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

分类:
知名案件
作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来源:
华商报
发布时间:
2020/06/02 16:41
浏览量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4月30,错抱的小姚(黑衣者)小郭(中间戴眼镜者)携妻儿与生身父母、养父母在江西九江团聚

  28年前,河南开封一家医院里,相隔16小时出生的两个男婴被抱错。

  28年后,一份血检报告打破了江西九江和河南驻马店两个家庭的平静。

  因为错抱孩子,导致肝癌儿子没能打乙肝疫苗阻断针,残酷的真相让两个家庭意外联结,当年被错抱的两个孩子因为认亲成了亲兄弟,其中的弟弟被确诊肝癌晚期,两家人张罗着这个月的中旬,为哥俩过一个共同的28岁生日。2020年6月1日,华商报记者获悉,一方家庭已经正式委托律师维权。

  >>共同心愿拯救病子

  现在一门心思考虑怎么救治孩子 想着看病手里有钱

  2020年2月17日,江西九江的许女士养了28年的儿子小姚,被查出患肝癌。正当她和丈夫准备捐肝救子做常规血检时却发现,儿子不是亲生的。随后的二次血检和DNA鉴定,均印证了这一残酷的事实。

  为了寻找可能为儿子提供肝源的血亲,许女士的丈夫姚先生赶到妻子当年出生的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打听,后在警方帮助下了解到已搬至驻马店的杜女士家,最终证实,杜女士和郭先生的儿子小郭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因为错抱,原本没有交集的两对父母如今有着共同的心愿:拯救患癌的儿子的生命。“我们现在一门心思地就是考虑怎么治疗能救孩子”“我们就是想着给孩子看病手里有钱。”6月1日,许女士和杜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道出了共同心声。

  >>救子心切的许妈妈

  两娃出生相差16小时 想到儿患重病心如刀割针扎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许女士一直想为小郭小姚哥俩办一个共同的生日

  今年52岁的许女士回忆,她是1992年6月15日孩子出生当天凌晨住的院,“当时生了一天,有腹痛生不下,一直到了下午5点,又被送进产房,生产的时候没有吃饭,浑身没有力气,生了很久,一直到5点20分才把孩子生下来,我只看了一眼就被护士抱到护士房,3天以后出院时,拿被子包裹着给我们就抱回去了,我们也想不到会这样……”

  孩子出生时没有注意有特别明显的胎记

  “我生小郭的时候是当天下午5点20分,当时孩子出生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明显的胎记。她(杜女士)生小姚是在第二天的上午9点25分,两个孩子差了16个小时。有护士对媒体说,当时病房没有标识,其实我印象中是有的,我是12床,应该在床边什么地方挂着12床的牌子。”

  谈及认亲前后的煎熬,许女士苦不堪言。“我每天都是心如刀割,孩子得这么重的病,每天不能过正常的生活,而我自己的亲生孩子,从我生下来后没有养他一天,我的心里确实是被针扎了一样,我都不敢去想,两边家庭都不敢想……”

  长得像爱人和哥哥 看一眼就确认是儿子

  “当时相认之前,他们已经把小郭的视频发给我了,认亲之前我每天都看,他的模样、举动确实是和我爱人很像,尤其是眼睛、眉毛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和我哥哥都长得很像,我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我们家的孩子,就确认他就是我的儿子。” 许女士坦承:“抱错这个事情我现在都是懵的,我就想这个事是不是真实的,每天醒来我就想要不要还是像以前那样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去生活,确实心里承受不了……”

  其他单子都在为啥查乙肝的化验单丢失

  许女士表示,从今年3月中旬,丈夫去医院查询至今,究竟是人为的还是疏忽,医院说自查都没有给他们回复处理的结果,“只是后来看到媒体报道病历之后,医院才承认抱错是他们的责任,而且为什么我们去找,其他的化验单都在,就杜女士住院检查乙肝这个很重要的化验单就丢失了呢?杜女士是乙肝病人,一定要做乙肝的检查,医院的病历上医嘱都写的有乙肝检查,但是他们却拿不出来。

  澄清不实:从未向医院提出索赔多少钱

  “过年两家人团聚,我们不敢有这个奢望,目前首先是考虑救治小姚,因为这个孩子的病现在太严重了,我们现在一门心思地就是想这个问题,就是考虑怎么去治疗能救这个孩子。”

  不过,许女士透露,正考虑6月15日给兄弟俩过生日。“这是他们俩真正恢复错报人生这个身份后一个真正的生日,我期待6月15号给他俩过一个非常好的生日,他们一个是6月15号出生,一个是6月16号,如果他俩同一天过也是可以的,我想好好筹划一下,这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第一次一起过生日,肯定是在上海过,因为小姚目前是在上海住院治疗。”

  说到诉求,许女士说两家的诉求不一样,“那边杜女士的孩子小郭还比较健康,他们后续会晚一点去启动追责。”

  许女士表示,目前医院没有垫付一分钱,“今天(6月1日)我正式委托周兆成律师走法律途径,和医院协商。”许女士还澄清一些媒体的报道,“当时话赶话就说了一句,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向医院提出过要赔多少钱,只是说先救孩子,后续我们会依法合规地去维护我们的权利。”

  >>牵挂儿子的杜妈妈

  医院就是赔我们一个金山,孩子没了又有啥用呢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小姚与生母杜女士见面,母子相拥未语泪先流

  56岁的杜女士向华商报记者回忆了生产的细节,“许女士是正常生产,她是6月15号就生了,前后也就4天,我是第二天才生的,我生小姚是剖腹产,挺痛苦的,也坐不起床,她出院时我还不能下床。”

  生下来包裹着 汗毛挺长的像个小猴子

  杜女士清楚地记得:“孩子刚生下来是包裹着的,因为太小了都不敢去摸,我就是觉得这个孩子怎么那么瘦,绒绒的有一圈儿汗毛,就是汗毛挺长的,像个小猴子似的,但是没有其他的很明显胎记,我顶多就是看他一眼,生下来就被抱到护士房,根本就没和母亲在一起。我是到第四天之后,等我能坐起来以后,护士才抱给我看了一眼……”

  婴儿都包裹着 护士或抱孩子洗澡弄错

  分析抱错的原因,杜女士表示:“我想是护士抱孩子洗澡弄错了,那么包裹着抱错了,那手腕上戴什么标记我倒没有记得很清,因为都是小孩儿,而且都是包裹着的,当时病历上我一会儿是15床,一会儿是16床,到底是哪一床也搞不清楚,我们是见不到孩子的,几点喝奶都是护士在喂,包括观察量体温。”

  弄的这个事情都没法说 挺气人挺冤枉

  谈及错抱的伤害,杜女士说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弄的这个事情都没法去说,一辈子的心血不是说付诸东流吧,因为孩子都挺好的,反正就是觉得挺气人的,挺冤枉的。”

  让她不能接受的是,事发后医院的态度。“医院的医护人员说话都非常霸气,说话的方式挺刺激人的。”

  如果不是执着打疫苗 养子可能早染病

  杜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我给小郭打乙肝阻断针,一直打到五六岁,等他有了抗体我才放心,我在这方面是非常注意的,他是化验了而且有抗体,这20多年了,我不是执着的话,他可能早就染上了,真的是因为错换的人生,要不是这样的话,小姚跟着我可能就避免得这个病。”

  杜女士表示,最气人的就是医院当年没给孩子打疫苗。“1990我家亲戚在开封二院出生的孩子都打了卡介疫苗和乙肝疫苗,何况是比二院大得多的这个三甲医院,1992年1月国家就下达了通知,这个疫苗一定要打,特别是剖腹产的孕妇必须要打,医院为什么不给孩子打?以至于造成这样无法挽回的局面。”

  为什么不能边打官司边给孩子看病呢?

  媒体报道后,在舆论压力下,医院的态度还挺有诚意的,“帮我们给孩子买到了药,而且还给我们安排了宾馆,我们当时感觉有希望解决好,那谁知道刚说了没几句话就说到要去起诉上面来了,我们也很无助,为什么不能边打官司边给孩子看病呢?你医院那么大,每天车水马龙的,而且也有进药的渠道,比我们买药便宜,这对医院来说不是难事,因为这是医院给我们造成的结果,但这点儿愿望都实现不了。”

  “我丈夫是不得不接受 实在没办法”

  杜女士介绍,丈夫郭先生已经到上海医院陪护小姚。“他爸爸前天已经去医院去照顾了,我丈夫不是说接受不接受,他是不得不接受,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她和丈夫商量,准备等小姚放疗做完以后就接到驻马店住一段时间。“至少住一个月时间吧,我可以照顾儿子,河南也是他的家乡,他那边姥姥家也是开封的。”

  两个孩子都很上进 没什么歪门邪道

  杜女士介绍,儿子小郭现在在派出所当辅警队长,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准备去考警察。“小郭身高1.8米,小姚1.76米,这两个孩子都很上进,工作很努力,都很听话,没有什么歪门邪道,也不惹事,我们也不是希望大富大贵、成龙成凤的,就是能安安生生过日子,家庭和睦就行了。”

  说到追责问题,杜女士表示:“许女士先打他们的官司就是想尽快获得钱给孩子看病,我们就是想给孩子看病,手里有钱,医院从头到尾说让我们起诉,但在起诉或者法院判决前,你先得给我孩子看病,等判赔下来了,孩子看病不就耽误了吗?就是赔我们一个金山,孩子没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只想要孩子的健康,医院只要还我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什么都不提了。”

  杜女士表示,已经和许女士联系了,“他们先打官司,我们先缓一段时间,但还是考虑聘请周兆成律师寻求法律手段去解决。”

  >>错抱联结起亲兄弟

  “多了一对父母的感觉 我在想两边家庭合二为一”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小姚和小郭深情拥抱亲如兄弟

  错换人生28年,小姚和小郭哥俩内心又有什么微妙变化?6月1日,华商报记者对兄弟俩进行了连线采访。

  “6月15号过生日还不确定,如果事情比较多的话,也可能会在河南这边家里去过这个生日。”小郭表示,现在派出所当辅警的队长,平常工作非常忙,就在接受华商报采访时,他的手机打进电话,又有重要工作要处理,所以采访被迫中断。不过,兄弟俩有共同的心愿,就是要善待两对父母,“大家都是奔着一个完整的家庭去的,那还真是多了一对父母的感觉。”

  生父妻子陪护之下开始第五个疗程

  小姚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从6月1日开始要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治疗,这是他的第五个疗程。

  前两天,是他的养父母一直陪他,现在是生父郭爸爸过来陪他,他很高兴地说,明天(6月2日)他的老婆也会过来陪他,他在医院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医院不允许陪护在病房,所以就租了房子,一个月的租金是6000元,这也算是周边地区最便宜的房子了。”

  孝顺的小姚,考虑到生母杜女士每天需要打针治疗,所以他就没有同意让生母过来照顾他,看来他内心还是非常关心妈妈的健康。

  卖房卖车救治已累计花费60多万

  “现在每月要治疗要花十多万元,后面还要看病情的发展,如果往恶性的地方发展,就很难讲了。”

  小姚细算,现在已经累计花了60多万。“我是2016年领证2017年结的婚,手头没有太多积蓄,所以就把名下两部车都卖掉了,甚至也把房子也挂售出去,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现在不好卖,现在也一直没有住,我养父母都住在我外婆我舅那里。”

  月中旬哥俩想过共同的28岁生日

  说到和养父母、生身父母的相处,小姚坦承:“目前这个生活状态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从九江到驻马店也不是很远,坐动车也就是3个半小时。现在对我来说就是多了一个家,多了一些亲人,能够经常去探望他们,或者邀请他们过来,因为我哥有工作,我父母都要上班。”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错抱28年后,兄弟俩计划6月中旬同过28岁生日

  提到这位哥哥,小姚说:“他比我能大多半天吧,他工作很忙,我们确实是亲兄弟,计划在6月15号要跟他过一个共同的28岁生日。”

  姚策特别解释说:“以前过错生日,我一直过得是15号,他一直过的是16号,我觉得今年的生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生日,包括两边的家庭,因为我也在想两边的家庭合二为一,就是一起共同生活,所以6月中旬的这个生日可能会在一块儿过,我不住院的话在哪儿过都无所谓,关键是我住院后就走不了了,他们可能会过来一起过。”

  内心都有微妙变化 改变不了血缘

  提及亲生父母找上门来相认,内心的起伏变化,小姚承认:“就是刚刚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情绪会有一点波动,因为我觉得近30年的感情是难改变的,而且确实也没有什么改变,就像是多了一个兄弟是一样的,改变不了的是我们之间的血缘。我内心很感谢我哥,这些年大家都不容易,很多事情可能他能够理解这种感觉,就是这样被命运交错了一下,还是维系这种关系,希望每个家庭成员因为这件事越来越好,这也是我的一个心愿。其实这两边的家庭无论生父母养父母还是子女来说,可能都会有内心的微妙变化,但大家都是奔着一个完整的家庭去吧,那还真是多了一对父母的感觉,目前纠结的就是我生病多少还是有影响,大家会为我担忧,为我奔波,大家也挺辛苦的。”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因为错抱28年,小姚说自己现在多了一个家多了一对父母

  小姚感慨万千地表示:“我之前的经济能力还是可以的,我可以欣然面对一切,我可以照顾好两边的父母,我都可以担当起我做儿子的责任。”

  因错抱28年人生规划被彻底打乱

  小姚表示,他的人生规划被错抱28年这件事情彻底打乱了,“目前最重要的是积极配合治疗,并且现在病情不稳定,随时会有突然变化,这种情况下没法去想这些规划,如果给一个确切的比如一年或者半年的时间,可能会有具体的想法。”

  医院并未当面道歉 错抱伤害太多

  小姚证实,从3月中旬抽血检测发现错抱,到4月中旬媒体报道,再到他知道真相,一直到今天为止,医院没有道歉或者公布调查处理的结果。“目前医院没有跟我个人直接沟通,当时我躺在家里,医院都没有来人看过我,更别说当面道歉了,这是我不太开心的一点。”

  谈到抱错事件的伤害,小姚说:“我们不知道这个是有意还是无意,怎么发生的,我们希望医院积极调查,医院说基本认定是在医院里发生的,我觉得是人为和非人为的因素,如果是故意报错的,就需要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属于一个医疗疏忽吧,但这给两个家庭造成的伤害太多了,我从小是外公外婆带大的,这件事之后,我外公外婆都很反对寻亲的,现在都经常打电话说这个事情,而且还难以弥补,毕竟快30年过去了。”

  希望依法合规处理 医院可反举证

  小姚和妻子都没有正式工作单位,他以前是学医的,后来是做电商,目前儿子已经2岁半。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错抱28年,身患肝癌的小姚人生规划被彻底打乱

  说到妻子对大家庭合二为一的感受,小姚说“我老婆是非常善良的人,而且在家里这些事情上他都是听从我的意见,这本身也没有什么不好,前段时间我父母也到家里住了几天,跟我老婆相处也非常愉快,我觉得对她没有影响,等于多了一对儿公公婆婆(笑)。”

  小姚表示,前段时间自己第四个疗程因为没有钱救治,只能靠社会募捐。“我们也想依法合规来处理这个事情,我也不想通过舆论去迫使医院怎么样,我自己原来就是学医的,这个基础病和肝癌是必然有联系的,有很多源发性的肝癌是因为基础疾病造成的,我查阅过数据,10个肝癌患者中有8个是有基础疾病的,我的律师说医院存在责任,比如写错病历遗失病历等,我们的诉求是希望医院反举证,医院怎么能证明和自己没有关系?我父母已经委托了律师维权,目前还是以治疗为第一要务。”

  此前,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领导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医院正在自查。开封市卫健委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表示,目前市卫健委正在督促医院做好相关责任的落实。由于时间太长,医院经历过改制,找到助产士意义不大,主要涉及赔偿问题。“该赔多少会督促医院进行赔偿,如果协商出现问题,则会依法依规走司法途径”。

  >>代理律师以案说法

  侵犯监护权亲权 涉事医院是否需对抱错患癌负责

  

“错换人生28年”哥俩月中拟同过28岁生日,感染乙肝医院是否担责,协商未达成一致,一方家庭已委托律师维权

6月1日,许女士一家正式委托周兆成律师代理维权事宜

  “6月1日,我正式与 ‘错换人生28年’案件当事人许女士一家签署代理协议,成为该案的代理律师。”知名律师周兆成介绍,从5月16日,许女士一家在与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沟通无果后,在绝望无助的情况下找到他,6月1日,许女士夫妇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北京正式签署代理协议。

  错抱直接导致出生时没打乙肝疫苗阻断针

  周兆成表示,因为涉事医院28年前的“一次工作失误”,却直接导致本案6位当事人遭受“错换人生28年”的悲惨遭遇,这样的“骨肉分离”,的确令人唏嘘,令人痛心。“由于被‘错换人生28年’的姚策,生母携带乙肝病毒,因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错抱孩子’,直接导致在出生时没能打乙肝疫苗阻断针,从而让这个28岁的帅小伙现在处于肝癌晚期,现在面临后续医疗费紧张,小姚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都倾其所有,却已经到了无力救治的地步,令人无比伤心。

  作为本案代理律师,该案的焦点在于“第一,孩子被错抱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第二,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错抱孩子小姚的肝癌负责”。

  作为在河南当地非常专业、权威的医疗机构,“出现这样的错误”,的确令人遗憾和不解!从法律层面上讲,本案涉事医疗机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犯了被错抱两家人的监护权、亲权。

  本案涉事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错抱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涉事医院应承担错抱者肝癌治疗责任

  周兆成表示,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小姚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过错导致小姚被错抱,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进行相应的阻断措施,从而导致其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小姚肝癌治疗的责任。

  6位当事人都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关于谁可以提出赔偿?周兆成指出,在本案中,因错抱孩子而受到损害的人,都有权利单独提出赔偿要求。这次事件至少双方父母及两个孩子,因为错抱了,导致亲子关系发生错乱,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精神上的损害,这6位当事人都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是否起诉何时起诉取决于医院的态度

  “是否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以及“何时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这取决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态度。周兆成表示,作为“国家三级甲等医院”、“全国爱婴医院”等荣誉称号于一身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希望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能够拿出诚意与实际行动,勇于承担责任,积极与当事人以及代理律师沟通、协商。

  华商报记者 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