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警方揭嫌犯如何改名娶妻生子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警方揭嫌犯如何改名娶妻生子

“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警方揭嫌犯如何改名娶妻生子

分类:
湛江杀人潜逃案
作者: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
来源: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发布时间:
2020/07/03 08:42
浏览量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文 受访者供图

  吴尚鸿会永远记得6月28日开棺验尸那天。当他看到已经入土27年的四哥吴德芳的骸骨,回忆一下子把他带回五岁的自己亲眼目睹四哥被杀后的情景。“脑海里就一个念头,望严惩杀人凶手,告慰我哥哥的在天之灵!”

  

(此案跨越27年,为锁定证据链,雷州警方需要对被害人吴德芳开馆验尸,查清死因。图为6月28日开棺验尸现场。)

 

  1993年,广东湛江雷州市(原海康县)唐家镇土乐上村发生一起凶杀案。当夜,该村18岁男青年吴德芳被砍死,19岁的女青年吴某尾被砍伤。而犯罪嫌疑人吴某长潜逃。直到27年后的2020年2月,雷州警方在100公里外的徐闻县将吴某长抓获,彼时他改名“苏雄”,身份是一名鱼贩,已娶妻并育有两个孩子。

  嫌犯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是如何做到杀人潜逃27年,并在临县改名换姓娶妻生子的?当地警方已向被害人家属作出回应。但是,吴尚鸿仍觉得有谜团。

  截止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发稿前获悉,被害人家属致函恳请雷州市公安局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对凶手故意杀人行为进行追诉。

  同村伙伴挥刀,18岁男青年惨死

  雷州市(原海康县)是广东省湛江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位于雷州半岛中部,东濒雷州湾、南隔琼州海峡与海南相望。

  1993年5月,在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发生一起轰动全村的凶杀案——该村的吴某长持刀砍死男青年吴德芳,砍伤女青年吴某尾,之后潜逃。令人唏嘘的是,三人同村同姓,案发时都是十八九岁的年龄,吴德芳和吴某长还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伙伴。

  被害人吴德芳家有9个女孩2个男孩共11个孩子,吴德芳排行第四。案发时,吴德芳的弟弟吴尚鸿年仅五岁,但是他目睹了四哥被杀后的惨状,“记忆至今,27年来噩梦不断。”

  7月2日,吴尚鸿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回忆道,案发当晚7点多,吴某长先来约哥哥去邻村看电影,同时也邀请吴某尾同去,但吴某尾没有去。

  有村民看到他哥哥和吴某长去看电影,到地方后,“我哥进去了而吴某长没有进去,村民就说他在周围逛来逛去。过了一会他就进去叫我哥出来,在回去的路上杀害了我哥哥。”

  当天晚上9点多,吴某长又回来砍伤了吴某尾,之后潜逃。

  当年年仅五岁的吴尚鸿亲眼目睹哥哥被杀后的惨状,“我当时看到我哥就趴在那里,路上全是血迹,脖子、手指都被砍断,脊背也全被震碎。后来得知哥哥全身被砍有70多刀。”

  

 

  

(重走当年的案发现场。视频截图。)

 

  追凶27年,嫌疑人落网时化身鱼贩,并已娶妻生子

  命案发生后,凶手潜逃27年,吴尚鸿称整个家族一直未放弃追凶。

  他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在他的印象里,哥哥生前爱听收音机,爱干农活。案发后,因没有抓住嫌疑人,担心再次被报复,举家搬离唐家镇,到四五十公里以外的一个镇生活。父亲因此郁郁而终,母亲伤病不断。

  去年12月底,被害人吴德芳家属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张吴某长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寻找了27年之久的吴某长,立即交给了雷州警方。“警方合成了吴某长的照片,经过大数据比对锁定嫌犯,他已改名为“苏雄”,被抓时在雷州市100公里外的徐闻县卖鱼,已经娶妻并育有两个孩子。”吴尚鸿说。

  今年3月10日,雷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向吴德芳家属下达了《告知书》:“在侦查吴德芳等人被杀害一案中,我局于2020年2月19日将犯罪嫌疑人吴某长抓获归案,并经雷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20年3月5日将吴某长执行逮捕。”

  吴尚鸿透露,得知嫌疑人被抓的消息后,全家拍手称快,特意到哥哥和父亲墓前祭奠。

  情杀?还是其他?

  嫌疑人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查询了解到,关于此案,今年4月20日,雷州市公安局发布了警情通报,里面提到一句“因感情纠纷”。对此说法,吴尚鸿和家人并不认可。

  

(雷州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提到犯罪嫌疑人杀人动机为“感情纠纷”)

 

  “我们这里有说法,同姓不通婚,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传闻。”吴尚鸿称三人同村同姓,不存在感情纠纷。

  关于吴某长作案动机,他怀疑哥哥是被报复。他说,哥哥吴德芳生前曾对村里人说过吴某长"偷鸡摸狗"的事,吴德芳被害的前一天,吴某长父亲曾带着匕首来到他家,警告不要乱说他儿子。

  而该案中的另一位女当事人吴某尾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吴某长并没有追求过她。

  

(村长讲述当年命案。受访视频截图。)

 

  7月3日,被害人吴德芳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从他了解的情况看,当地的确存在凶手吴某长对被害人吴德芳的杀人动机是因为存在与另一被害人吴某尾三人之间的感情纠纷”的传言。但是,在他们的后来调查中,他们认为这一传言并不可信。因为该案案发27年前,当时被害人吴德芳、凶手以及另一被害人吴某尾三人年龄尚小,加之当地有“同姓不婚”的习俗,另一被害人吴某尾也证实三人不存在任何感情纠纷。

  相反,他们了解案发前三天,凶手吴某长父亲曾经拿着刀到被害人家“闹事”,理由是责怪“被害人吴德芳举报其儿子吴某长曾经偷鸡摸狗”。“后来,我们从当地档案馆里找到了27年前湛江经济报的一篇报道,也证实了我们这一说法。”

  嫌疑人如何潜逃27年并“漂白”身份,警方已向被害人家属回应

  除了嫌疑人的杀人动机,他是如何做到潜逃27年,改名换姓并且娶妻生子生活的,也是令被害人家属不解的一点。

  “案发后何人为吴某长提供藏身之地?”吴尚鸿和家人想弄清这个谜团。在嫌疑人被抓后,他始终没有放弃向当地警方了解此事。

  他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提供了一份盖有雷州市公安局信访专用章的处理意见告知书,上面有警方对被害人家属上述问题的回应。

  “我局刑侦大队侦查员对徐闻县西连镇金土村人苏雄进行研判分析,发现苏雄系1998年6月于徐闻县角尾镇小备村入户,后于2002年6月迁户至徐闻县西连镇金土村。”

  刑侦大队侦查员立即展开调查,发现角尾镇小备村、西连镇金土村均无人认识苏雄。民警通过多次研判指出,苏雄有重大嫌疑即是犯罪嫌疑人吴某长。2020年2月19日,犯罪嫌疑人于徐闻县徐城区华建市场卖鱼档口被警方抓获,对其持刀砍死吴德芳、砍伤吴某尾,后化名苏雄潜逃至徐闻县的事供认不讳。

  至于被害人家属关心的“案发后何人为吴某长提供藏身之地”的问题,雷州市公安局也有回应:

  “据吴某长到案后的供述称,其在作案后便沿着唐家镇往徐闻县方向一路逃跑躲藏。”

  “我局民警到唐家镇调查走访,并没有人证实曾在唐家镇发现过吴某长的踪迹,根据吴某长妻子的陈述,吴自与其认识起便自称是孤儿,并一起在徐闻县生活直至被公安机关抓获,吴到案后的供述亦说其从未回雷州,也未曾与其家属联系过。”

  至于“凶手为何能漂白身份并逃逸长达27年的问题”,雷州市公安局在回应中称:

  “根据吴某长到案后的供述称其逃跑至徐闻县后,化名为苏雄并在一工地打工生活,后通过在工地认识的一中介获得在徐闻县角尾镇小备村户口。但吴某长称其不知道该中介的名字,也无法提供该中介的相关联系方式或其他身份信息。后吴某长便以苏雄的身份与其妻子结婚,并随其妻迁户至徐闻县西连镇。”

  

(嫌疑人妻子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称丈夫胆子很小,不清楚他的过往。视频截图。)

 

  对此,吴尚鸿仍觉得有谜团。“他家人不会不知道。他老婆曾回来过,毫不避讳地向同村村民介绍自己的儿子。”

  27年后开棺验尸,头骨刀痕清晰

  一起27年前的陈年积案就此浮出水面,目前当地警方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此案跨越27年,为锁定证据链,雷州警方需要对被害人吴德芳开馆验尸,查清死因。吴尚鸿透露,6月28日,应雷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要求,对哥哥开棺验尸。

  “我母亲其实一开始是很抗拒这个事的。老人觉得儿子走的惨,现在还要打扰他。”吴尚鸿说,开棺的前一天,他们全家人彻夜难眠。

  当天,吴尚鸿和母亲以及9个姐姐,怀着伤心痛苦的心情到达哥哥的墓地,按照风俗行礼过后,工作人员开始坟墓挖掘工作。他透露,现场除了自己一家,还有雷州市公安局刑警队、法医等人。

  

 

  

 

  “当挖开棺木上最后一块砖头后,打开棺木的天板,我们全家人都哭成一片,老母亲欲哭无泪,晕倒在我身边,我跟姐姐们赶紧扶着晕倒的母亲,掐她人中才叫醒了她,我无法想象这么多年我父母亲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吴尚鸿回忆。

  工作人员将骸骨移出棺木后进行尸骨检查。“因为27年之久,当时下葬的条件有限,很多地方的骨头差不多都腐化掉了,但是头骨上的刀痕还是特别清晰,其他地方因为尸骨腐化的原因已经看不到了。”

  

(此案跨越27年,为锁定证据链,雷州警方需要对被害人吴德芳开馆验尸,查清死因。图为6月28日开棺验尸现场。)

 

  吴尚鸿称,开棺验尸后,下一步去化验,做DNA比对看是不是被害人。

  律师解读该案难点,恳请公安机关依法启动向最高检核准程序申请

  7月3日,被害人吴德芳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自己多次组织律师团队远赴湛江雷州、徐闻等地对该案相关背景资料、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进行梳理和核实。

  

(本案代理律师周兆成(中)与被害人家属)

 

  那么,此案是否过了追诉时效,难点在哪?

  周兆成表示,本案虽已经过了二十七年,已经超过了《刑法》规定的二十年最长诉讼时效,但是根据我国《刑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的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周兆成称,本案杀人凶手吴某长将被害人吴德芳砍死,吴德芳被同村人发现时,砍了70多刀,且在砍死吴德芳之后,吴某长又追砍同村人吴某尾,也连砍了30多刀,刀刀致命,可见杀人凶手吴某长主观杀人故意恶劣,情节极其严重,此类恶性凶杀案件,依法应属于我国《刑法》八十七条第四项规定的“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情形。

  因此,身为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恳请公安机关依法启动向最高检核准程序申请,依法追究杀人凶手吴某长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

  

 

  

 

  

(吴尚鸿及亲属向雷州市公安局致函,恳请报请最高检核准,对凶手故意杀人行为进行追诉。)

 

  截止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发稿前获悉,6月15日,被害人家属已致函雷州市公安局。

  再没拍过全家福,唯一诉求严惩凶手

  吴尚鸿至今保留着全家唯一一张全家福。

  照片上,逝去的四哥站在最后一排,面部平静。“我父亲生前经常对着照片看我哥哥,掉眼泪。”吴尚鸿说,27年过去了,他和9个姐姐相继成家立业,有了孩子,有了各自的生活,但过去的经历无法遗忘。

  哥哥的死给整个家庭带去不可磨灭的伤痛,每个人都为少了一位手足伤心难过,都难忘至亲离去时的惨状,“再也没有拍过全家福。”

  

 

  在噩梦里,他总是回到1993年,看到年仅五岁的自己对着哥哥的遗体发愣。

  如今,他已经能用平静的语气叙述当时的场景,“我必须要坚强面对,为哥哥讨回公道才是最重要的。”

  “从未得到过其家人一句道歉。”吴尚鸿称,他们一家人也从未期待过道歉,“唯一的诉求就是严惩凶手,我们只想最后公正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