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分类:
律师观点
作者:
武汉晨报记者 肖洁
来源:
九派深度
发布时间:
2021/08/23 14:30
浏览量

  连日来,由湖南“操场埋尸案”改编的电影《操场》引发关注。

  被害人邓世平女儿邓玲表示该片团队没有通过家属授权,她担心事件被胡乱改编。

  此外,流传的一份电影海报显示,电影《操场》的定稿编剧系董润年与周英程,董润年在8月11日在朋友圈发表声明澄清,日前他被电影《操场》 的组讯署名为编剧,但实际上他没有与这个电影项目合作,只是介绍编剧周英程参与。

  对此,导演阿年在自述中并未解释为何会署名董润年为“定稿编剧”,只是表示:“剧本着眼于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并无扭曲事实及胡编乱造,这点还请大家放心。”

  日前,关于“操场埋尸案”改编电影《操场》一事,被害人邓世平亲属委托律师周兆成发布声明。

  声明称,“操场埋尸案”改编成影视剧体现民心所向。对此,被害人邓世平亲属绝不反对。

  “然而,‘操场埋尸案’改编电影《操场》未获授权,被害人亲属委托律师沟通后,制片方至今依然置之不理,我们对此深表遗憾,并决定择日起诉。”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1】听闻改编电影,被害人妻子抑郁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8月10日流传出一份电影海报显示,《操场》将于2021年10月在浙江开机拍摄。

  海报交待了《操场》的导演是阿年,为犯罪题材电影,定稿编剧系董润年、周英程;开机时间为2021 年10月,拍摄周期60天,拍摄地点浙江。

  制作公司是浙江漫光年影业有限公司、青果影业( 厦门)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五元万象影业有限公司。

  8月11日,编剧董润年在朋友圈发表声明澄清,日前他被电影《操场》 的组讯署名为编剧,但实际上他没有与这个电影项目合作,只是介绍编剧周英程参与。

  日前,武汉晨报记者从邓世平亲属委托律师周兆成处获悉。时至今日,被害人邓世平的家人对“操场”依然“心有余悸、惊恐万分”。

  邓世平妻子谭春华在获悉《操场》电影即将开拍后,联想到“十六年前邓世平埋尸操场的惨烈场面”,抑郁病发,送医急救,目前正接受心理治疗。

  【2】制片方未积极与家属沟通

  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一周前,电影《操场》的出品方漫光年影业官微曾发布导演阿年的自述,称在创作中编剧团队已经数十易其稿,力求“严谨、审慎、合规、合情。”

  “我和我的创作团队,本着“尊重事实,恰当艺术加工”的创作手法,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翻阅了与该案相关的所有卷宗,根据司法裁决等相关事实依据进行创作,创作了剧本《操场》。”

  同时表示影片并无扭曲事实及胡编乱造,“这点还请大家放心。”目前,团队已获知案件中遇难家属的担心和诉求,将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和指导。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律师周兆成告诉记者,制片方“阿年导演的最新回应”一文中,大谈特谈《操场》电影的“创作思路和想法”,却对电影未获得被害人亲属授权一事,继续置之不理。

  且其与案发地新晃有关部门沟通,证实制片方并未与当地进行任何沟通,也证实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从未提供任何卷宗材料给制片方翻阅。

  他对制片方创作团队至今没有与案发地有关部门沟通、没与被害人邓世平亲属以及生前单位、同事沟通,甚者冒用编剧署名等行为,深感不解。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九条,对于描写真人真事的文学作品,若文中针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者披露隐私损害其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周兆成说,“基于此,还是希望制片方可以积极主动与我们沟通,获得合法授权。若依然置若罔闻,我们将择日提起诉讼。”

  

操场埋尸案家属将起诉电影《操场》制片方,律师: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未提供任何材料给制片方

 

  【3】专家:按照社会事件创作作品,不需要经近亲属同意

  制片方欲将一新闻事件拍成电影,是否需要第一时间征求家属意见?哪些情况下,制片方可能侵权?

  8月20日,记者联系导演阿年自述里留下的影片方律师,未果,但对方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操场埋尸案”是一个新闻题材,(改编)不需要授权,如果家属有什么要求可以跟剧组提出来。

  其从著作权的角度加以解释,如果(操场埋尸案)由一位记者进行深度采访或跟踪报道,那么这个著作权的享有者是记者;如果多家媒体进行了集中采访、持续跟踪、集体报道,那它不是某一个记者个人的专项的著作权,当然不存在授权问题。“《著作权法》对此有明确规定,来源于新闻媒体公开报道的事件,不作为著作权保护的范围。”

  “担心电影改编得不好,不知道剧情是不是实事求是”,这是得知电影《操场》正在选角之后,邓世平女儿表达的担忧。她说自己保持中立态度,毕竟父亲的案子曾经轰动一时,别人想拍电影,他们也阻挡不了,但是,他们对这部电影最起码的要求是“内容实事求是就行了”。

  谈及被害人家属担心的名誉权侵权问题,上述律师回应,电影《操场》改编自司法裁判的案件,其主题是弘扬公安队伍扫黑除恶的一身正气,展现完成中央部署的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成果,宣扬法制社会的安定局面,“请受害者家属放心,不可能去对他进行贬损,会尊重《民法典》保护的肖像权、名誉权、姓名权等等”。

  研究领域为民法、知识产权法、侵权责任法、损害赔偿法的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李承亮也作出解读。

  他告诉武汉晨报记者,按照社会事件创作作品(如电影),不需要经当事人或者其近亲属的同意。当事人对于自己参与的社会事件没有控制权。

  但是,如果根据社会事件创作的作品与某一当事人之间具有对应的联系(如使用了真名真姓),可能涉及当事人人格权的保护问题。

  李教授进一步说明,“作品可能披露当事人的隐私。作品歪曲事实贬损当事人的名誉,可能侵害其名誉权。作品对某一事实的不恰当表达可能侵害当事人的人格尊严。”

  武汉晨报记者 肖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