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分类:
知名案件
作者:
汪子尧 黄平
来源:
西南商报源点
发布时间:
2021/03/22 16:36
浏览量

       广东一男子暗恋当地一名女子,托同伴向她表白,遭她拒绝后竟怒迁于同伴,将他残忍杀害潜逃27年,漂白身份娶妻生子,后来被民警循线抓获,死者被开棺验尸证明身份。3月15日,此案庭审时,该男子全盘翻供。据悉,死者家人索赔324万,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280万,当年另一伤者索赔50万元。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死者家人与律师周兆成(左五)等人合影

       庭审时凶手当庭翻供

      杀人男子叫吴妃长,今年47岁,老家在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唐家镇土乐上村,那里距小他一岁的死者吴德芳家直线距离仅数百米远。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是死者吴德芳家人聘请的代理律师,他告诉记者,2021年3月15日上午10时,广东湛江市中级法院在雷州市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死者吴德芳的9个姐妹以及老母亲,还有被告人吴妃长逃亡期间娶的妻子和他的大儿子旁听了庭审,吴德芳最小的弟弟吴尚鸿以及此案另一被伤害人吴菲(化名),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身份参加了庭审。”

       周兆成律师对记者介绍称,当天开庭时,吴妃长剃着平头,戴着黑色眼镜和口罩、穿着拖鞋被法警押到法庭受审,当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他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当庭翻供。

       庭审中,吴妃长辩称没有故意杀人,说自己对吴德芳属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另一被害人吴菲是故意伤害罪,他对公诉人指控的全部案卷材料均有异议。

       他辩称自己与两被害人不存在任何感情纠纷,是同村兄弟姐妹关系。他说,案发前吴德芳因吴菲的事与他发生争吵,然后用携带的砍柴刀砍他,他为了保护自己夺刀砍向吴德芳,“离开后我拿着那把刀去找吴菲了解情况,她骂我,我才砍了她。”

       “吴妃长在庭上当众说这番话时,坐在原告席上的被害人吴菲情绪非常激动。”周兆成律师说,“她顿时跳起来嚷道,吴妃长你说话要讲良心,讲假话不得好死。”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吴妃长被抓获。

       公诉人问吴妃长为何当庭翻供,他辩称在警方侦查阶段曾遭到恐吓、强迫,但问他是否遭到刑讯逼供时,他说没有。

       被索赔280万精神抚慰金

       周兆成律师称,开庭前被害人吴德芳亲属向法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被告人吴妃长赔偿吴德芳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以及全家28年来所遭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24万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每年按10万元计,共计280万元,吴菲也提出了50余万元的民事赔偿。

       周兆成律师称,庭审中法庭归纳了4个争议焦点,即该案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清楚,定性故意杀人罪是否准确,是否过了刑法追诉时效,对被告人吴妃长的量刑是否适用死刑。

       吴妃长的辩护人与公诉人和死伤者的诉讼代理人,就被告人吴妃长作案砍刀的去向、他对被害人到底砍了多少刀,是否有第三人作案以及被害人吴德芳遗骸鉴定是否合法等问题进行激烈交锋。

       吴妃长的辩护律师认为,他供述丢刀地点以及砍刀尺寸与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的不一致,认为作案砍刀不是同一把。然而,周兆成律师则认为,砍刀上有吴妃长以及被害人的血型鉴定,吴妃长庭上也自认系用同一把砍刀砍了两人,并且吴妃长父亲也确认家里砍柴刀丢失,至于尺寸有误差完全符合人的视觉偏差和生活经验。

       对最新鉴定出遗骸为吴德芳DNA的鉴定报告,吴妃长的辩护律师认为,该鉴定程序违法不应采信。周兆成律师则认为,最新的DNA鉴定报告系代理律师依法向司法机关提出,鉴定程序合法,证明遗骸就是被害人吴德芳,同时结合他死亡时的证人证言以及埋尸地点和27年后警方开棺验尸,都可证实遗骸就是吴德芳本人,所以不存在死者不是死者的问题。

       非三角恋爱引发报复杀人

       “对于早前传闻吴妃长杀害同伴吴德芳系三角恋纠纷,显然与事实不符。”周兆成律师说,庭审时法庭查明矛盾起由是,吴妃长一厢情愿暗恋着女子吴菲,便委托好友吴德芳向她表白,没想到遭她拒绝,于是怀恨在心,迁怒于吴德芳进行报复杀人。

       周兆成律师说,在最后陈述阶段,吴妃长希望法庭不要判他死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愿意找亲戚朋友借钱赔偿,“由于吴妃长认罪态度差,当庭翻供,公诉人以及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一致当庭建议法庭对他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由于被告人吴妃长当庭翻供,整个庭审从当天上午10点,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周兆成律师说,法院对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分别审理,“由于被害人吴德芳亲属以及伤者吴菲拒绝民事调解,法庭未当庭宣判。”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死者家人拒绝调解意见书

       树林草地边发现死者遗体

       此前,死者吴德芳的弟弟吴尚鸿曾告诉记者,他父母育有9女2男,哥哥吴德芳在家排行第四,“我在家最小,哥哥去世时年仅18岁,那年我才6岁左右。”

       在他儿时的记忆深处,哥哥吴德芳遇害当天,家人抱着他的遗体失声痛哭,那一幕至今仍清晰地留在他脑海中。

       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父母、姐姐以及邻居的讲述,让他对此案记忆犹新。

       他回忆说,1993年5月1日晚上,吴妃长约吴德芳和当地女孩吴菲去几公里外的邻村看电影,但吴菲没去,吴德芳骑着自行车,吴妃长坐在他车后,他们朝放露天电影的村子走去。

       吴尚鸿说,电影还没有结束,吴妃长便对他哥哥说,不看了回家去,当经过一个上坡路段时,吴德芳下车推着自行车前行,吴妃长下车趁其不备,掏出一把刀将他杀害,鲜血洒了一路。

       吴菲回忆称,事发当天深夜时分,吴妃长找到她,不由分说提刀便砍,有邻居被惊醒后前去查看情况,吴妃长立即潜逃,“我被送到医院抢救,醒来后医生称我被砍了30多刀,记得他砍我时曾说过他杀害了吴德芳。”

       吴菲被砍伤的消息在小村子里传开了,吴德芳的家人发现他当晚一直没有回家,引起警觉。他们连夜四处寻找未果,当即报警,当地唐家派出所也出动警力查找,并一直追捕吴妃长。

       后来吴德芳在一片树林的草地边被人发现,但早已身亡,家人抱着他的遗体失声痛哭,母亲当即哭晕过去。

吴德芳遇害后,家人将他安葬在村里一片树林中。

       弟弟吴尚鸿说,哥哥遇害后,父母整日以泪洗面,母亲一夜间白了头。更让全家雪上加霜的是,遭受沉重打击的父亲,在过度悲痛、惧怕、忧郁中患上重病,2016年含恨离开了他眷恋的这个世界,至死都未等到凶手落网的那一天。

       潜逃27年漂白身份娶妻生子

       雷州市公安局相关人士称,吴德芳遇害后,他们高度重视此案,这些年来刑警在侦破路上一直没有停歇过,案发后他们多次根据死者吴德芳家人提供的情报对嫌犯进行搜查追捕,但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民警曾到当地唐家镇调查走访,但无人证实曾在唐家镇发现过吴妃长。

       转机出现在2020年2月19日,刑警在徐闻县徐城区华建市场卖鱼档口处将一位叫苏雄的男子抓获,经查他就是雷州警方苦苦追凶27年的嫌犯吴妃长。

       落网后,他对当年持刀砍死吴德芳、砍伤吴菲,后来化名苏雄潜逃至徐闻县的事实供认不讳。

       他交代称,当年作案后,他沿着唐家镇往徐闻县方向一路逃跑躲藏,跑到徐闻县化名苏雄,在一家工地打工,后来漂白身份娶妻生子。

       开棺验尸DNA鉴定确定身份

       2020年6月10日,雷州警方在给死者吴德芳家人的一份告知书中称,“根据案件诉讼要求,获取相关证据,形成证据链,为此需要对被害人吴德芳的墓地进行开棺鉴定检验,查清被害人吴德芳的死因。”

广东一男子托人向暗恋女子表白遭她拒绝,他竟杀害所托同伴,庭审翻供,死者家人索赔280万精神损失费

开棺验尸

       征得吴德芳家人同意后,警方雇来几位民工,根据当地习俗,将吴德芳的坟墓掘开,民警小心翼翼地将尸骨移出,放在一张竹席上取证鉴定。

       9月16日,雷州市公安局的鉴定意见通知书称,“我局聘请有关人员对吴德芳的尸骨进行死因鉴定后,得出的结论是,吴德芳不排除锐器砍击全身多处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周兆成律师回忆说,2020年10月27日,他向公安部提交了《恳请公安部介入“雷州27年前吴德芳被杀案”,对被害人吴德芳DNA进行重新鉴定申请书》,希望“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二所”对死者吴德芳遗骸DNA进行重新鉴定,以确定他的身份,后经鉴定确认那具遗骸就是长眠在地下27年的吴德芳。

此案将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