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分类:
律师观点
作者:
记者赵德龙
来源:
极目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3/08 17:38
浏览量

  极目新闻3月4日讯(记者赵德龙)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网上交流已日益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微信拥有数量庞大的各年龄段用户群体,其设计的表情,在交流过程中,往往能达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然而对于同一个网络表情,因人不同和语境不同,发送给对方之后也会“各有理解”。最典型的是“微笑”表情,长者认为表示友好,而年轻人则多认为其有“嘲讽”之意。

  2020年,广东一学生在微信群发送两个“敲打”表情,老师认为该表情不礼貌,责令其写检讨,引网友热议。

  不可否认,诞生于虚拟世界的表情符号,正逐渐融入我们实际生活。同时也出现在多地法院判决书等司法文书上,成为了“呈堂证供”的一部分。

  律师认为,微信表情完全可作为证据。建议网友在日后使用表情符号时,更谨慎一点。

  你会因为微信表情会错意吗?

  2020年4月,广东一名学生在微信群发送两个敲打表情,老师认为该表情不礼貌,批评责令其写检讨。事后该学校副校长对媒体称,老师认为学生想打她,事后双方已消除误会。

  现实生活中因使用表情而引发的误会也并非个例。极目新闻记者发现,在微信表情中,一个笑的表情就有多种。

  “微笑”“愉快”“龇牙”“偷笑”“坏笑”“阴险”这些虚拟空间与“笑”有关的表情,随着网络讯号传输给对方,往往因语境不同,交流对象不同,可能对方理解的信息不同。

  湖北何女士是95后白领,在她看来,微笑这个表情代表“呵呵”“嘲讽”等负面意思。但很多长辈则认为,该表情表示友好。

  “年轻人之间还是很喜欢发表情的。”何女士说,尤其有时交流遇到障碍时,发能缓解尴尬气氛,斗图也成为大家一种娱乐方式。

  “要结合具体语境和交流对象。”武汉商务人士万先生说,相对亲密的朋友之间,发表情不易引发误会。但若双方并非亲密关系,尤其针对客户、长辈、领导,则要谨慎使用,以免“万劫不复”。

  对于“微笑”表情,万先生表示该表情堪比“蒙娜丽莎的微笑”,因各人各有理解,最好慎用。

  表情符号写入判决书

  网络沟通日益进入人们生活工作,因网络符号具有模糊性,许多与之相关的争议、纠纷也写进了法院判决书。

  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李云(化名,女)找张成(化名)3次借款24000元。第一次借款一万元,并开具借条。当晚,李云再找张成借款五千元。

  因未开借条,张成给李云发送微信消息,“上午一万元,现在五千元,一共借你一万五千元。”

  李云以微信表情“笑脸”作为回复。两人后因借款产生纠纷诉诸法院。张成向法院提交借条、通话记录及两人微信聊天截图等相关证据。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二人之间借贷法律关系有效,张成提交的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能证明李云借款24000元未偿还的事实。

  微信表情也出现在刑事判决书文本中。海南男子瞿浩(化名)和同居女子李梅(化名)感情一直不好,2016年俩人在广东清远清城区因感情问题发生争执。

  瞿浩陈述,当年4月一深夜,因李梅与广西籍男子深夜互发“暧昧表情”,他气愤之下,持尖刀将李梅杀死。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微笑表情是“友好”还是“呵呵”?网络表情或将成为呈堂证供,专家和律师这样说

  案发后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李梅对悲剧的发生,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被告提出上诉,广东省清远市高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本案因感情纠纷和家庭生活矛盾引起等属实,但不足以对被告再予轻判。

  微信表情完全可以作为证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认为,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写明证据包括“电子数据”。由此可见,在民事诉讼证据中,电子数据是法律规定的证据形式(行政诉讼、刑事诉讼同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指出,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

  “微信表情完全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法律上是有规定的,相关判例也可佐证。”周兆成律师说,微信表情使用情况要与其他证据材料结合起来,最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同时根据案件的事实进行综合判断。

  浙江融哲律师事务所王雯律师认为,网络表情具有模糊性,法官结合案件事实及其他证据进行综合判断,因此网络表情成为证据并无不妥。网络表情被写入判决书也是顺应时代的发展。在日常生活中,应更谨慎使用表情符号,在重要对话中,尽量用文字表达真实意图。

  网络时代正在重新构置意义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胡易容教授认为,网络表情具有像似性(或图像性),直观而富有想象力,能给网友提供了一种造字的原始环境,使得每个人都是仓颉。

  “网络时代正在重新构置意义。”胡易容说,比如传统汉字中,囧、槑等被改变了原初意义,网友们的创造自由被释放了。这也是网络表情广受网友喜爱的重要原因。

  胡易容表示,法庭证据是我们通常理解为“述真”的一种严肃文本,而网络符号是一种“不严肃或虚构”的文本。

  网络表情符号成为法庭证据有重要意义,它表明“网络虚拟世界”的生活常态化,尤其是得到法律意义的文本承认,意味着网络表情符号成为了我们“语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