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

分类:
女企业家被害案
作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来源:
华商报
发布时间:
2020/07/20 15:51
浏览量

  温州女子郑某与同居男友杨某因债务发生争吵,被家暴导致死亡,6岁女儿目击爸爸打妈妈。2020年1月,苍南县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男方10年有期徒刑,女方家属认为双方有隐性债务数百万元,男方故意拖延抢救,应属故意杀人,已委托律师上诉至温州中院,不日将开庭审理。

  “姑姑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我们要一个真相,如果她是被杀害的,我们要求严惩凶手。” 7月18日,侄女郑女士向华商报记者提起小姑姑的死,认为案件仍有疑点。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46岁郑女士因为债务纠纷被同居男友家暴致死

  >>>死者侄女

  拳头怎会打出2.9厘米长口子

  为何掩饰擦血

  “他们俩是2012年或者2013年同居的,只是办了民间酒席。”郑女士提供的案情材料显示,两人与人合伙投资文化用品公司,因投资失败产生经济纠纷,时常发生争吵。

  郑女士回忆,案发前两个月,两人再度发生争执,“这次吵架他拿菜刀威胁我姑姑,他用烟灰缸去砸客厅电视机,挂在墙上的电视机都砸坏了,家里幸亏有保姆在家就拦住了,当时我的姑姑报了警,后来他就不让我姑姑住,她就搬出去住了一段时间……2019年3月20号晚上10点多,她和女儿回家来洗澡收拾衣服……”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2018年年底,两人为债务问题发生争吵,杨某用烟灰缸砸坏挂在墙上的电视机

  郑女士介绍,姑姑先洗完澡出来,结果又和杨某发生了争吵,杨某用拳头击打姑姑的头部,将姑姑打晕在地,但并没有及时拨打120急救电话,后来叔叔郑宗奎接到杨某电话赶到家中时,姑姑已经死亡。

  2019年3月21日,杨某被刑拘,4月4日被逮捕,8月16日被提起公诉,苍南县法院进行了审理。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案件材料显示,案发时杨某和郑某都是46岁,郑某家属认为两人之间存在隐性债务高达数百万元,杨某主观方面具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和目的,客观方面明显存在故意拖延,延误抢救的事实,应依法按故意杀人严惩。

  死者家属提出,杨某未交代死者左颞顶部挫裂创伤的犯罪事实,也一再否认自己发现死者出血的事实,家属要求调取120抢救记录,如心电图、血压等指标均为无生命体征,现有证据能够证实,郑某在案发现场已经死亡。

  案发当晚出救护车到现场的医生作证称,当晚看到女子躺在客厅地上,检查发现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做了心肺复苏后送到医院抢救半个小时宣布死亡。这位医生证实当时在房间里没有看到血迹,到医院以后才知道女子头部有一个伤口,并且出血。

  “如果拳头打的怎么会有2.9厘米长的口子,不会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郑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当时母女俩是在卧室的卫生间洗澡,姑姑洗完澡先出来的,6岁的女儿泡在浴缸里,“孩子说她听到妈妈‘啊’地叫了一声,就再没有声音了,孩子出来看到妈妈躺在那里,然后也上前帮忙去按摩,客厅铺的是大理石,是平的,我姑姑头上这个伤口是有深度的,是凹陷进去的,如果是磕碰大理石的话,应该是起包,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一个口子……”

  郑女士表示,而且杨某还故意掩饰擦血的行为,“如果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刻意掩饰?当时姑姑头上的口子这么大,怎么会没有看到出血啊?女儿都说她当时看到爸爸拿毛巾把妈妈脸上的血擦掉、去洗掉,然后把地上的血迹也擦掉,但杨某却说他不知道有血,不知道我姑姑受伤,他以为只是晕倒了,休息一下子就好了,6岁的女儿都说看到妈妈流血了,为什么他会没有看到?我们拍照显示,姑姑这么长的口子,而且头发上都是清水,大理石地板上上居然没有血。”

  郑女士表示,庭审时杨某解释说他可能当时是慌了神,他给姑姑喂水喂不进去,水流下来,他才用卫生间蓝色毛巾替姑姑擦脸。更令家属疑窦丛生的是,现场擦拭血迹的蓝色毛巾和房间里的烟灰缸最终下落不明。“庭审时一审律师也当庭问杨某,但他不承认擦过血,警方也说毛巾和烟灰缸不是杀人凶器,有没有没有关系的。案发第二天,杨家来人就把他女儿接走,也不让我们再见面了……”

  >>>死者哥哥

  看到妹妹后脑伤口有血痕

  质问为何不打120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杨某6岁女儿的证言显示,当晚妈妈洗完澡出来,鞋子都没有穿,爸爸在客厅,当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两人就争吵起来,爸爸用手打了妈妈一下,妈妈就摔倒,她出来看见妈妈的头撞到地上就流血了,爸爸就把妈妈扶到沙发上,盖上被子按胸部,后来救护车过来把妈妈送到医院。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郑某在兄弟姐妹6个中最小,也是大家最疼爱的一个

  7月19日,61岁的郑宗奎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们家有6个兄弟姐妹,妹妹郑某是最小的,平常脾气还好,也是大家最疼爱的。事发当晚,他接到杨某电话,说是两人争吵,他随后赶过去,进门看到妹妹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杨某在用手按摩她的胸部,妹妹眼睛闭着,脸色发青。“她后脑有口子周边的头发有血痕,人已经死了,血迹也都处理完了,我当时还问他为什么不打120急救电话?赶紧打!”郑宗奎表示,在他质问之下,杨某才打了120。“后来120医生过来检查时,我妹妹人已经死了。”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死者的哥哥郑先生称,他当晚赶到家里时,妹妹躺在沙发上已经死亡

  郑女士表示:“姑姑晕倒这么长时间,他为什么不打120去施救?即使不是夫妻在一起生活,又有了女儿,基本的人性总应该是有的吧,即便是在街头看到路人昏倒,也会打120的吧?”

  郑某的家属认为,杨某拳击将她打昏倒地之后,杨某却故意延误拨打120,最终导致郑某死亡的结果,杨某的行为应定性为故意杀人。

  谈到最终诉求,郑女士表示:“如果姑姑是被杀害的话就要求严惩,那么也就不是简单的判10年的问题。”

  >>>被告人

  起初没看到妻子有外伤

  后来才知道后脑出血

  杨某对检察院起诉指控的事实无异议,苍南县法院(2019)浙0327刑初907号刑事判决书显示,杨某承认两人都是二婚,结婚5年多了,他把房子转到妻子名下,每年给她50万元。之前感情很好,从2018年开始逐渐起了矛盾。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案发现场一片狼藉,可以想见两人之间爆发激烈争吵

  杨某称做生意把家里的钱亏了200多万,妻子就提出要管财务,双方因此发生不愉快。案发当晚,妻子通过公司员工打电话给他,让他将家门打开,妻子领着女儿进门后一起去洗澡。洗完澡以后,妻子穿着睡衣来到书房找他,说投资失败的事情,讲着两人就吵起来,他从书房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抽烟,妻子也跟过来,相互辱骂,他用右手拳头朝她的头部击打了一拳,她扑上来抓住他的衬衫领口,他用右手拳头朝她左侧头部击打了一拳,她被打倒在地,晕了过去,倒地的时候“嘣”的一声,他在她的胸膛按压了几下,发现还有心跳,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然后从房间里找了内裤、睡裤给她套上,抱着拍拍她的背,又倒了水给她喝,但没有喝进去,他从主卫拿了一个蓝色毛巾,将她的脸、脖子等有水的部位擦了一下,扶到沙发上靠着,接着就打电话给妻哥,让他过来帮忙带去医院。

  杨某表示,他把妻子放在电视机前的海绵垫上,放平急救,掐了人中,拿热毛巾搓擦身体。起初没有看到妻子有外伤,抱着她喝水,还有擦脸,都是没有看到她有出血,等妻哥到了以后,妻哥问脑后侧出血怎么回事?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后脑有出血。

  杨某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为了避让已经主动一个人来到客厅,不想继续争吵,后因被害人继续辱骂而反击,在被害人倒地之后没有继续击打,而是积极救助,在当时的情况下,一般很难特别理智清醒地处理问题,对方摔倒在地的结果是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被告人没有把被害人打倒的故意,即使当时用拳头殴打两次,目的也是为了推开被害人,并没有一定故意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

  尸检报告显示,女方左颞顶2.9厘米长头皮挫裂伤及头皮下出血,耳头部外伤是因为被害人倒地瞬间与地面碰撞导致,并非直接拳击导致,且相应颅骨及脑组织未见明显损伤,被害人冠心病的病情极其严重,其自身情绪导致病情急剧恶化诱发,从而导致摔倒在地,直接抢救无效死亡。

  >>>一审法院

  有自首情节从轻处罚

  以故意伤害罪判10年

  判决书显示,案发3月21日凌晨,公安机关接警后,在医院抓获在现场等候的杨某。

  对此,郑宗奎予以澄清。“我妹妹送到医院之前,人已经死了,医生当时也让赶紧报警,他(杨某)当时装着打手机电话往医院外面走,我就上前把他的手机抢下来,一把把他抓过来,就在医院把他控制住了,并不是说他乖乖地在医院等着警察来。”

  夫妻俩一名合伙人也证实,当晚在医院医生看到郑某后脑的伤情之后,让他赶紧打电话报警。

  警方鉴定认为,郑某被打头部外伤,情绪波动等可诱发其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发作死亡。法院审理认为,死因鉴定合法有效,可以作为本案的定罪依据。在案证据可证实,被告人杨某因家庭琐事纠缠打斗,杨某作为成年人应当知道拳击郑某头部,会导致他人头部受伤或倒地摔伤,但其仍然实施该行为,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身体的故意,且郑某的死亡与杨某的伤害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杨某应当对郑某的死亡,承担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杨某案发后,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待抓捕,且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应予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第234条第二款、第67条第一款规定,判决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性格脾气

  被告人被指用菜刀威胁妻子

  喜欢赌博酗酒抽烟

  谈到夫妻俩的秉性,一名合伙人证实,夫妻俩从2018年年底开始,为了经济上的事情大吵一架,杨某当时拿着菜刀在砧板上敲,郑某吓得报警。“她脾气很差,一吵起来乱骂,连祖宗十八代都骂,杨某的脾气不错,就算很生气的话也就说别人几句。”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杨某与郑某都是二婚,同居有5年多,2018年底因债务纠纷感情出现裂痕

  但在郑家人眼里,杨某并非好脾气。郑宗奎说,杨某有家暴倾向,“他曾经把我妹妹打伤,住了好长时间医院。他经常酗酒,还赌博。”

  郑女士说:“他的性格呢,是一个闷的一个人,不是特别阳光开朗,脾气比较暴躁,喜欢赌、喜欢喝酒和抽烟,所以我大姑姑曾对我小姑姑说,如果他喝酒了,你就不要跟他去吵。”

  郑女士说,有一次杨某买了新衬衫穿在身上,小姑姑就摸了一下衣服说,这个衣服看上去穿着挺好看的,“结果他就很不耐烦地说,要让你说好看不好看啊。”

  >>>律师观点

  将提交鉴定申请

  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五大疑点

  “两人既是商业伙伴又是同居关系,因商业矛盾与家务纠纷引发冲突,进而被告人杨某滥用家暴,从而导致被害人郑某死亡,的确令人无比痛心。一审法院以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刑10年,作为被害人家属二审代理律师,我认为一审法院在判决中还是存在很多事实没有查清。”

  

男子投资亏200万家暴打死企业家女友,6岁女儿目击,死者家属质问为何不打120?拳击为何头上有2.9厘米口子?

案件二审,死者家属委托周兆成律师代理案件

  7月19日,女方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华商报记者分析了案件中存在的五大疑点。

  第一,被害人头部流血,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被告人擦拭被害人的脸和脖子,是在积极救治还是在蓄意破坏现场?用来擦拭被害人头部血迹的毛巾为何不翼而飞?为什么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笔录中没有记载?

  第二,被害人到底什么时间死亡?到底是送医抢救无效死亡还是送医之前就已经死亡?尸检报告显示“被害人郑陈梅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为何与120急救医生说的“现场检查时已无生命体征”相矛盾?

  第三,本案应该如何定性?杨某对郑某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郑某倒地后,杨某不及时拨打120急救电话的行为是否违背常理?杨某对郑某的死亡结果主观上是否存在放任的态度?

  第四,法医的鉴定意见证实头部的伤势不是被害人直接死亡的原因,那头部伤到底伤情如何?鉴定意见强调被害人死亡是由于心脏病导致,那为何在家属提供的数份病历中均没有显示被害人生前患有心脏病?

  第五,一审判决书认为被告人杨某存在自首情节,但是证人郑宗奎的证言强调,是自己在医院抓住杨某,而不是被告人留在现场等候,显然相互矛盾,到底应该相信谁?

  周兆成表示,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二审法院应该查清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如果是120救护车到达现场时被害人就已经死亡,那么《尸检报告》强调的“被害人经抢救死亡”就与事实不符,那么依据于定罪的《尸检报告》就不可采信;一审法院最后认定被告人属于自首,但是结合相关材料显示被告人在供述中存在关键事实被隐瞒的情况,因为被告人属于案件过程唯一亲历者,其陈述的事实发生过程为本案唯一在场言词类证据,受害人已经死亡,到底发生了什么,“死无对证”。

  “如果其存在陈述关键事实被隐瞒的情况,那么办案机关应持审慎态度,对全案进行细致、严谨的审查,达到全案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如果查明本案被告人存在故意隐瞒关键事实的情况,则其就不构成自首,所以我也会建议二审法院纠正对被告人自首的认定。”

  周兆成表示,作为二审代理律师,下一步会向二审法院提交《重新鉴定申请书》,对被害人死亡时间、死因,以及被告人对被害人死亡是否存在延误送医等问题进行重新鉴定。本案的定性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需要二审法院依法对一审未查清的案件事实疑点进行查明,并结合全面、专业的重新鉴定结论进行判断。

  谈及最终改判故意杀人罪的几率,周兆成表示,本案争议的焦点就是被告人杨某到底是故意伤害致死还是故意杀人?显然这二者在客观上都导致了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但是二者区别的关键还是在被告人的主观方面。如果被告人在主观方面,仅仅只是具有伤害被害人身体健康的故意,对于死亡结果的发生,主观上没有故意,那么则应该定被告人为故意伤害;反之,其主观上就存在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则属于故意杀人。

  “因此,作为二审代理律师,我还是希望温州市中院对于该案应该查清所有疑点,积极回应受害人家属质疑,对被告人准确定罪量刑。我们相信温州市中院一定能够主持正义,让被告人因为自己的犯罪行为得到应有的惩罚!”

  周兆成指出,目前案件二审温州市中院暂未确定正式日期。被害人郑某在家中排行老小,很受家人宠爱,却由于杨某的家暴行为,导致命丧黄泉。“家属所有的诉求就是不要民事赔偿,只要案件真相,因此,我相信二审法院温州市中院一定能够依法依规办案,也一定能查清被害人的死亡时间以及相关疑点,对杨某涉嫌的罪名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进行合法、全面的法律论证和认定。”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