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成律师团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_兆成律师团_周兆成律师_首页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

法律咨询热线

400-111-7995

版权所有© 兆成律师团      京ICP备19054823号-1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旗下:兆成律师团
邮编:100048
法律咨询热线:400-111-7995
项目咨询邮箱:3492678778@qq.com
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9号主语国际4座8层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

分类:
律师观点
作者:
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来源:
华商连线
发布时间:
2021/09/17 15:24
浏览量

  9月14日,为儿孙追凶案主犯马某付被执行死刑,河南驻马店泌阳县铜山乡常桂香内心默念了无数遍,终于可以告慰14年前惨死在猎枪下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昨天(9月14日)执行后我一个人在家没说一句话,心里不得劲,就想着我死去的儿孙。”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

  杀人犯伏法,80岁常桂香老人终于可以告慰死去的儿孙

  >>>土地纠纷

  “不到1分钟接连枪杀3人眼都不眨”

  2007年2月23日,常桂香儿子高青录在争议土地上种植树苗,当晚,35岁马某付将部分树苗折断或拔掉。次日,马某付等5人携带1支单管猎枪、铁锨,前往争议地点,与高青录等人相遇并发生厮打,马某付从其父手中抢过猎枪,先是朝天鸣放1枪,后又依次朝常桂香的大孙子高健、二儿子高青录、小儿子高小立各开1枪,导致3人死亡。

  经鉴定,41岁高青录因被枪弹击中左胸部致血气胸而亡;19岁高健被击中右上腹部致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而亡;32岁高小立因被枪弹自后背射入贯通躯干部,致心脏破裂失血,引发心包填塞身亡。

  2021年9月15日,案发14年7个月后,常桂香的二孙子高先生表示:“他不到1分钟接连枪杀3人,眼都不眨,没有一点人性。”

  从此,失去两儿一孙的常桂香辗转多地,靠拾荒坚持为儿孙追凶。2019年9月13日,案发12年后,在逃主犯马某付被警方在广东东莞控制。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

  2019年9月13日,泌阳警方在广东东莞将主犯马某付抓获

  2020年11月,该案二审开庭。2021年1月,河南省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被告人马某付因犯故意杀人罪获死刑,与4名同案犯连带赔偿被害人家属30余万元。

  >>>讨回公道

  法院异地对主犯注射执行死刑

  9月15日,华商报记者从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处证实,9月14日下午3点,河南“两儿一孙被枪杀案”主犯马某付已在确山县被驻马店中院注射执行死刑。

  “他们马家杀我们太多人,我儿子、孙子死得太冤,现在终于讨回了公道。”常桂香告诉华商报记者,“昨天(9月14日)执行后我一个人在家没说一句话,心里不得劲,就想着我死去的儿孙,他们是家里的壮劳力,年纪轻轻就这样走了!”

  常桂香如释重负地表示:“想到马某付已经被执行了死刑,这下就算我死也能闭眼了,要感谢法院,还有我的代理律师周兆成,是他们让我这个老太婆看到了公平和正义,让我的儿孙沉冤昭雪!”

  老人的二孙子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他(马某付)是昨天下午3点被执行死刑的,是注射死刑。”

  案发14年来,马某付家属从来没有向其道歉,也未支付法院判决的赔偿金。赔偿都判过的,从始至终一分钱都没有给过,也从来都没有道歉。”常桂香老人和家人商议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狡辩脱罪

  补射背后蹲姿开枪 说明直接故意杀人

  针对马某付二审中“曾鸣枪警示,开枪行为充其量只是防卫过当”的辩解,高先生表示:“鸣枪示警从来都是马家人说的,他说的鸣枪示警只是为了推脱自己的罪行,但法律是公平公正的。”

  “他先向我哥开枪,接着又朝我二叔开了1枪,最后开的1枪打死了我小叔。”

  高先生回忆案发细节,马某付一共打了4枪,“第一枪打的是我哥,我哥捂着伤口想站起来,他又补了1枪。这时候我二叔就说,有啥话咱不能好好说,他二话没说就直接对着我二叔就开枪了。我小叔就喊我快跑,我小叔往树林里没跑几步,马某付的弟弟和妹夫拿着铁锹去前面堵着,不让他往里跑,马某付拿着枪半蹲姿势对准我小叔,从背后就开枪,一下把我小叔从后面打穿打到前胸。”

  当年案发时,高先生在现场受到惊吓。“我当年只有17岁,马某付当时用枪口顶着我的脑门,我吓坏了,我小姑父出面制止说‘人都打成这样了,你还打呀’!”

  高先生表示:“他还从背后瞄准开枪,畜牲不如。”从补射和身后开枪这些情节,足以说明马某付是故意持枪杀人。

  受常桂香老人委托代理案件的律师周兆成向华商报记者证实,他曾当庭驳斥被告人马某付的谎言。

  “作为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我曾提请法院注意马某付的认罪态度。一审法院已经查明,案发前一晚,被告人马某付就扬言要杀掉常桂香老人的儿子,还蓄意挑衅,将被害人所种的树苗折断或拔掉。案发当天,马家人骑着摩托背着猎枪,带足了子弹,马某付所持单管单发的猎枪,一次只能击发一枚子弹,他从容冷静地将子弹装入猎枪,依次朝受害人开枪,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其故意杀人早有预谋,直接故意杀人的主观恶性及故意非常明显。”

  >>>心愿未了

  持枪杀人 其他涉案者被抓为何被取保

  案发14年,死者长眠地下,凶手也也已伏法,但常桂香和家人还有心愿未了。马家持枪杀人,如此严重的暴力犯罪,“案发后很快就把马某付涉案的弟弟和两个妹夫抓获,但很快就取保候审了。”

  常桂香的大女婿李先生表示,2007年4月,涉案人员被保释,办案人员说检察院不批捕,警方不能超期羁押,他们家属找检察院,检察院说警方提供的证据不足。

  涉案人员为何能保释?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对于高家人的疑问,2020年12月,央视记者曾前往泌阳县公安局采访,但警方并未答复。

  2021年9月16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当年侦办此案的一位前民警,“当时是检察院没批捕,是局里侦查中队给办的取保,不是我们预审中队办的。”这位前民警表示,他已退休,现在正在高速路上开车,不方便提供相关民警和局领导的电话。

  2011年马某付的弟弟及其两个妹夫因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和11年。2012年,马某付的父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限制减刑。

  常桂香和孙子高先生表示:“我们到现在一直还想不通,当时法院判决的赔偿是不是只是说说,马家应该给的赔偿一分钱都没有!”

  >>>细思极恐

  “如果马家想斩草除根 这会是什么后果”

  此外,当年马某付所持猎枪是其父所有,猎枪枪号949869,系2003年为泌阳县狩猎区部分群众统一配发的防兽枪支,泌阳县公安局2002年9月2日给其父颁发单管猎枪持枪证,2006年11月13日换证。

  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案发后,在马父家中还发现一杆枪。“第二杆枪和一百多发子弹,是出事后村里的小朋友在他家床下发现的,现在始终没有人给我们一个说法,这杆枪谁发的,为什么发的?”

  2020年8月,村里的孩子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证实了还有第二把枪的说法。

  “他(马父)家地方比较大嘛,门开着,我们几个孩子就进去玩,那不是有床垫嘛,打开就看见一把枪。”

  常桂香的大女婿李先生表示,他们曾向公安机关反映,得到的答复是:“这把枪当时也没(用来)杀人,当时我们心里相当恐怖,如果马家有斩草除根的想法,这会是什么后果。”

  这把枪是否被收缴,9月16日,前述当年侦办此案的前民警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对于这把枪的情况,他不知情。

  常桂香老人表示,案发后不久,她和丈夫商量,让家里的孩子和女人都离开村子到亲戚家躲避。

  常桂香的大儿子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一开始也是瞒着父亲,后来没瞒住,父亲伤心欲绝,“两个月后,我父亲就因为儿孙被枪杀而愧死。”

  至今,大儿子还记得陪母亲一起去县市省信访,“我们走时带了方便面和水壶,后来就靠捡破烂,还到人家饭馆里吃过剩饭。”

  >>>律师观点

  主犯被执行死刑后向其遗产继承人申请强执

  “我认为罪犯马某付被执行死刑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9月15日,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马某付被执行死刑,彰显了法治权威、捍卫了生命的尊严。

  马某付当年仅仅因为邻里纠纷,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枪杀3人,直接导致常桂香老人的两儿一孙含冤离世,也导致老人全家遭受精神痛苦,迫使老人开启了长达13年的为儿孙追凶之路。

老人拾荒为儿孙追凶案主犯被注射死刑,律师将申请强制执行30万赔偿,案发后村童在主犯父亲家发现第二把枪

  周兆成律师表示将代表被害人亲属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30余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款

  “作为代理律师,我从被害人亲属处获悉,法院判处马某付与4名同案犯连带赔常桂香老人全家30余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款并没有执行,下一步我们将代表被害人亲属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周兆成指出,尽管马某付已被执行死刑,但是可以从罪犯马某付生前的遗产份额部分,向其遗产继承人申请强制执行,或者要求其他承担连带责任的4名同案犯申请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