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CCTV热线12
来源:
CCTV
发布时间:
2020/09/14 09:28
浏览量

  “捐肝救子”,揭开了一场“错换人生28年”的悲剧;团聚重逢,开始了一段维权追责治病救命的艰难道路。两位互换身份的青年,两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他们原本的生活轨迹就这样被改变了。

  2020年2月17日,家住江西的许敏养了28年的儿子姚策被查出患肝癌,正当她准备捐肝给儿子治病时却发现,姚策不是她和丈夫亲生的。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许敏和丈夫连忙赶赴河南开封,找当时生产时的医院了解情况。他们发现,当年的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如今已改名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许敏说,虽然找到了当年的病历,但医院称,无法给他们提供更多线索,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求助警方。随着警方的调查,孩子被抱错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经过筛查分析,警方判断,可能和许敏抱错孩子的另一个家庭姓郭,现居住地为河南驻马店。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4月10日,距江西九江五百多公里外的河南驻马店,郭希一家反复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要求见面。郭希说,他们最开始都以为是电信诈骗,为了避免骚扰,他的儿子郭威还建议他屏蔽对方。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这个打电话的人,正是许敏。据许敏说,4月11日下午,他们赶到驻马店后,根据此前获得的信息,找到了郭家,敲门却无人应答,他们只得向民警求助。

  许敏说,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他们一家要找的郭家的儿子郭威,竟然就在这个派出所工作,是一名辅警。经过亲子鉴定,证实了郭威确实为许敏夫妇所生。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郭威说,鉴定结果处理后,当时自己河南的妈妈杜萍(化名)刚做完肝癌手术不久,正在养病。为了不刺激妈妈,他和舅舅商量后决定,把这个消息先告诉爸爸郭希。

  得知此消息,郭希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尽管不知如何开口,但事情已经发生需要面对。犹豫再三,郭希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妻子杜萍,这让杜萍一时间无法接受。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4月18日,许敏夫妇和郭希夫妇在驻马店见面,郭希夫妇同意进行DNA样本比对。一个星期之后鉴定结果出来,郭希和杜萍是姚策的生物学父亲和生物学母亲。

  相见之后,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这也是两个家庭共同的追问。他们认为,杜萍在生姚策时乙肝表面抗原一直呈阳性,姚策从乙肝发展为肝癌,很有可能与出生时错抱、没能及时打乙肝阻断针有关。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杜萍说,他们5月初到淮河医院协商,希望医院能调查抱错孩子的原因、调查姚策患肝癌是否和当年未打乙肝阻断针有关?希望医院为儿子先垫付治疗费30万元。但双方协商未果。

  淮河医院的态度让杜萍等人很气愤,后来杜萍还发现,当年自己生产时的病历还有很多错误的地方。不仅如此,杜萍还认为,当时她做了乙肝检测,但淮河医院后来给她提供的病历中却没有了这份化验单。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杜萍告诉记者,他们提出这些质疑后,医院迟迟不作回应。7月30日,他们委托律师向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了对淮河医院的诉讼。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

  律师周兆成:

  本案争议焦点来自于两点,第一是28年前错抱婴儿这个事件,给本案六名当事人所遭受的精神损害。第二是因为抱错事件,导致姚策没有打乙肝阻断,从而导致姚策患癌,所造成的侵权责任。

  ”

  杜萍夫妇的律师周兆成认为,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因为姚策生母患有乙肝,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姚策被错抱负有责任。姚策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进行相应的阻断措施,从而导致其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院方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费用。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8月17日,记者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见到了医患关系科主任张鹏。张鹏说,因为时隔多年,医院当年究竟怎样将两个孩子抱错已无法查清。但医院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关于杜萍当年生产时病历上出现的诸多错误,及其乙肝检测化验单的缺失,张鹏表示:当年确实存在工作失误,但当时都是手写病例,存在丢失的可能。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院方承认了自己工作存在错误,但对于姚策的乙肝是不是因抱错婴儿直接造成的,医院和家属仍存在根本分歧。对此问题,记者采访了开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科科长乔俊梅:从调查结果来看,两个孩子出生后,在医院期间均未接种乙肝疫苗。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据了解,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已于8月4日受理了姚策和父母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抱错婴儿事件”侵权责任纠纷案,以及姚策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患癌”侵权责任纠纷案,案件将于9月11日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今天庭审结束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原告的代理律师周兆成: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

  律师周兆成:

  被告在庭审中认为,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在当时作为省管医院,不受当地开封市卫健委卫生防疫部门的约束和要求,我们当庭驳斥了对方的这个说法。因为早前从被告提供的证据中,有一份河南省卫生部门对各个医疗机构的关于乙肝疫苗的防疫要求,其中明确强调了各地的卫生部门医疗机构,应该按照当地的卫生防疫部门的相关政策要求和规范来执行,从这个意义上讲的话,即使它是省管的一个医疗机构,依然要按照开封市的相关文件的要求去执行。

  被告在庭审中强调,由于杜萍(化名)女士属于乙肝的阳性携带者母亲,这个理由说明姚策在母婴里就已经感染了宫内乙肝,即使出生后24小时内,注射了乙肝疫苗,依然不能够起到防护的效果。而我方的证据显示姚策出生后体检为健康婴儿,无健康异常认定,因此,我们认定宫内感染的说法不成立。

  ”

  面对健康、情感、人性和现实的多重考验,可能再怎么赔偿和追责,也无法弥补两个家庭已经受到的伤害。但“错换的人生”需要给个说法。对此,央广评论员白宇认为:

  维权与救济缺一不可

  多部门联手挽救生命

  央广评论员 白宇

  

两个家庭两个孩子,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

 

  本案有三个关键点。第一是院方已经认可婴儿错抱的事实,第二,从抱错婴儿到没有注射乙肝疫苗,再到小伙患癌之间有无必然因果关系,第三,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及赔偿金额等问题。

  患者家属之所以提起诉讼,一方面是希望向医院讨要一个公正的说法,另外一方面是他们面临肝癌治疗高昂而持续的费用问题。如果等待诉讼结果,可能会是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病情并不等人,希望患者的户籍所在地、当地民政部门或公益组织能够伸出援助之手。

  尽管这是一个28年前的事件,但是有必要反思、梳理和检讨当年问题究竟出在了哪儿。现在,医疗技术手段和管理手段均有完善和提升,但是随着患者就诊和病情管理的复杂化和多元化,在技术提升的同时,相应的规章制度也应该健全和完善。医院应提升自身管理能力,更好的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因为,哪怕一点点的疏忽,影响的可能就是患者的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