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孔颖
来源:
九江报业融媒
发布时间:
2020/06/30 14:59
浏览量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病重谁来担责?

 

  本报曾做的相关报道。

  □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 孔颖

  核心提示

  2020年2月,28岁的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不料却发现,因当年生产时的医院工作失误,自己养了28年的儿子是同产房另一名孕妇所生,自己的亲生儿子名叫郭威,被另一个家庭养了28年。随后,两个家庭相识相见。如今,姚策病情愈加严重,与涉事医院协商未果后,家属方欲提起诉讼。

  6月15日,姚策和郭威以及双方家庭在上海举行了生日聚会。而这之后,一直在网络上关心姚策的网友们发现,一向活跃的姚策突然安静下来了:他的微博由妻子代为管理,姚策本人也退出了之前由他组建的网友交流互动微信群,“我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的家人。”

  近日,记者联络到了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询问事件进展。周兆成表示,目前他已经与河南涉事医院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并发送了律师函。

  1 姚策“退网”全身心投入治疗

  6月份,有两个日子对姚策来说意义非凡。一个是自己的生日,一个是父亲节。

  6月15日的那场生日会,最让姚策感动的是,切蛋糕之前,两位妈妈真情流露,让他听到了很多从未听到的话。其中,姚策在九江的妈妈许女士担心会与丈夫“孤独终老”,姚策坦言,并不想让她说这种话,“我也不希望她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所以我现在要积极治疗。”

  父亲节当天,姚策在网上发了一篇日记。他说,自己是个很有愿景的人,生日会意味着大家都回到正确的人生轨迹上来,下一个愿望是回河南老家去看看。因此,未来这段时间要好好治疗,若治疗效果不理想,可能就没机会回去了,毕竟这个病有太多未知数了。

  姚策说,希望自己能尽可能多地留下些什么,让他的儿子看到,他的爸爸是个坚强的人。

  记者也从姚策方面了解到,目前姚策的病情比较严重,为了能全身心地投入治疗,姚策的微博现在由妻子代为管理,姚策本人还退出了之前他组建的网友交流互动微信群。

  “我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的家人。”姚策坦言,现在他体内最大的肿瘤已控制住了,但肝外的一些小肿瘤扩散得非常严重,“目前我的病情进入到了一个比较难控制的局面。”

  2 代理律师已向涉事医院发送律师函

  被错换的人生,究其原因在于当年医院的工作失误。但两个家庭向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原河南省开封市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索赔的问题一直处于僵局。

  6月22日,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涉事医院发送律师函,希望医院在收到律师函之日起,拿出医疗机构的责任和担当,本着对患者负责、对公众负责的态度,积极与律师沟通解决纠纷。

  对话代理律师:

  代理本案是被姚策养母 舐犊情深的故事所感动

  1.您代理这个案件的初衷是什么?

  我非常同情姚策一家“28年”的不幸遭遇。因为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的“一次工作失误”,直接导致本案6位当事人遭受“错换人生28年”的悲惨遭遇,这样被迫“骨肉分离”的故事,令人无比唏嘘。

  现在,我当事人一家正遭遇困境,被“错换人生28年”的姚策生母携带乙肝病毒,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抱错孩子”,直接导致他出生时没能打乙肝疫苗阻断针。从而让这个28岁的阳光青年现在处于肝癌晚期,面临后续医疗费的问题,姚策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都倾其所有,却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令人无比伤心。

  作为律师,我之所以代理本案,是被当事人姚策养母“割肝救子”、舐犊情深的故事所感动。在我当事人姚策一家,我看到了父母与子女生死相依的伟大亲情,如此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折射出人性的光辉,足以激励我们每个人。所以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必须帮助孤立无援的这家人。

  2.您觉得您在这个案件中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错换人生28年”案情的确离奇,令人匪夷所思。同时,该案对当事人姚策以及姚策的养父母和生父母两家伤害极深。作为一家专业化的医疗机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所犯的错误,的确不可原谅。

  但是,作为代理律师,我仍认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出现这样的“错误”,应该还是属于“个案”。对于这家获得“国家三级甲等医院”“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全国爱婴医院”等荣誉称号于一身的专业医疗机构,我们还是不应该“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另外,“错换人生28年”的错误“已经是事实”,而且时隔28年之久,作为代理律师,我始终认为涉事双方一定要静下心来,保持冷静和理智的态度“解决问题”,而比“制造新的矛盾更加重要”。

  作为“错换人生28年”案件当事人的代理律师,我的作用是帮助委托人拿起法律的武器,依法依规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希望能够代表家属首先拿出诚意,积极主动地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就双方纠纷的解决进行“平等、友好的沟通”。

  3.您觉得涉事医院应该对此事负什么责任?此案件已经进入到什么阶段了?

  作为“错换人生28年”案件当事人的代理律师,我认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由于“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两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损害,依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以及最高法司法解释等规定,我的当事人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此外,本案的另一特殊之处在于姚策生母患有乙肝,因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导致姚策被错抱,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进行相应的阻断措施,使得其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对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也应该对姚策的肝癌治疗承担责任。

  5月13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曾经就28年前的抱错婴儿事件,表达了医院愿意承担抱错婴儿的责任,并向双方当事人致歉的态度。同时,该医院上级主管单位河南大学与开封市卫健委也在第一时间就该事件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但当事人姚策一家至今没有等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积极主动与他们沟通。也不知河南省开封市卫健委、河南大学联合调查组的调查进展如何?

  作为本案当事人姚策的代理律师,6月17日,我主动给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刘志勇书记和张祎捷院长联系。6月18日,我收到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患关系科主任张鹏先生的电话。我与张鹏先生首次进行了平等、友好的沟通,我们双方谈得非常愉快。我也真诚地告诉张主任,该事件已经给两个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也介绍了目前姚策癌症晚期情况。但很遗憾,直到谈话结束,对方还在质疑我的身份,也没有拿出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案,并且要求我给医院发一封律师函。为了满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要求,6月22日,我正式通过律师所代表委托人向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发了律师函,6月24日医院已经签收。

  4.现在九江、河南两方的家庭对此事有怎样的诉求?能否谈谈您接下来的打算?

  目前,委托人姚策在上海一家医院进行肝癌放射治疗,病情非常严重。令人头疼的是,放疗对姚策肝脏外部的小肿瘤目前没有什么效果。现在,两个家庭,唯一的诉求就是救治姚策,同时也期待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主动站出来勇敢地承担责任。

  我们原本应该看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拿出诚意,勇于承担责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自己28年前的工作失误给两个家庭带来的伤害,但很遗憾,现在的结果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对于新生儿在医院被“抱错”这样的奇葩事件,无论是涉事医院还是联合调查组,首先要查清问题的责任人是谁,进而要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堵塞工作中的漏洞,避免让悲剧再次发生。

  作为本案当事人姚策的代理律师,下一步我还将继续督促河南大学与开封市卫健委联合调查组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积极回应公众关切。同时会继续呼吁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早日拿出诚意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但也不排除用提起诉讼的方式来主张我们的合法权利。

  来源: 浔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