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壹现场丨“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已先予执行30万赔偿款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壹现场丨“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已先予执行30万赔偿款

壹现场丨“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开庭 已先予执行30万赔偿款

分类:
换错人生28年案
作者:
记者 朱健勇
来源:
北青-北京头条
发布时间:
2021/01/27 18:04
浏览量

  1月26日,备受关注的“错换人生28年”案在开封中院二审开庭。姚策本人因病情危重,未到场参加庭审。庭上,姚策方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围绕精神损害赔偿标准及乙肝发展为肝癌的概率展开争论。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获悉,姚策方面第三次申请的10万元先予执行赔偿款已于26日上午打入姚策账户。目前,姚策方面共申请先予执行赔偿款共计30万元。

  

 

  现状:已立好遗嘱 不会放弃治疗

  目前,姚策在其妻子陪同下,已从广西北海转到杭州的医院继续治疗,开庭当天正在做腹部穿刺手术。“相信奇迹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姚策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自己已立好遗嘱,但不会放弃治疗。

  如今姚策身形骨瘦如柴,每天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手臂插满了针头,看起来千疮百孔。

  据记者此前报道,江西青年姚策2020年2月查出患癌,母亲许敏欲“割肝救子”,才发现在生产的医院抱错了孩子,亲生儿子其实是和杜新枝生活在河南的郭威。一段“错换人生28年”的秘密就此揭开。

  姚策说自己28年的短暂人生,像坐过山车一样,从幸福的人生起点,瞬间跌入死亡的谷底。近一年来,自己得到了太多陌生网友的关爱,为自己加油祈福、捐款捐物,他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案例,来促进我国立法提高精神损害赔偿金额。

  由于姚策现在处于肝癌晚期,并未参加此次的庭审,其亲生父母郭希宽、杜新枝出席二审庭审。杜新枝表示,其现在唯一的诉求就是尽快拿到精神赔偿抚慰金,姚策因为病痛折磨非常消瘦,肝硬化腹水导致肚子涨的厉害,今天还需要继续抽水治疗。

  姚策父亲表示,“他(姚策)的时间都是按天、按小时计算的,多陪一天是一天,我会利用一切时间陪孩子。”不管结果如何,他们都将服从法院的判决结果。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在姚策单独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二审庭审中,姚策方上诉金额由之前的273万变更为243万,姚策放弃了他自2岁半至28岁发现患肝癌期间的治疗费用305508元。由于姚策感恩养母许敏女士对此28年的养育之恩无以回报,所以在自己的诉讼中放弃这一请求,由其养母另行起诉。

  姚策及其亲生父母的代理律师表示,姚策第三次申请的10万元先予执行赔偿款已于26日上午打入姚策账户。目前,姚策方面共申请先予执行赔偿款共计30万元。

  

 

  庭审:精神损害赔偿标准为争议点

  上午9点,该案二审正式开始。

  庭审中,姚策及其亲生父母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主要争议点在于,一审精神损害赔偿是否符合当地居民生活水平,以及赔偿姚策生父两个月的误工费是否适当。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面称,其从未否认两家孩子在医院被错抱的事实,他们遵守法律、服从判决、履行义务。但一审判决中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金这一块,医院方面充分考虑此事对姚策及其家人造成的影响,赔偿金在河南省内现有判决中已是最高标准。

  庭上,姚策方面向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总共提交11组证据。 周兆成在庭审中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由最高人民法院于2001年制定,但从2001年至2020年,经济突飞猛进的增长,同时我国GDP总额以及河南省、开封市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均收入都在增长,而对姚策的精神补偿却没有增长。

  对于上述情况,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面表示,一审赔偿已考虑了居民生活水平的变化,法院判决应落到成文法律上,不应受到网络舆情和法学专家的影响。

  此外,周兆成提供的材料显示,乙肝有发展为肝癌的隐形因素,有科普文章称乙肝是发展为肝癌的初期表现。医院应更大程度承担姚策确诊肝癌的责任,一审判定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承担60%的责任明显偏低。

  对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面的律师表示,现在无法认定乙肝患者发展为肝癌的概率,且患肝癌的因素有多种可能。“上诉方提供的科普文章只能说是观点,我们认为与案件无关。”

  上午12点30分,庭审结束,法院将择期宣判。

  实习生 柴旭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朱健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