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对话“错换人生28年”代理律师:希望涉事医院能拿出诚意,勇于担责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对话“错换人生28年”代理律师:希望涉事医院能拿出诚意,勇于担责

对话“错换人生28年”代理律师:希望涉事医院能拿出诚意,勇于担责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潇湘晨报记者 田玥
来源:
潇湘晨报
发布时间:
2020/06/04 14:18
浏览量

  

姚策养母许女士一家和代理律师周兆成律师/当事人供图

  “错换人生28年”事件家属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协商未果,近日再度引起公众关注。

  在两家人看来,姚策从小患有乙肝并发展为肝癌,很可能与出生时被抱错、未能及时注射乙肝疫苗有关,淮河医院应该对此负责,并承担姚策因肝癌支出的所有医疗费、生活误工费。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表示愿意承担抱错婴儿的责任,建议其走司法途径。并表示仅可借支垫付姚策的治疗费用,款项从法院之后判决的精神补偿里支出。

  5月8日至12日,当事家属与院方进行多次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

  14日,河南开封市卫健委做出回应,称事件发生在28年前,已超过20年的行政处罚追诉时限。卫健委与河南大学已成立联合调查处置组,后续能不能处罚将继续研判处置。

  医院通过媒体表示致歉,姚策养母则表示,从未收到医院领导向当事人本人的道歉。

  目前,两个家庭已委托周兆成律师代理此案,将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

  对话代理律师

  潇湘晨报:为什么选择代理这个案件?

  周兆成律师:许女士一家是在与涉事医院沟通无果,接着找到我。我非常同情两家“错换人生28年”的不幸遭遇。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的“一次工作失误”,直接导致本案6位当事人遭受“错换人生28年”的悲惨遭遇,这样的“骨肉分离”,令人无比痛心!

  我之所以代理本案,是被当事人许女士“割肝救子”,舐犊情深的故事所感动。同时,也对我的当事人,28岁的姚策,这个原本无忧无虑、阳光灿烂的美好青年,因为出生时没有打乙肝疫苗阻断针,而今身陷困境,身患癌症的“悲惨遭遇”深感同情!通过许女士一家,我也看到了父母与子女生死相依的伟大亲情。如此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所折射出来的人性的光辉,足以激励我们每个人!所以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必须帮助孤立无援的一家人。

  潇湘晨报:目前这个案件的焦点是什么?

  周兆成律师:作为本案代理律师,我认为该案的焦点在于,第一,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第二,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孩子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

  潇湘晨报:您如何看待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

  周兆成律师: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作为当地非常专业、权威的医疗机构,“出现这样的错误”,的确令人遗憾和不解!从法律层面上讲,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犯了被错抱两家人的监护权、亲权。众所周知,父母对子女有监护、教育的权利,而子女被父母照顾、呵护也是基于血缘关系而与生俱来的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与身份关系密切相连,在民法上是一种人格利益,理应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都无权阻碍父母与子女间权利的行使。

  本案涉事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我的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潇湘晨报: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孩子之一姚策的肝癌负责?

  周兆成律师: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姚策被错抱,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进行相应的阻断措施,从而导致其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我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费用。

  潇湘晨报:从法律的角度看,这个案件中谁可以提出赔偿?

  周兆成律师:在本案中,因抱错小孩而受到损害的人,都有权利单独提出赔偿要求。这次事件至少双方父母及两个孩子,因为抱错了,导致亲子关系发生错乱,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精神上的损害,这六位都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潇湘晨报:赔偿额是多少?

  周兆成律师:错抱婴儿案件在我国之前也有判例,判决结果主要按照我国相关司法解释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及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结合侵权责任承担能力以及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方面等因素综合考虑。

  在本案中,长达28年的亲子关系错位,如果不是因为其中一位小孩患肝癌需要肝移植,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发现。这样的亲子错乱,在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是根本无法承受之痛。

  潇湘晨报:之前,有律师请求对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享有的多个荣誉称号予以撤销或摘牌,您会启动么?

  周兆成律师:作为本案代理律师,我了解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被有关部门评为“国家三级甲等医院”、“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全国爱婴医院”、“河南省文明单位”、“河南省最佳(先进企业)”等荣誉称号。

  但目前,启动这样的程序并没有纳入我的工作计划。诚然,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所犯的错误”,的确让人不可原谅!但是,作为律师我还是认为28年前出现这样的“错误”,还是应该属于“个案”。对于这家获得众多荣誉称号的专业医疗机构,我们还是不应该“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另外,“错换人生28年”的错误“已是事实”。作为代理律师,我始终认为涉事双方能够静下心来,保持冷静和理智的“解决问题”,比“制造新的冲突更加重要”。

  潇湘晨报:家属有何法律诉求?

  周兆成律师:现在双方父母虽然生活贫困,但是都愿意全力救治肝癌的孩子,一方是养育28年的“父母”许女士一家,一方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母。我甚至了解到姚策的亲生父亲为了救子,也准备捐献自己肝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28年的人间亲情,令人无法割舍。

  作为本案代理律师我相信涉事医疗机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是能够看见这对不幸家庭目前所面临的人生困境。同时我也相信,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主动承担起责任!

  潇湘晨报: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周兆成律师:下一步,我还是希望能够代表家属拿出诚意,积极主动的和涉事医院就双方纠纷的解决进行“平等、友好的沟通”。我始终相信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拿出诚意,勇于承担责任,积极的“解决问题”。

  潇湘晨报记者 田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