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孟杰
来源: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发布时间:
2020/06/15 18:34
浏览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孟杰

  6月15日下午3点44分,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附近的一处小区里,“错换人生28年”的主人公——姚策和郭威再一次紧紧拥抱。继分别相认后,这两个家庭在上海,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聚。

  今年2月,江西九江的姚策被查出肝癌晚期,母亲欲“割肝救子”,才发现当年在医院生产时抱错了孩子,亲生儿子其实是生活在河南的郭威。两个男孩过了28年错误的生日。6月15日,两个家庭决定重聚为兄弟俩庆生,弥补28年的遗憾。

  在自己28年的人生中,从没有哪个生日比今年这个,让姚策觉得更有意义。“这是两个家庭相聚的时刻,也是我和哥哥重新归位人生的一个时间点。”姚策断定,这个生日,自己肯定会记一辈子。

  为了赴这个迟了28年的“生日之约”,远在河南驻马店的郭威也携家带口赶往上海。在这里,他将和自己的亲生父母,第一次过一个正确的生日。

  生日当天仍在放疗

  不再担心“养父母的放弃和亲爸妈的嫌弃”

  6月15日上午11点半,在距离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小区里,姚策一家租住的房子里格外热闹。再有三个多小时,姚策和九江的养父母,就要与来自河南驻马店的亲生父母和“兄弟”郭威一家再次相见,这也是他们九江认亲后的第一次“大团圆”。

  与屋外的热闹相比,姚策更想“静一静”。由于早晨刚抽了血,又空腹做了放疗,此刻的他有点不舒服,恶心、无力……放疗后的不适感,让他有点担心能否在下午的生日聚会上呈现出“最好的状态”。

  回忆起以前的生日,姚策称,自己和家人都非常注重生活中的仪式感,从记事起,每年的生日都会过,至今家里还保留着他每个生日时的照片。在一岁生日的纪念照中,胖嘟嘟的姚策穿着粉色短裤、白色背心,萌萌地看着镜头,面前是插着一根蜡烛的蛋糕。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姚策一岁生日留念照片。

  对于今年的这个生日,姚策觉得意义非凡。“这是两个家庭相聚的时刻,也是我和哥哥重新归位人生的一个时间点。”距离上次两家认亲已经一个多月了,谈起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兄弟”郭威,姚策已经没有任何避讳。认亲后的一个多月里,姚策差不多每天都会跟远在河南的“家人们”通电话,一个多月的相处和磨合,他不再担心九江的养父母不再管他,也不会担心亲生父母会嫌弃他,他觉得自己又多了一双父母,还多了一个兄弟。

  “我的出生日期应该是1992年6月16日,我哥哥的是6月15日,我们之间差不多隔了16个小时,相当于我们俩这27年谁都没有过过一个正确的生日,今天,就把这个遗憾补上了。”对于下午的生日聚会,姚策更多的是期待,期待和亲生父母的再次重逢,也期待和自己有着特殊缘分的“亲兄弟”。

  第一次跟亲生父母过生日

  两兄弟轻松相处一起切蛋糕

  15日下午3点44分,在漫长的等待后,河南的郭威一家出现在相约的地点。“你也是记者呀!”看到姚策混在一堆记者里,一句调侃,接着是紧紧拥抱,时隔一个多月,再次见面,两兄弟间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隔阂。

  “我们昨天晚上就从河南驻马店出发了,中间在安徽休整了一下,一路暴雨,好在现在赶到了。”开了10个多小时的车,郭威略显疲惫,但看到现场热闹的生日会,一向沉默的他也开始跟弟弟一起侃侃而谈。

  “妈”,见到河南的杜妈妈,姚策心里不再有疙瘩,这句“妈”喊得也很轻松,给了妈妈一个拥抱。郭威虽然不善言谈,但也一直紧紧相拥着情绪有些激动的许妈妈,并不断掏出纸巾为妈妈擦眼泪。“感谢社会上的网友对我们姚策、对我们一家的支持。”在现场,来自河南的杜妈妈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没有控制住情绪,也在现场哭出了声。

  两位妈妈情绪稳定后,姚策和郭威一起点燃了生日蜡烛。全家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来自两个家庭的三个小宝贝和爸爸一起许愿并吹灭了蜡烛。两位兄弟互相为对方切了蛋糕。“这真是幸福的一口。”吃到姚策喂到嘴里的生日蛋糕,杜妈妈满眼笑意。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两家人在一起过了一个圆满的生日。

  在姚策的直播间里,也收到了网友满屏的生日祝福。时隔28年,两家人在一起度过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正确的生日。

  每月10多万的治疗费依靠募捐

  100万的手术费更是难迈的一道坎

  客厅里两个爸爸(姚策的养父和亲生父亲)在招呼客人、厨房里妈妈在烹饪饭菜、眼前2岁的宝宝在缠着自己吵闹……自从患病后,这种平常人家里再平常不过的小日子,对于姚策来讲,已是一种奢侈,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刻,姚策现在都倍加珍惜。

  因为肝外癌细胞还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上个月,姚策赶到上海进行第五个疗程的治疗,治疗将持续到7月中旬。即使能顺利完成第五个疗程的治疗,能不能立即做肝移植手术,还是个未知数。除了要忍受疾病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钱”更是困扰姚策以及两家父母的大问题。

  “我们已经花了60多万了,现在每天要吃40粒药,每个月光治疗费用就要十多万。”姚策说,生病后考虑到后期治疗的费用问题,他们当即把名下的车子全卖了,房子也已挂出待售,由于之前疫情的影响,还没找到合适的买家。在第4个疗程的治疗中,自己和九江的养父母就已穷尽一切方式在筹钱了,真是已经“山穷水尽”。现在的治疗费用,靠的都是社会募捐,放疗的费用勉强还能维持,若要做手术,100多万的手术费用无疑是横在自己和家人眼前的“一道坎”。从小到大也没为“钱”作难的姚策现在不得不直面现实,他在网络上发起社会募捐,重新启用了开通5年但一直都不活跃的微博,每周六会在平台上直播,还建立了一个大约有200余人的微信互动群……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有点“陌生”,但眼下,他想活下去,他需要帮助。

  亲子养子就是“双胞胎儿子”

  生日礼物是一模一样的小猴子手表

  为了给两个儿子过一个难忘的生日,江西九江的许敏6月12日就从九江老家赶到上海,利用周末,认真挑选酒店、精心准备生日礼物,她想让两个儿子的28岁生日过得有意义且圆满。

  为了让这场生日聚会变得更有意义,许敏还给这场生日会定了一个主题:错换人生、从此相逢。在这里面,有对过去28年的遗憾,更多的是对两个儿子未来的祝福和两家人美好生活的憧憬。

  在跑遍了上海大大小小的商铺后,在朋友的建议下,许敏打算送两个儿子一人一块机械手表。为了更加有纪念意义,许敏选择了上海手表厂生产的两块一模一样的“小猴子手表”。

  “小猴子是两个人的生肖。上海手表是几十年的老品牌了,代表长长久久;手表代表的是时间,也代表妈妈对两个孩子的惦念;手表表盘是个圆形,代表着我们圆圆满满;表针一圈一圈地转,时来运转,我们也希望能转运,把更多的好运气带给两个孩子。”在挑选礼物上,许妈妈做足了功课。

  “两个都是宝贝儿子”,许敏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为两个孩子挑选生日礼物的时候,她就直言要送给双胞胎儿子,面对店员和周围人的羡慕,虽然辛酸只有自己知道,但那一刻,许敏仍旧感到:很开心、很自豪。

  面对姚策,许敏称自己和爱人永远都不会改变对姚策28年的爱。

  面对在河南的亲生儿子郭威,许敏更多的是惊喜。

  “他的眉眼像爸爸,他的手脚和我的一模一样。”许敏像是初为人母,一点一点发现自己基因和骨血在郭威身上的“复刻”。“他背后有一颗痣,我背后也有一颗痣。”

  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代理律师称愿意谈但不排除起诉

  鉴于和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之间没有达成很好的协商,6月1日,姚策的养母许敏已经在北京和知名律师周兆成签署了代理协议。这场别有意义的生日聚会,周兆成律师也被邀请其中。

  周兆成律师指出,本案的焦点在于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涉事医院是否应该对姚策的肝癌负责。周兆成律师认为,本案涉事医院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了损害,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另外,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被抱错的姚策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采取相应的阻断措施,造成其如今年纪轻轻就患有肝癌,“因果关系是成立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拿出医疗机构的责任和担当,承担责任。

  

错换人生28年首个“对”的生日:两家11口人庆生,肝癌小伙治疗靠募捐,涉事医院仍无动于衷

 

  周兆成律师和姚策家人的合影。

  “截止到今天,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依然没有与姚策家人或代理律师作任何实质性的沟通,也没有见到涉事医院积极的站出来解决问题。这一点的确令人遗憾!”15日下午,周兆成律师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涉事医院没有回应,由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成立的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也没有任何进展,作为代理律师,他正在为下一步的法律行动积极做准备。

  周兆成律师说,他们希望医院能够拿出医疗机构的责任和担当,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拿出实际行动,积极与其当事人以及代理律师沟通。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他非常愿意代表当事人与涉事医院进行沟通、协商,但是也不排除提起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

  “我们相信涉事医院会拿出态度、责任与担当,但我们不抱任何幻想,我们依然会依法依规开展工作;公平正义可能会久远但不会缺席。”14日晚上,在姚策的直播间,周兆成律师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