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分类:
杭州杀妻碎尸案
作者:
记者 李华
来源:
华商报
发布时间:
2021/05/14 14:45
浏览量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许某刚曾接受媒体采访假惺惺地称她出去肯定不是一个人

  5月14日上午9点,杭州市中院第二法庭,备受舆论关注的许某利涉嫌故意杀人案首次开庭,碎尸杀妻却假装不知情,55岁的许某利,第一次带铐站在被告席上。

  随着案件开庭,案情悬疑或许能彻底揭开,有刑辩律师认为,判处死刑没有悬念,而且一审会很快宣判。

  >>>人心险恶

  “这样谋杀妻子内心得多么强大”

  “这个案子周五(5月14日)开庭,但是一想到道貌岸然的他(许某利)策划杀妻,人心险恶。”5月13日,杭州江干区三堡北苑一位住户回忆起10个多月前的案发细节,还是令人发瘆。

  2020年7月4日,许某利的妻子来女士最后一次上街,当天上午,许某利陪同妻子一起到医院配药,当天下午,来女士带小女儿买书和蛋糕。下午5:04,返回三堡北苑4幢的家中,小区监控拍到母女俩搭乘电梯的画面。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2020年7月4日下午5:04,小区监控拍到母女俩搭乘电梯的画面

  许某利后来接受媒体采访称,7月5日凌晨,他起来上厕所时还看到妻子睡在床上。清晨5:30,他发现来女士和她的一件咖啡色的吊带睡衣不见了。“她出去肯定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老实说,我这么多年跟她在一起……无缘无故就消失掉了,连监控上面都没有。”

  这位住户不愿过多回忆,每次想起来都是梦魇,他这样谋杀妻子,内心得多么强大啊,当时报失踪后许某利几乎没有露出什么大的破绽,“就是警方询问,他也是一脸的镇定,还让家人悬赏10万元找她。”

  >>>欺骗世人

  案发18天后终于承认杀妻分尸

  假戏做足,许某利多次到妻子娘家亲戚处打听妻子情况,还多次和妻子的姐姐到派出所询问寻人情况。不难看出,许某利欺骗了所有人。

  5月13日和14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来女士的大女儿,但其未回复记者,或许不愿面对媒体揭开伤痛。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警方勘查取证带走黑色塑料袋

  2020年7月6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到来女士家人报警,历时18个昼夜搜索追踪,专案组对小区1075户人家开展询问走访,后对抽取的38车粪水进行冲洗、筛查、检测,对发现的疑似人体组织进行DNA比对,确定失踪十多天的来女士遇害。

  7月23日,许某利被警方刑拘。7月24日,案发18天后许某利交代,7月5日凌晨,他在家中趁妻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用水冲入化粪池。

  7月25日,杭州警方通报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被害人丈夫许某利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妻子产生不满而行凶。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杭州警方并未过度公布犯罪的细节,或许是为了避免负面新闻过于细节化会沦为犯罪分子学习的模板。

  2020年8月,许某利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2021年1月5日,案件移送杭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毫无征兆

  重组家庭未发现大矛盾偶尔吵架

  5月14日开庭前,华商报记者通过知名律师周兆成联系许某利的亲属获悉,许某利的儿子和弟弟也参加了旁听。

  55岁的许某利是浙江绍兴人,是杭州某公司驾驶员,他比妻子来女士大4岁,来女士在杭州某公司做保洁员。

  许某利的这位亲属觉得杀妻完全不可思议,案发前毫无征兆。2008年许某利和妻子来女士再婚是自己认识的,尽管是重组家庭,两人之前都有一段失败的婚姻,但是两人平时感情还不错,偶尔也有吵架,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大矛盾。平日许某利的脾气稍显暴躁,为人比较自私,来女士在家里性格很好,和家人也都聊得来,从来没和家人吵过架。

  许某利前短婚姻有一个儿子,来女士有一个大女儿,夫妻俩共同生育一个11的女孩。这位亲属证实,许某利对自己的小女儿非常好,小女儿现在跟同母异父的姐姐在一起生活。

  >>>被告家属

  小女儿最可怜 希望法庭不判死刑

  案子今天首次开庭,谈到对许某利判刑的看法,许某利的这位亲属表示,家属还是觉得小女儿最可怜,已经没了妈妈,为了孩子,还是希望法庭可以不判许某利死刑。但此前许某利的弟媳表示,许某利被批捕后会见过援助律师,家属会尊重法院判决,“反正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了。”

  >>>庭审现场

  杀人心思缜密 申请精神鉴定被驳回

  据了解,三堡北苑小区属于回迁安置小区,有业主称,因为两套回迁房的所有权和装修问题,许某利曾和妻子发生过争吵。

  5月14日,庭审现场,许某利当庭供述,夫妻关系“平常表面上挺好的,但是后来这几年矛盾很大,主要矛盾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琐事。”

  许某利称“自己有一个分配的房子,需要夫妻共同签字的,但是妻子不愿意签字,却要我去搞定钱的部分”,且房子的产权和水、电、燃气,全部都是写妻子一个人的名字,“就因此心生了矛盾,积怨长期在心底。”

  

杭州杀妻男子供述因生活积怨行凶“分配房子都写妻子一个人名字”,下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没挣扎还喊他名字

案发当晚,许某利投放安眠药,妻子醒来过一次,还喊了一次他的名字

  庭审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被害人来女士在案发当晚被许某利投放安眠药及窒息后是否醒来。许某利供述,妻子醒来过一次,但是醒来了以后没有挣扎,只是喊了一次他的名字。

  此外,许某利当庭提出了精神鉴定,法院驳回的理由是,其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并在事后进行了撒谎伪装,且家族并没有精神病史。

  >>>手段残忍

  小区加装监控 业主感觉细思极恐

  “碎尸为什么没有血腥味,警犬都没闻出来吗?而且邻居当晚并未听到马桶声。”有网友认为此案仍有疑点,期待庭审中揭开。

  有网友表示:“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男人对自己女儿的母亲下手,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因为残忍的作案手段令人发指,不仅让民众脑补的了画面,更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前述住户告诉华商报记者,案发后,尽管小区各个单元各楼层都安装了监控探头,但业主们还是感觉细思极恐。小区也传出有居民晚上不敢上厕所,也有业主搬出小区。“他们家4号楼802室门上还贴着封条,是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的封条。”许某利家隔壁的邻居也已经搬走,但家门正中挂着一面小镜子,据说是辟邪用的。

  >>>律师观点

  刑事附带民事 会快审快结判死刑吗?

  5月14日,许某利涉嫌故意杀人案开庭,该案附带民事诉讼,许某利会被判死刑吗?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国内知名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会获支持吗?

  “今天庭审,被害人来女士两个女儿向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她们的请求是否会得到法院的支持呢?”

  知名律师周兆成指出,首先,我国法律规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指法院在审理刑事案件过程中,根据被害人的申请或检察机关的提起,对由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直接物质损失的赔偿问题进行合并审理的诉讼活动。“附带民事诉讼本质上是民事诉讼,但它必须以刑事诉讼程序为依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周兆成认为,一般情况下申请死亡赔偿金可以得到法院的支持,但是也有个别地区未将死亡赔偿金纳入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其实无论如何赔偿,赔多赔少,都无法弥补被害人来女士逝去的生命,以及被害人亲属巨大的心理创伤。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即使夫妻感情破裂,也应该早早放手,彼此祝福,而不是拿命来!”

  >>快审快结判死刑无悬念?

  知名律师徐昕表示:“案件疑问不会影响定罪量刑,杀妻分尸,情节恶劣,判处死刑是没有悬念的。现在不知道许某利的辩护律师会提出什么从轻辩护的观点,预计可能是争执之中激情杀人,认罪悔罪,女儿小最好能留父亲一条性命等,但判死刑是确定的,而且一审很快会宣判,甚至不排除当庭宣判,二审也可能很快会维持,死刑复核也很快会核准,有可能7月份之前执行。”

  针对来女士女儿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徐昕认为:“她们有权就母亲被杀主张赔偿,因为被告人与死者均为再婚,各有子女,又有共同的女儿,客观上附带民事诉讼对遗产分配有影响。”

  >>11岁小女儿需要担责吗?

  陕西律师赵良善表示,依据《刑法》第232条相关规定,许某利的手段残忍,极有可能最终判处死刑。即便许某利11岁的女儿知情,隐瞒了父亲犯罪行为,未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也可以不负刑事责任。我国《刑法》规定,8种暴力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为满14周岁,赵良善表示:“11岁女儿年龄较小、心智不成熟等,在受其父威胁的情况下作出隐瞒案情的行为,也是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