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劳荣枝案”12月21日开庭审理 家属仍未收到旁听通知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劳荣枝案”12月21日开庭审理 家属仍未收到旁听通知

“劳荣枝案”12月21日开庭审理 家属仍未收到旁听通知

分类:
劳荣枝杀人案
作者:
记者 李沐子
来源:
天目新闻
发布时间:
2020/12/18 17:33
浏览量

  8月31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9月1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予以受理,目前该案进入法庭审理阶段。

  此前报道:《“劳荣枝案”最新进展:家属申请更换法律援助律师》

  劳荣枝家属及家属委托律师

  仍在等待法院开庭通知

  12月17日下午,天目新闻记者从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处获悉,劳荣枝案将于12月21日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劳声桥告诉记者,9月29日他们曾向相关部门提交更换法援律师的申请,最终被拒绝了,“目前我们仍未和法援律师取得进一步联系,对于21日是否能旁听庭审也并不能确定。”劳声桥告诉记者,作为劳荣枝的家属,应该由法援律师联系他们帮忙申请旁听,“但是我们下午打电话给法援律师对方不接电话,给南昌中院主审法官打电话,让我们联系办公室,打过去一听就挂,连打连挂。”劳声桥表示,目前仍未收到法院任何出席庭审的通知,也未收到法援律师的任何通知。

  劳声桥表示,劳荣枝落网后,作为家属也未曾与她取得过联系,更不用说和劳荣枝见面,“此前负责劳荣枝案的办案民警曾和我们透露,劳荣枝的案子仍有辩护空间,所以我们为此也做了很多努力,希望变更代理权。”

  12月18日,天目新闻记者联系到劳荣枝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周兆成律师。周兆成表示,目前劳荣枝家属和他并没有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法院也没有向劳荣枝家属发放《旁听证》。今天上午,记者再次从劳声桥处获悉,他仍在焦急等待旁听通知。

  周兆成律师告诉记者,“我和被告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商议好了准备参加此次庭审。开庭的时候,希望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可以依法查明被告人劳荣枝的‘辩护权问题’,同时我们也希望法庭就先前我们提出由于被告人劳荣枝家人已经委托辩护律师,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做一个正面的回应。”

  周兆成律师表示,若庭审中,被告劳荣枝当庭拒绝家属委托辩护律师的辩护,他们当然应该尊重被告人劳荣枝的决定;但是,如果被告劳荣枝愿意接受家属委托辩护律师的辩护,他们还是希望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保障被告人劳荣枝的辩护权。

  据悉,自从劳声桥知道21日“劳荣枝案”将要开庭审理,就已经开始为参加庭审作准备。“劳声桥已经去医院做核酸检测,找公安机关开亲属关系证明。”周兆成坦言,劳声桥这几天晚上彻夜难眠,并反复表示,希望开庭时可以亲口问问妹妹劳荣枝,“是不是真的不让家人给她聘请律师”。

  随后,记者曾两次拨打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电话,想就劳荣枝案做进一步了解,法院工作人员在知晓记者的身份后,便马上挂断了电话。

  家属委托律师曾提交辩护手续

  法院并不认可

  今年9月29日,周兆成律师曾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当时已依法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关于更换法律援助律师的申请书》,同时向南昌法律援助中心以及南昌市司法局依法提交了《关于终止对劳荣枝法律援助的申请书》、《关于督促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终止对劳荣枝法律援助的申请书》。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左)和周兆成律师(右) 图片来源:受访者

  “其实,案件进入法院审理阶段,我就依法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关于被告人劳荣枝一案辩护手续。很遗憾,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没有认可劳荣枝家属委托律师,依然为被告人劳荣枝进行了指定辩护,并安排了法律援助律师。”周兆成告诉记者。

  周兆成表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34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办案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因此,在侦查阶段,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就有权委托辩护人,侦查机关应予告知;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院自收到案卷材料后的3日内,也要告知他这项权利;到了审判阶段,法院也是受理案件3日内,要告知这项权利。对于法律规定,公、检、法三部门不是“可以”而是“应当”告知,不告知即程序违法。

  “通过以上规定,可以知道只有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情况下,办案机关才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本案中,被告人劳荣枝的家人早在案件侦查阶段,就已先后委托了二名律师为此辩护,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显然没有为被告人劳荣枝进行指定辩护的必要。”周兆成律师说。

  此前,周兆成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指定辩护一般是发生在家属没有委托律师的情况下,但其实劳荣枝家属第一时间就已经委托了辩护律师,所以不存在指定辩护这个说法。如果说是劳荣枝本人要求的话,也需要见完家属委托的律师后,明确告知家属委托的律师,她要法律援助,我们才会退出这个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