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福州少年惨死真凶未明,多年后家属发现重要线索提请警方重新鉴定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福州少年惨死真凶未明,多年后家属发现重要线索提请警方重新鉴定

福州少年惨死真凶未明,多年后家属发现重要线索提请警方重新鉴定

分类:
少年被害焚尸案
作者:
记者 赵丹
来源: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发布时间:
2021/01/18 13:48
浏览量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 受访者供图

  十多年过去了,郑剑飞的堂哥一直在想,2009年杀害堂弟的真凶究竟是谁?

  2009年,福州18岁少年郑剑飞在打工的汽车美容店被杀害焚尸。之后,他的同事毛洪福被判死缓又被无罪释放,郑剑飞的家属也怀疑毛洪福是“替罪羊”。

  搁浅十多年的案子在2021年1月有了新转机,郑剑飞的家属根据找到的线索——现场的机油桶和门把手上,警方当年曾提取到同一个陌生男子的体细胞。

  家属就此向警方提出扩大比对范围,同时申请重新尸检。

  

 

  事件:18岁少年惨死十多年,嫌犯被判死缓后无罪释放

  2021年1月,郑剑飞的家属仍然记得当年发生的一切,相关司法材料也记录了案件始末。

  郑剑飞生前在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一汽车美容店打工,案发前,他还有18天满18岁。2009年3月29日,郑剑飞在店内遇害。

  据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的《起诉意见书》显示,2009年3月29日凌晨4:32,有人报警称,在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一汽车美容店发生火灾,当民警赶到现场时,发现该汽车美容店内的小阁楼上着火,火势已经扑灭。

  当天凌晨5点,汽车美容店店主的亲戚通知郑剑飞家人,称其昨夜醉酒吸烟失火烧死无救。

  郑剑飞的家属赶到汽车美容店,看到郑剑飞居住的二楼阁楼有起火痕迹,“墙壁上和地面上都是黑的,郑剑飞躺在地上的床垫上,身上都是黑的,那间阁楼通向一层的卫生间墙壁上有血迹。”

  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的《起诉意见书》显示:店主郑旺俤在查看汽车美容店内的小阁楼时,发现床铺上有一具男性尸体,并再次报警。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于当日上午8:50到现场勘查,在小阁楼床铺上的郑剑飞已经死亡,上身赤裸,下身穿一条内裤,脸部、胸部、背部等数十处刀伤,四肢等处有焚烧痕迹。

  福州市公安局榕公刑技法开具的医学鉴定书证实,郑剑飞被人用单刀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后再被人焚尸。

  案发后,郑剑飞的同事毛洪福被认定为“凶手”,2010年4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毛洪福死刑,缓刑2年。

  

 

  2010年11月2日,福建高院认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重审。

  2012年2月13日,经福州市中院核准对毛洪福撤回起诉,同年4月28日,福州市检察院开出“不起诉决定书”,称经过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检察院仍然认为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毛洪福不起诉。

  不久,被羁押三年多的毛洪福获释。郑剑飞的案子就此搁浅。

  转机:案发现场有重要线索,受害方家属提请重新鉴定

  2021年1月,郑剑飞的案子出现转机,根据发现的重要线索,郑剑飞的家属已委托律师向警方提交两项申请鉴定。

  

 

  

 

  郑剑飞的堂哥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2021年1月13日,他们已经委托代理律师正式向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提交了《关于要求福州警方扩大“案发现场遗留的脱落细胞”的比对范围申请书》,以及《关于恳请福州警方对郑剑飞的死亡原因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目前正在等待结果。

  

 

  郑剑飞案件代理律师周兆成律师证实此事。

  他介绍,在组织律师团队进行案件调查时,从当年警方的勘查现场材料中发现一重要线索——福州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的机油桶把手和擦拭厨房铁门把手的棉签上均有脱落人体细胞,并且鉴定为同一未知名男性所留。

  而他们也了解到案发前,被害人郑剑飞所在汽车美容院的店主郑某俤,曾于几名朋友在店内喝茶聊天。但是,家属反映警方没有对案发现场有关人员进行排查,所以向警方提出重新申请。

  “希望福州警方委托专门机构,及时“扩大已掌握的脱落细胞的比对范围”,将已掌握的脱落细胞与店主郑旺俤及有关现场嫌疑人员的DNA及时进行比对。”周兆成解释,“脱落细胞是人体器官自然脱落的上皮的细胞。通过扩大已掌握的脱落细胞的比对范围,可以找到真凶。”

  同时,周兆成律师团队咨询了相关法医学专家,也系统研究了郑剑飞死亡原因的法医鉴定。

  其早前的鉴定结论认为死者是由单刃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但该鉴定结论未对被害人身上所受所有刀伤是否均为单刃锐器造成做出评议。加之被害人家属反映,在尸检过程中,通过观察法医的对话及手势了解到郑剑飞是被人捅了53刀后死亡再被泼油焚尸,因此怀疑被害人遇害时系由多种凶器所致。由于加害凶器数量与加害人数量存在直接关系,所以也需要对被害人的尸体进行重新鉴定。

  

 

  心声:被害人母亲承受多年丧子之痛,盼早日找到真凶

  郑剑飞的堂哥告诉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他们家属也怀疑毛洪福是“替罪羊”,真凶另有其人。

  “我堂弟和毛洪福关系非常好,当年都是十几岁的年纪。”郑剑飞的堂哥称,毛洪福被释放后现在老家生活,也向他们表示自己并非凶手。

  据相关司法材料记载,毛洪福曾供认,到汽车美容店上班以来,因不满郑剑飞对他的欺负和侮辱,就滋生杀死郑剑飞的念头。2010年,福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毛洪福死刑,缓刑2年。但是,郑剑飞家属提出上诉,认为一审判决中认定毛洪福因郑剑飞欺负他而单独杀害郑剑飞事实认定错误。“即使有小矛盾也不至于下此狠手。”郑剑飞的堂哥说。

  那么真凶究竟是谁?

  郑剑飞的堂哥介绍,他们了解到,案发前郑剑飞所在汽车美容院的店主郑某俤,曾于几名朋友在店内喝茶聊天。而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的擦拭卫生间内“金牌护力”机油桶把手的棉签,和擦拭厨房铁门上把手的棉签上的脱落细胞是同一未知名男性所留,“可以说在场的人都是怀疑对象。”所以,家属就此向警方提出申请扩大“案发现场遗留的脱落细胞”比对范围,以及重新尸检。

  “一个是扩大脱落细胞比对范围,二是重新尸检,我认为这对推动案件有很大的作用,我们也看到了希望。”郑剑飞的堂哥说。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郑剑飞的遗体还存放在殡仪馆,其家属唯一的诉求就是找到真凶。据媒体报道称,当年汽车美容店店主郑某俤一家也因被怀疑和案件有关,同样期盼找到凶手。

  “我堂弟的母亲因为这个案子,受到的创伤非常大,对生活没有太大热情,每天都郁郁寡欢,希望能早日找到真凶。”郑剑飞的堂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