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湛江杀人案庭审:被告人在庭审中未道歉 称被骂后砍另一受害人被当场反驳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湛江杀人案庭审:被告人在庭审中未道歉 称被骂后砍另一受害人被当场反驳

湛江杀人案庭审:被告人在庭审中未道歉 称被骂后砍另一受害人被当场反驳

分类:
湛江杀人潜逃案
作者:
记者 戴幼卿
来源:
北青-北京头条
发布时间:
2021/03/22 16:46
浏览量

  1993年,广东雷州的18岁小伙吴德芳被同村男子吴某长砍了70多刀后身亡,同时被砍伤的还有一名同村女子吴某尾。吴某长作案后潜逃,漂白身份,娶妻生子,直至去年才被抓获。因原始案卷遗失,为锁定证据链,雷州警方对死者进行开棺验尸确认其身份。 3月15日,本案一审在雷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庭审持续了近8个小时,从早上10点持续到晚上,最终该案并未当庭宣判。被告人吴某长在庭审中当庭翻供,否认故意杀害吴德芳,另一被害人吴某尾骂他,他才砍人。对此,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席上吴某尾听到后情绪激动,当场站起来反驳。吴尚鸿及吴某尾均表示,从案发到庭审,吴某长及其家属对受害方从未有过道歉,吴某长的儿子在碰见吴德芳家属时还想动手打人。

  

图片

 

  湛江杀人案庭审:被告人当庭翻供否认杀人 对砍死者的刀数给出多种说法

  3月15日,此前因案发后27年开棺验尸备受关注的湛江杀人案开庭。3月16日,吴德芳家属弟弟吴尚鸿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开庭前,吴德芳的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希望被告人吴某长赔偿吴德芳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起全家28年来遭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24万元。而本案另一受害人吴某尾称,在开庭前,她也提出了50余万元的民事赔偿诉求。

  

图片

 

  在此次庭审中,被害人吴德芳的兄弟姐妹及老母亲、被告人吴某长的妻子、儿子旁听了庭审。吴德芳最小的弟弟吴尚鸿及本案零一受害人吴某尾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参加了庭审。周兆成称,在庭审中,被告人吴某长剃着平头,戴着黑色眼镜和口罩、穿着拖鞋坐在被告席上。庭审开始后,在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吴某长对检方指控其故意杀人罪当庭翻供。“吴某长辩称其没有故意杀人,他称自己对被害人吴德芳属于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另一名被害人吴某尾是故意伤害罪。”

  对于被告人吴某长当庭翻供,吴尚鸿说,当时公诉人问吴某长为何翻供,他称在公安侦查阶段自己遭到恐吓、强迫才作出认罪供述,庭上说的才是真实的。“但问他是否遭到刑讯逼供,他就不回答了。”

  至于吴某长的作案动机,此前警方在通报中曾提到“感情纠纷”,对此,吴尚鸿及吴某尾都表示不存在感情纠纷。吴尚鸿说,在庭审中,对于砍吴德芳的情况,吴某长给出了好几种说法,“一会说砍了一刀,一会说砍了两刀、三刀,一会又说死者争执中不小心砍了吴德芳,甚至说是吴德芳砍他,他为自保才砍人”。

  被告人声称另一受害人骂他他才砍人 当事受害人当场站起来反驳

  吴某尾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庭审中,吴某长说是我骂了他,他才砍我,但我根本没有骂过他”。吴某尾称,在庭审现场,听了吴某长的话,她非常生气,当即站起来反驳他。“我让他要讲良心话,讲假话不得好死。他之前还说是感情纠纷,我就问他,我跟他之间到底是什么情,他就不回答我了。”

  对于案发时的情况,吴某尾称:“案发当晚,吴某长邀请我们同村几个姐妹去看电影,但我们没去。过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几个姐妹在楼上睡觉,吴某长跑到楼上。我问他‘你不是去看电影吗,为什么回来了’,他都没反应,跑到我身边直接砍了我的头和手,当时有人看到了还阻止他。”

  吴尚鸿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关于作案砍刀的问题,作案工具目前已经遗失,但被告人承认是用同一把刀砍了二名被害人。“当年警方调查时,他父亲也承认了,作案的砍柴刀就是他家的。”

  此前,本案因案发27年后开棺验尸备受关注,吴尚鸿称,DNA鉴定报告在庭审中也被提及了。“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以为我们第二次DNA鉴定没有按法律程序走,提出DNA鉴定程序违法的辩护意见,但我们是通过代理律师依法向司法机关提出的,经过警方和检方认可的,鉴定程序合法。”

  受害方称被告方案发至今从未道歉 被告人希望法院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

  吴尚鸿及吴某尾均表示,从案发到庭审,吴某长及其家属对受害方从未有过道歉或赔偿,吴某长的儿子甚至在碰见吴德芳家属时还想动手打人。

  在此次庭审中,法庭归纳了本案的四个争议焦点,分别是本案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清楚,定性为故意杀人罪是否准确,是否过了刑法追诉时效及对被告人量刑是否适用死刑。周兆成称,在庭审最后的陈述阶段,吴某长称,希望法院不要对他判处死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愿意找亲戚朋友借钱赔偿受害人。吴尚鸿称,公诉人认为被告人当庭翻供,认罪态度差,建议对其判处死刑。“但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包括民事诉讼部分,现在也还不知道最后能赔多少。”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戴幼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