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

分类:
律师观点
作者: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来源:
华商连线
发布时间:
2021/09/13 10:48
浏览量

  劳荣枝案将于9月9日上午9点在南昌中院再次开庭,“明天我去南昌,应该是宣判。”9月7日,华商报记者从刘静洁律师处获悉,她已收到法院再次开庭的通知,并通知了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

  >>>是否判死

  受害者律师:“应该是宣判,等法院判决”

  此次开庭距去年12月第一次开庭已过去8个多月,是否会当庭宣判死刑立即执行,刘静洁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应该是宣判,等法院判决。”

  9月7日,华商报记者通过刘律师联系朱大红,刘律师表示:“明天会一起去,今天她上班无法接听电话,她应该是连班一直到明天早上,下班直接去高铁站。”

  朱大红在今日头条发文表示:“得知劳荣枝案一审再次开庭,我的心情非常激动,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小木匠被害之后,我们家庭的命运也就此被改变。时隔8个多月,一审终于再次开庭,希望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刘静洁表示:“去年开庭时就提出附带民事诉讼了,但最终能赔偿多少要看法院判决。”

  >>>杀人练胆

  为让绑票相信是绑匪交出财物杀害木匠

  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男友法子英因绑架、抢劫和故意杀害7人,于1999年11月被安徽省合肥中院判处死刑,并于当年12月28日被公开处决。2019年11月28日,逃亡近20年的劳荣枝在福建厦门落网。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南昌中院公开审理,南昌市检察院指控,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同居男友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

  1999年7月22日上午,法子英与劳荣枝在合肥谋划绑票。当天上午,劳荣枝打电话将商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以做木工活为名,将合肥木匠陆中明骗至租住处,当着殷某面杀害,杀人练胆,逼迫殷某相信他是绑匪尽快交出财物。

  >>>愿意赔偿

  劳荣枝庭审中向被害木匠遗孀鞠躬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案第一次开庭时,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劳荣枝当即表示“不认可”,辩称合谋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参与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胁迫。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出庭受审,辩称参与作案是受法子英胁迫

  在当日的庭审中,劳荣枝多次辩解称:“我能找到很多工作,我根本不屑于做抢劫的事,我真的没有伤害人的故意。”

  唯独面对案件被害人安徽合肥的小木匠陆中明遗孀朱大红时,劳荣枝当庭向朱大红微微鞠躬。“1999年,当知道法子英杀了陆中明后,我内心的恐惧到了极点,我害怕坐牢,没有勇气自首。”劳荣枝当庭承认胆小怯弱不敢面对,她为逃亡20年没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倾尽所有进行赔偿。

  >>>当庭悔罪

  “我有罪,在逃亡期间常去教堂做礼拜”

  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指出,被告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在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当庭对被害人家属说一声迟到20年的“对不起”,愿逝者安息。“我承认我有罪,我真心悔罪。”劳荣枝辩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她在21岁时被法子英利用、胁迫,遭受殴打,也想过自杀和逃跑。

  说到对家人的愧疚,劳荣枝再次落泪。“归案后,我的内心得到了救赎。在逃亡期间,我常去教堂做礼拜。2005年,我的父亲去世,我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今年我的母亲也已经80岁了,我一天都没能尽孝。”

  >>>胁迫折磨

  “流产打完胎之后,法子英还要性侵她”

  劳荣枝的二哥二姐参加庭审,内心很不是滋味。“我在家是老四,劳荣枝是老五,她有两个姐姐,上面还有一个大姐,所以她叫我二姐。”劳荣枝的二姐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不认可法援律师,“我妹妹说她被法子英胁迫性侵,说流产打完胎之后,法子英还要性侵她,法援律师居然不作声。”

  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表示,他看到法庭上妹妹陈述被法子英胁迫时非常难过,“她被法子英折磨得很可怜,庭审出来我就哭了,我爸爸走时我都没有哭……”

  >>>亲属委托律师

  劳荣枝究竟有没有杀人故意和动机?

  9月7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劳荣枝的二哥二姐,他们均担心9日的判决,劳荣枝的亲属会参加9日的庭审,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委托周兆成律师向公众表示歉意。

  “作为劳荣枝亲属委托律师,我和劳荣枝家人刚得知劳荣枝案一审将再次开庭。对于劳荣枝涉嫌的犯罪,我代表劳荣枝亲属再次向公众表示真诚的道歉!对于因劳荣枝案而逝去的7条生命,我们也表达深深的哀悼!”

  

劳荣枝案9日开庭或一审宣判,曾当庭承认有罪,辩称受法子英胁迫愿倾尽所有赔偿,律师称不符合指定辩护条件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第一时间聘请周兆成做辩护律师,希望维护妹妹的辩护权

  周兆成律师告诉华商报记者,由于案情复杂,劳荣枝案备受舆论关注,“该案可能会成为江西,乃至全国法治的样板案例,也是试金石案例!对于这样的案件无论是实体审理,还是程序审理都必须完美无瑕,不留遗憾!”

  作为劳荣枝家属委托辩护律师,周兆成认为,劳荣枝归案后,家属第一时间就为劳荣枝聘请了辩护律师。因此,不符合指定辩护的条件。

  关于疑罪从无原则,周兆成恳请法院慎重考虑:“从目前庭审情况看,劳荣枝是否有杀人合谋,是否参与杀人,一定要结合劳荣枝的供述,与法子英早前供述,以及客观证据相互验证。法子英当年供述,每次杀人前,都会让劳荣枝先离开,这一点也验证劳荣枝不存在杀人故意和动机。”

  周兆成指出,抢劫罪和绑架罪虽然是严重侵犯人身与财产法益的暴力犯罪,其犯罪构造中能够包含故意杀人的恶劣情节。但是,案发时,必须有证据证明劳荣枝当时具有故意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包括杀人的实行行为。

  劳荣枝的庭上供述没有参与杀人,给我们一个合理怀疑,刑法的证明标准在于“排除合理怀疑”,所以,公诉机关需要拿出有力证据证明劳荣枝的杀人行为是否成立。

  >>>审慎判决

  被害人被告人亲属都希望公平公正审判

  周兆成表示,劳荣枝案在第一次庭审后,到今天已经时隔8个多月,至今没有判决,这足于说明法院对该案的审慎态度。

  “作为劳荣枝亲属委托律师,我们注意到被害人小木匠妻子发文说,一审终于再次开庭,希望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作为劳荣枝亲属委托辩护律师,劳荣枝家人也告诉我,也希望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现在无论被害人亲属还是被告人亲属,都希望该案可以做到公平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