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速豹原创】“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头骨刀痕依然清晰!无法进行DNA鉴定、卷宗丢失…如何定罪?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速豹原创】“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头骨刀痕依然清晰!无法进行DNA鉴定、卷宗丢失…如何定罪?

【速豹原创】“湛江杀人案”27年后开棺验尸头骨刀痕依然清晰!无法进行DNA鉴定、卷宗丢失…如何定罪?

分类:
湛江杀人潜逃案
作者: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
来源: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
发布时间:
2020/12/23 15:45
浏览量

  吴某长疯狂砍杀同村村民吴德芳七十多刀致其死亡,逃亡27年后落网,这起发生在广东湛江雷州市唐家镇的积案告破四个多月后,据受害者家属称,因原始卷宗丢失,6月28日,警方为寻找定案证据进行开棺验尸。

  

 

  在开棺中尽管被害人吴德芳的尸体已经腐烂,但是,头骨上的刀痕还是特别清晰,刀刀致命。开棺过程中,吴德芳73岁的老母亲几次晕厥。本以为开馆后能够定罪,却再次发生了意外。

  9月16日,被害人吴德芳家属收到的《雷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意见是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未检出有效STR分型,也就无法确定父母子的亲缘关系,进而无法证实被害人吴德芳的身份。

  受害者家属称,目前嫌疑人的供述存在避重就轻,没有如实交代作案过程。加之,不能确定死者吴德芳的身份。受害者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尽管犯罪嫌疑人吴某长已经归案,但是现有取得的证据,没有形成闭合的证据锁链。在未来庭审中将会存在极大的风险。

  “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会逃脱死刑。”10月27日,遇害者吴德芳的弟弟吴尚鸿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家属恳请公安部介入“雷州27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对被害人吴德芳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

  

 

残忍作案追凶27年

  1993年5月,在广东省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发生一起轰动全市的凶杀案,该村的吴某长持刀砍死同村同姓18岁的男青年吴德芳,砍伤19岁女青年吴某尾,之后潜逃。

  据了解,被害人吴德芳家有9个女孩2个男孩共11个孩子,吴德芳排行第四。案发时,吴德芳的弟弟吴尚鸿年仅五岁,他目睹了四哥被杀后的惨状,“记忆至今,27年来噩梦不断。”

  10月27日,吴尚鸿向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回忆道,案发当晚七点多,吴某长先来约四哥、吴某尾去邻村看电影,但吴某尾没有去。

  有村民看到他哥哥和吴某长去看电影,到地方后,“我哥进去了而吴某长没有进去,过了一会,他就叫我哥出来了,在回去的路上杀害了我哥哥。”当天晚上9点多,吴某长又回来砍伤了吴某尾,之后潜逃。

  当年年仅五岁的吴尚鸿亲眼目睹哥哥被杀后的惨状,“我当时看到我哥就趴在那里,一地都是血,全身都是血,脖子、手指都被砍断,脊背也全震碎了。后来得知四哥被砍七十多刀。”

  案发三天后,被害人吴德芳下葬,头颅与脖子仅有一丝皮肉相连,他的头一直歪着,放不进去棺材,其父亲就要求吴某长的母亲帮忙把吴德芳的头扶正,于是对方用针线将儿子的头与躯干缝合,吴尚鸿称,当时的悲惨场面,全家人一辈子都忘不了。

  2019年12月底,被害人吴德芳家属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张吴某长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了是寻找了27年之久的吴某长,立即交给了雷州警方。“警方合成了吴某长的照片,经过大数据比对锁定嫌犯,他已改名为‘苏雄’,被抓时在雷州市100公里外的徐闻县卖鱼,已经娶妻并育有两个孩子。”吴尚鸿说。

  2020年2月19日,警方在徐闻县华建市场卖鱼档口处将其抓获,吴某长警方在案发后多次根据受害人家属提供的情况对吴某长进行追捕,吴某长到案后供述称,当年在作案后沿着唐家镇往徐闻县方向一路逃跑躲藏。他逃跑到徐闻县后,化名苏雄并在一家工地打工生活。

  后来通过在工地认识的一个中介获得了角尾镇某村的户口,后以苏雄的身份和妻子结婚。吴某长漂白身份逃逸长达27年,据其妻陈述,吴某长自与其认识起,便自称是孤儿,一起在徐闻县生活,直到吴某长被警方抓获。

  

 

案卷丢失?开棺验尸

  2020年4月20日,雷州市公安局发布了警情通报,里面提到一句“因感情纠纷”。对此说法,吴尚鸿和家人并不认可。“我们这里有说法,同姓不通婚。”吴尚鸿称三人同村同姓,不存在感情纠纷。

  关于吴某长作案动机,他怀疑哥哥是被报复。他说,哥哥吴德芳生前曾对村里人说过吴某长“偷鸡摸狗”的事,吴德芳被害的前一天,吴某长父亲曾带着匕首来到他家,警告不要乱说他儿子。

  据警方通报,为锁定证据链,雷州警方需要对被害人吴德芳开馆验尸,查清死因。但吴尚鸿透露,是因为案卷丢失,所以应雷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要求,对哥哥开棺验尸。

  周兆成律师也表示,由于该案的原始卷宗遗失,加之此案跨越27年,锁定证据链难度极大。因此雷州警方对被害人吴德芳进行开馆验尸,希望借此查清被害人死亡原因,从遗骸中提取相关证据。

  周兆成律师称,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从接受委托后,他就从被害人家属处获悉该案公安机关保存的原始卷宗有可能丢失,后来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湛江司法机关也证实了原始卷宗已丢失。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的卷宗通常包含着刑事案件的第一手的证据资料,通常包括物证、书证、笔录等案件的最关键的证据。”周兆成律师说。

  “我母亲其实一开始是很抗拒这个事的。老人觉得儿子走的惨,现在还要打扰他。”吴尚鸿说,开棺的前一天,他们全家人彻夜难眠。

  当天,工作人员将骸骨移出棺木后进行尸骨检查。“27年之久,很多地方的骨头差不多都腐化掉了,但头骨上的刀痕还是特别清晰。”吴尚鸿称,开棺验尸后,本以为去化验,做DNA比对后,能够确定身份,并以此作为证据,将吴某长定罪。但事情却再一次让吴尚鸿和家人失望。

  无法鉴定?逃脱死刑?

  2020年9月16日,被害人吴德芳家属收到的《雷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该通知书显示雷州市公安局对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进行了DNA鉴定,鉴定意见是吴德芳的牙齿、右胫骨未检出有效STR分型。

  STR分型,即短串联重复序列(short tandem repeat),属于DNA序列。由于被害人吴德芳遗骸已经白骨化了,如果无法检验DNA序列,也就无法确定父母子的亲缘关系,进而无法证实被害人吴德芳的身份。

  周兆成律师表示,目前被害人吴德芳尸体早已腐化,只剩下一堆白骨;而早前案卷卷宗又意外遗失,目前嫌疑人的供述存在避重就轻,没有如实交代作案过程。加之,现在雷州公安机关就被害人吴德芳的遗骸进行鉴定,无法进行DNA鉴定,不能确定死者吴德芳的身份。

  “所以尽管犯罪嫌疑人吴某长已经归案,但是现有取得的证据,没有形成闭合的证据锁链。在未来庭审中将会存在极大的风险。”周兆成律师说。

  

律师合影

  作为被害人吴德芳家属代理律师,在接受家属委托后,周兆成曾多次组织律师团队远赴湛江雷州、徐闻等地对该案相关背景资料、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进行梳理和核实。

  周兆成律师称,该案的原始卷宗对于下一步法院在认定案件事实时所依据的定案证据至关重要。在公安机关丢失卷宗后,法院只能根据现有证据对案件事实进行证明。如果丢失的是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那么没有该项卷宗将无法认定被告人有罪,公诉机关将会承担举证不能的严重后果。

  原始卷宗是如何丢失?是否能够采取更有效的鉴定方式?2020年10月27日,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联系了雷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张姓负责人,但该负责人称,接受采访需向雷州市公安局办公室联系。

  雷州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则表示,无权透露案情,需要与湛江市公安局联系。根据该工作人员提供的两个电话号码,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2020年10月27日,周兆成律师称,他依法已向公安部提交了《恳请公安部介入“雷州27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对被害人吴德芳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我们恳请公安部依法介入,利用其技术优势对被害人吴德芳的遗骸进行DNA鉴定,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该案证据起到 ‘一锤定音’的作用。”

  吴尚鸿表示,现在家属唯一的诉求就是希望司法机关可以依法追究吴某长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希望能够严惩杀人凶手,对杀人凶手吴某长依法处以死刑立即执行,以维护正义,告慰我哥的在天之灵。”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宗兆洋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董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