发当时,民警接警后赶往现场,遇到马长谦背着猎枪,自称去派出所自首。

  但是,自首的时候,马长谦撒谎了。

  “马长谦在当天向公安机关投案时供述称是其持枪杀害了高建、高青录、高小立三人;第二日,他又向公安机关供述称,打斗中马青付从其手中将猎枪夺下,其没有看到马青付对被害人开枪,其当时已昏倒,清醒时发现高建、高青录、高小立三人已经倒地,其将猎枪从马青付手中拿走后去投案。”2011年的《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显示,“马长谦之前供述称是自己开枪是想将事情一人扛下来。”

  “2007年马长谦以及小儿子马青贵还有二个女婿闫永政、李建忠以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公安刑事拘留了,但是,抓起来没多长时间,他们一家就被放出来了。”常桂香说。

  当年的村支书史大毛向津云新闻记者证实了此事,“之前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马长谦一家与村民关系一般,但没有特别大的冲突。”史大毛向津云新闻记者介绍,事发后,马长谦一家搬离了本村,但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在村子里看见马长谦,“好像是生病了,走路不太方便,”对于马长谦自首后被取保的说法,多位村民给予了同样的说法。

  “不知道是因为他投案自首,还是因为精神问题被放出来的。”常桂香说,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马长谦系脑梗塞所致精神障碍。

  三个亲人被枪杀,凶手却以涉嫌聚众斗殴被拘留了一个多月就放出来了,常桂香一家无法接受,于是四处提起控告。事发三年后, 2010年8月24日,马青贵、闫永政、李建忠再次被批捕。2011年,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判决,判决书显示:“马青贵、闫永政、李建忠于2007年2月27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泌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泌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0年8月24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泌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最终,法院判决马青贵、闫永政、李建忠分别被判犯故意杀人罪,判处马青贵有期徒刑12年,判处闫永政、李建忠有期徒刑11年。

  记者在2011年的《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上看到,“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犯聚众斗殴罪罪名不当,应予更正。”

  2012年的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马长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2013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据当地村民介绍,事发后,马长谦一家人搬离了村子,马长谦和马青贵的房子租给了别人,马长谦的母亲独自生活在马青付的房子中。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马长谦和马青贵的房子租给了别人

  津云新闻记者在邓庄村委东岗采访时,马长谦97岁的母亲刚刚离世,马长谦的妻子徐中芳回村奔丧,对于13年前事发的原因,徐中芳表示,两家此前没有矛盾,“2月23日晚上,马青付喝醉了把高家种的树苗拔了一些,24日早上吃过早饭,马青付和马长谦说去种树,马长谦说种完树去打猎,就带着枪出门了。”关于马长谦为何持枪,徐中芳称,“马长谦的持枪证是公安局发的。”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马长谦妻子徐中芳

  判决书中显示:“民用持枪证审批表及枪支照片证实,泌阳县公安局2002年9月2日给马长谦颁发单管猎枪持枪证,2006年11月13日换证。”

  马长谦的儿子、持枪杀人者马青付自2007年潜逃,徐中芳表示不知道儿子去向,记者采访到的村民均表示从未见到过马青付。

  家破人亡的伤痛

  高家的三个亲人被害后,留给一家人的是无法弥合的伤痛和家破人亡的悲哀。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被害者的亲人

  事发后,高森的爷爷悲愤交加,伤心过度,一个多月后便去世了。“走不出来,那一幕总在脑子里晃,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感觉脑子迟钝了。”高森今年28岁,他和哥哥高建的感情很好,他去广州打工,哥哥为了照顾他,也到广州找了一份工作,哥哥被害后,高森就开始掉头发,年纪轻轻就成了光头,他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左高森 右高建

  高建去世后,父亲高清到外面打工,不愿意回到让他伤心的家,母亲带着高森靠种地生活。高森的母亲身体每况愈下,高森也一度心灰意冷,他去年才结婚,妻子一家听说他家的命案,曾经反对这门亲事,但看到高森为人正直善良才勉强同意。

  高森二叔高青录家的房子已经破败不堪,高青录被害后,一家人再也没敢回去住。高青录出事当天,17岁的女儿高慧正在家里放寒假,家人害怕她遇害,让高慧住到学校里,初中毕业后,高慧就到外地打工,直到去年高森结婚,高慧才回家一次。

  “不敢回家,不敢回想爸爸遇害的事情,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记忆回到13年前,高慧依然无法接受,13年中,她一个颠沛流离,辗转了很多城市打工,她封闭自己,不和任何人提及自己的家事。

  高慧的弟弟高峰当年只有15岁,爸爸被害的时候,他也在现场,“爸爸让我躲起来,我趴在草里,看着爸爸被枪杀。”高峰记得,爸爸被击倒后,他不顾一切跑到爸爸身边,但是爸爸已经没有了意识,那句“躲起来”是爸爸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想到那一幕,高峰至今还会颤抖。

  高峰在家上了几年学,也独自外出打工,当学徒、做木工、在饭店帮厨、在市场卖水果……高峰说,他的性格大变,很少笑,活着只有一个念头,挣钱给亲人讨公道。

  高慧和高峰至今都没有成家,也没有朋友,“以前找过一个女朋友,我跟她说了我家的事,他们家里不同意,再找女朋友还要面对,不敢再找了。”高峰说,他们不敢成家,是因为不敢和对方讲述自己的家庭悲剧。

  高峰和高慧独自在外,高青录的爱人徐清改无法一个人生活在家里,也到驻马店做了服务员,偶尔回家的时候,看到破败的房子,她每每泪流满面,徐清改想孩子,只能给孩子们通电话,她理解两个孩子不敢回家,无法面对过去的伤痛……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二叔高青录被害后,家人离开,房子已经破败不堪

  高森的小叔高小立在事发之前已经离婚,事发当天,高小立7岁的女儿高薇就被妈妈接去了姥姥家,很多年来,家人从不敢跟高薇谈及他的爸爸,但是,高薇很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

  “听奶奶她们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了,爸爸以前经常外出打工,习惯了爸爸不在的日子,她们不敢告诉我,是怕伤到我。”这个刚满20岁的女孩眉宇间透着忧伤,同学聊起家人的时候,她都会立刻躲出去,所有的亲人都能释放悲伤,可她只能偷偷落泪,把悲伤藏在心里……

  高森的小姑父和马长谦一家有亲戚关系,事发时,小姑父制止了马青付再次开枪,事发后,小姑和姑父却离婚了,“他也很难,两边都是亲戚,他不知道怎么做。”小姑高青丽无法和凶手的亲戚生活在一起,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

  高森说,失去亲人的悲痛无法弥合,亲人被害的冤屈和无法为亲人讨回公道的无助更让一家人从此抬不起头……

  捡垃圾 睡桥洞 喝自来水

  七旬老人为亲人讨公道

  常桂香哭干了眼泪,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的不幸身亡,对这个当年已经65的老人来说难以承受,老伴的去世更是雪上加霜。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常桂香和家人在亲人被害现场

  忍受着悲痛,这个身高不足1.5米、学历只有小学水平的农村老人擦干眼泪,扛起全家人的责任,开始踏上了为亲人讨伐公道的路程。

  从2007年开始,常桂香每年都会外出几个月,她随身只带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三个亲人被害的经历。老人找遍了河南当地的相关部门,甚至去北京反映情况。

  当年,从当地到北京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老人买最便宜的车票,没座的时候,老人就在车厢的地板上坐一个晚上。

  身在外地,老人住在立交桥洞里,饿了捡垃圾桶里的食物,渴了喝公共厕所的自来水,冬天的时候,她捡来破旧的被子挨过严寒,身体不舒服,老人只能硬撑下去。

  

10多年来,常桂香带着资料为亲人讨公道

  “孩子们死得太冤了,我生不如死,但咽不下这口气,要给孩子们讨回公道,我才能闭上眼……”因为老人的坚持和执着,案发三年后,2010年,马青贵、闫永政、李建忠重新被逮捕,并被判服刑,马长谦也被法院判为死缓,目前仍在服刑。

  但是,马青付依然在潜逃,抓住马青付,是常桂香活着唯一的心愿。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常桂香和长子高清

  2019年9月13日,泌阳县公安局民警成功抓获了潜逃12年的马青付。据公安部门披露,案发后,泌阳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追捕工作,2019年9月13日,专案民警掌握到重要线索:广东省东莞市一家医院发现一名疑似马某付的可疑人员,专案民警第一时间赶到东莞市做进一步的核实工作,经过反复比对确认,最终确定该可疑人员即为犯罪嫌疑人马某付。抓捕民警迅速行动,当日即将犯罪嫌疑人马某付在东莞市大岭山镇租住房屋内成功抓获。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马青付被抓

  经讯问犯,马某付如实供述了自己当年持猎枪杀死三人的犯罪事实及案发后为逃避打击,四处躲避,最终冒用他人身份,潜藏在东莞市隐姓埋名务工至今的整个经过。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马青付落网了,要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是78岁的常桂香最后的心愿……

  代理律师已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受害人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现在案件已经进入法院审理阶段,周律师已于2020年4月29日前往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阅卷,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状》。

  “13年前,常桂香老人的二个爱子与爱孙在一次纠纷中,常桂香老人突然经历丧子之痛、丧夫之痛,一个原本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但是,杀人凶手却逃离现场,销声匿迹,逍遥法外。”周兆成律师表示,作为该案的代理律师,他非常钦佩常桂香老人这么多年来的坚持,老人原本是颐养天年、安享晚年的年纪,却不得不擦干眼泪,开启了“为儿孙追凶”之路。

  

一块地几棵树三条命:河南驻马店13年前一桩同村枪案,凶手夺枪杀人后潜逃,其父曾欲顶罪终判死缓

代理律师周兆成与常桂香

  周兆成律师认为,在各类刑事犯罪中,故意杀人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刑事犯罪。它的社会危害性大、后果严重、影响恶劣,严重地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因此,人民法院对于这类恶性案件,必须善于运用法律武器,充分发挥专政职能,坚决依法从重从快予以严惩。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周律师相信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一定能够主持了正义,让杀人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