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姚策上书全国人大:希望以己为例,提高精神损害赔偿标准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姚策上书全国人大:希望以己为例,提高精神损害赔偿标准

“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姚策上书全国人大:希望以己为例,提高精神损害赔偿标准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神鸟知讯记者 胡迦
来源:
成都电视台
发布时间:
2021/01/27 16:23
浏览量

成都电视台神鸟知讯记者 胡迦 报道

  2021年1月26日上午,“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患癌侵权责任纠纷案以及姚策、杜新枝、郭希宽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抱错”侵权责任纠纷案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二审庭审已经结束,结果将择日宣判。

  姚策的亲生父母杜新枝、郭希宽以及代理律师周兆成参加此次庭审,因病情原因,姚策目前正在杭州树兰医院接受治疗,未能亲自出庭。

  

病情恶化后的姚策(受访人供图)

  1月26日中午,姚策的亲生父母告诉记者,在这段时间里,姚策经历了“病危”、“昏迷”、“醒来”、“出院”、“又住院”的过程。从1月10日起,姚策病情恶化,就没吃过东西,水也不能喝,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现在姚策已经开始输血,手臂插满了针头,看起来千疮百孔。

  “一天还要输很多液体,看起来非常让人揪心。”

  二审诉求:大幅提升精神损害赔偿

  作为姚策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向神鸟知讯记者介绍,此次庭审将向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总共提交11组证据,这11组证据将会全面呈现上诉人姚策目前生死关头的悲惨现状,也首次向法院提交了姚策的最新病历,以及姚策的最新近照。

  

郭希宽(姚策父亲)、杜新枝(姚策母亲)、周兆成律师

  “就一审法院认定的精神损害赔偿偏低,将会是此次庭审的争议焦点。”周律师表示,为了证明己方观点,我们首次向二审法院提供了我国2001年至2019年GDP总额,以及河南省、开封市2001年到2019年经济数据。

  “该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第一、28年的错换事件给姚策以及父母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否能够弥补其创伤;第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姚策患癌是否应该承担更大的赔偿责任比例。”周律师介绍。

  本案的难点是侵权诉讼背后又夹杂着名誉权纠纷,由于错换人生28年案件发生在28年前,由于历史久远以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管理漏洞、文件档案管理不善,加之相关医护人员也已经退休或离职,从而导致错换事件很多事实的确难于查清。但是由于不能查清,导致谣言满天飞,从而使本案上诉人也遭受网络暴力以及名誉权受到极大的伤害。

  周律师称,在庭审中向法院提交在北京委托了中国政法大学刘智慧、房保国等知名民商法教授为姚策、杜新枝以及郭希宽精神损害赔偿案件所做的专家论证,相信一定会引起二审法院的重视。

  神鸟知讯记者注意到,在今天姚策单独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二审庭审中,姚策向二审法庭书面请求自己28岁前肝癌治疗费用305,508元,改由养母许女士另行起诉。

  周律师称,“由于二审我们放弃这一上诉请求,我们上诉金额由于以前273万,变更为243万。”

  姚策:希望以己之死提升精神损害赔偿标准

  记者还注意到,2021年1月21日,姚策曾委托其生父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快递了《关于“提高我国精神损害赔偿标准”的立法建议书》。

  

姚策递交给全国人大的立法建议书截图

  周律师向记者介绍,姚策之所以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其原因在于一审宣判后,姚策看到了广大网友对一审法院判决其精神损害赔偿金额较低。28年前,由于医院的“重大过错”发生“抱错事件”,对包括自己在内的错换事件的6名当事人,都带来无法弥补的巨大精神创伤,但是,法院判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既不能“抚慰”全家所遭受的巨大精神痛苦,也会导致涉事医疗机构违法侵权成本太低,不足以警戒社会,防范侵权的再次发生。

  姚策认为当前,我国立法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偏低,已经与时代脱节,根本达不到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效果。作为一名肝癌晚期病人,姚策强烈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因此强烈希望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可以为社会做点什么,所以萌生了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来推动立法部门立法提高我国精神损害赔偿标准的这个想法。

  代理律师:《民法典》为提高精神损害赔偿标准提供了基础

  周律师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是我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也是全国人大的常设机关,其行使国家立法权,其下设的法制工作委员会,主要任务是拟订法律草案;最高人民法院作为我国最高审判机关,有权制定司法解释。

  “姚策看到了我国新的《民法典》已经正式施行,极大的关注了个人情感,表明法律不但重视人民的物质生活,同时也更加重视人们的精神生活,所以姚策在病危中委托其家人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最高法希望全国人大和最高法可以加快立法步伐,全面提高我国精神损害赔偿标准,使得精神损害赔偿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同步,为各地法院提供一个科学的、统一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裁量标准,充分发挥法律规范社会行为的作用。”周律师道。

  

患病中的姚策

  事件回顾

  1992年六月初,怀有身孕的许女士从江西九江回到开封父母家中休假备产。

  1992年6月15日,许女士和另一名孕妇杜女士几乎同时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产下两男婴。随后两男婴被护士带至婴儿房。

  1992年6月18日,出院后的许女士从护士手中接过婴儿姚策,杜女士带走婴儿郭郭(化名)。

  1995年,姚策在幼儿园入学前体检时被检测出乙肝,而许女士和丈夫均没有乙肝发病史。

  2002年,杜女士和丈夫从开封原单位下岗,带着郭郭从开封来到河南省驻马店市。

  2020年2月17日,许女士养了28年的儿子姚策被查出患肝癌,许女士欲割肝为孩子治病。

  2020年3月下旬,许女士一家来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她愿意把自己的肝脏捐给姚策。但体检中发现,姚策血型为AB型,而她和丈夫是A型。随后,二人到江西省神州司法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

  2020年3月26日,许女士拿到了亲子鉴定报告,上面显示,许女士和丈夫不是姚策的生物学父母。

  2020年4月12日,在驻马店民警的帮助下,许女士见到了同是1992年6月15日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出生的郭郭。

  2020年4月16日,第二份亲子鉴定报告显示,许女士和其丈夫是郭郭的亲生父母。

  2020年4月17日,许女士赴河南驻马店与郭郭相认。

  2020年4月30日,河南、江西两个家庭在江西九江第一次相聚。

  2020年7月23日,姚策的生父、生母,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错抱婴儿事件”侵权责任纠纷案,以及姚策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患癌”侵权责任纠纷案在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立案。

  2020年9月9日,原被告双方曾交换证据,并在法院进行调解,但分歧很大,没有结果。

  2020年9月11日,该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一审开庭。

  2021年1月26日,姚策、杜新枝、郭希宽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抱错”侵权责任纠纷案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