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卫生间中毒身亡,女方父母起诉房东索赔99万,曾反映马桶水封低,房东称双方都倒霉,凶宅卖不掉租不成


上海宝山区一对95后夫妻租住屋卫生间里双双离奇中毒身亡,女方父母对房东提起民事诉讼,2022年1月4日,华商报记者从死者家属处证实,1月4日下午,宝山区法院在线开庭审理这一生命权纠纷案,原告方向房东索赔99万余元。

23岁死者江彩凤的母亲张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之所以起诉房东胡某,是因为对方提供的具有安全隐患的房子,“他这个人事发后一句安慰我们两家的话都没有,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他还反倒起诉我们要求腾房。”

>>>血液检出硫离子

搬进去3个月23岁妻子卫生间中毒身亡

夫妻卫生间中毒身亡,女方父母起诉房东索赔99万,曾反映马桶水封低,房东称双方都倒霉,凶宅卖不掉租不成

江彩凤夫妻俩硫化氢中毒身亡的卫生间仅3平方米空间狭小

2019年8月11日下午2点40分,24岁的曹道军和23岁的妻子江彩凤在上海宝山区杨行镇位于宝杨路某小区三楼302租住屋的卫生间内中毒,送医抢救无效身亡。经鉴定,两人血液中均检出硫离子,江彩凤送检血液中检出的硫离子质量浓度为0.4ug/mL,死因符合吸入硫化氢中毒身亡。

“两个孩子结婚是2018年农历正月初八。”张女士介绍,两家都是安徽阜阳颍上人,“我亲家在上海宝山杨行镇经营干货店,我女儿开奶茶店,两个地方离得很近,这套房子是我亲家公租的,我女儿搬进去3个多月就出事了。”

张女士表示:“现在官方调查就是两个人是硫化氢中毒嘛,来源是卫生间冲水马桶下面的下水管道引起的,但一直找不到硫化氢的来源,官方调查就是说酸性雨水、台风搅动,有居民使用酸性液体冲洗马桶和马桶水封较低造成的,因为2019年7月有台风,事发前一天有暴风雨,第二天两个孩子在卫生间发生的中毒。”

>>>为何要起诉房东

对外招租不安全的房子导致小夫妻殒命

张女士表示,这套房子建于上世纪90年代,房龄超过30年,是亲家公从胡某处租的,月租金3500元,两室两厅总面积70㎡,卫生间狭小,只有3㎡。

“卫生间窗户是被砖封起来的。”张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邻居家认为小夫妻俩又不是主家,只是租住户,所以就封死了。“卫生间的通风窗户是邻居家直接封掉的,我们问啥呢?派出所没有调查,问当地镇政府不知道,问房东也不说,推得一概不知,房东就不想理睬我们。”

“2021年7月,我们起诉了房东胡某,他有54岁,他在上海开出租车。”张女士表示,胡某对外招租的不安全的房子,导致两个孩子殒命,所以他们才决定起诉房东。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胡某作为出租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为江彩凤的死亡承担侵权责任,张女士夫妇向胡某提出包括死亡补偿金在内的99万余元民事赔偿。

>>>案件第二次开庭

“房东曾当庭说他的旧马桶移位过一次”

夫妻卫生间中毒身亡,女方父母起诉房东索赔99万,曾反映马桶水封低,房东称双方都倒霉,凶宅卖不掉租不成

夺命硫化氢毒气究竟从何而来暂未查清

张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证实,这是案件第二次开庭。“因为疫情的原因,上次也是视频开庭,这次还是在家里登录网络,不确定会不会宣判,法院给我反馈说案件到2022年2月1号就截止,案子要审结。”

“房东上次开庭时承认马桶中间位移过一次,开庭时他自己都承认了。”张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2021年8月2日上午第一次开庭时,当时法官问的他,他就是说他的马桶是旧的马桶,中间曾经移位过一次。”

>>>称房东不近人情

从未安慰还起诉到法院要求腾房赔租金

张女士表示,房东不近人情,不顾死者家属悲凉的心情。

“事发这么久,他这个人从来没有安慰过我们,没打过电话安慰过我们,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结果还给我们起诉到宝山区法院,说我们不退房子。”

张女士解释:“其实不是我们不退,是因为案件还没有审理完,事件没有调查清楚,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区公安局都在调查。他说我们拖欠房租,关键是一直在调查,两个孩子虽然说是中毒,但官方没有给我们证明,就只是说是硫化氢中毒,但硫化氢从哪儿来?一直没有明确的结论。“

张女士表示,房东一直催着腾房,他要转租其他人,就等于没有事了,但谁为小两口的死给个说法,“结果法院判我们败诉,他毕竟是上海本地人,我们是外地人,判给他几个月的房租,房子就腾给他了。”

“房东一句安慰我们两家的话都没有,包括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他直接起诉我们,要求腾房,说到期了要拿房子,当时应该还有几个月才到期,他是半年一交房租,就一直催着腾房。”

“当时房子押金有1万块在房东那里,2020年9月腾的房子,当时是没人租,房子里面剩的两个孩子的东西。”张女士表示,当时自己还在老家,不在上海,“我们腾房,他跟我亲家公吵架,把我亲家公骂得要死。我说最起码房间里头还有孩子的东西,我们迷信,说要把孩子的东西带回老家的,当时两个孩子的遗体存放在殡仪馆,我说宽限时间,把孩子东西收拾一下,他直接狠心地说要把孩子的东西扔出来,是我亲家公去整理的东西。”

张女士透露:“当地政府给我们两个孩子安抚金合计75万,一个人是36.5万,但说实话,包括我亲家的房子也都卖掉了,为两个孩子打这场官司,这笔钱基本上都花光了。”

>>>希望能尽快判决

“天天吃不好睡不好,心一直揪着悬着”

夫妻卫生间中毒身亡,女方父母起诉房东索赔99万,曾反映马桶水封低,房东称双方都倒霉,凶宅卖不掉租不成

2018年农历正月初八,江彩凤和丈夫完婚

“我们现在就等法院开庭判决了,我们也希望尽快判决。”张女士表示,这个煎熬的过程痛苦无比。

“我的头都搞大了,天天吃不好,睡不好,心一直揪着,心一直悬着。2020年我们把孩子的骨灰带回家,已经三年多了,到底硫化氢来源是哪里,还是没搞清楚。”张女士表示,这是安全事件,好端端地住着人就没了,怎么给孩子交代呀?

>>>房东参加线上庭审

“品牌马桶我们一直在用,从来没有事”

1月4日上午,华商报记者联系房东胡先生,他表示:“线上开庭参加的呀。”对于马桶里排毒的说法,胡先生称:“这都是乱搞,我作为房东已经住了好几十年了,一直没有这个问题,是天灾还是人祸,权威机构也查不出,我们小老百姓怎么知道?”

胡先生介绍这套房子是以前老的公房,“我当初买的是二手房,这个房子是老房子,我买了之后住进去四五年。”

胡先生称自己住进去的时候这个马桶已经有了,并不是他买的,“我什么都没有换过,我买的时候房子是装修好的。本来是我自己住的,我要是碰到这个问题,我也死掉了,马桶这个品牌是我们装修时就有了,它也是品牌马桶,我们一直在用的,从来没有事。”

>>>房东称有苦难言

“租房给他们是用来住人的不是死人的”

胡先生表示,硫化氢从哪来,现在都没搞清楚。“至于是不是马桶封水低了,我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专家论证下来只是疑点,没有认定是马桶风水低,关键最主要的问题是硫化氢这个毒是从哪里来的?马桶出不出毒啊,所以关键是在检测上面,是人为的还是天灾,我们不是专家,连专家都查不出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有他们自己使用引起的可能。”

胡先生感觉自己有苦难言,“这个房子并不是租了很多家,我是第一家就租给他们,我也是很倒霉的事情。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的房子租给他们是用来住人的,不是死人的。事情既然发生了,我本来是抱有同情心的,倒霉大家都倒霉,但他们家属现在还要这样搞,我受得了吗?”

“当地镇政府把人道主义救助款也给他们家属了。”胡先生表示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其实也是受害者:“说实在话,我的房子现在成凶宅了,卖也卖不掉,租也租不出,我自己住进去都神经有点崩溃了。”

“现在不租了,我自己住在那边,现在卖不掉啊,本来200万买的,现在100万卖,舍得卖吗?我实际上经济损失很大的,我本来也不想跟他们家计较什么的,但现在他们告我,我还想告他们自己使用不当引起的呢,造成我的房子损失,更何况现在结论还没有出来,这应该是自己使用不当,或者是地下水道出来的毒气。”

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胡先生表示自己正在开车,不愿不多说,参加第二次开庭,他只能面对,“我们没啥好谈的,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相信法庭是公正公平的。”

>>>代理律师观点

反映过马桶水封低,但房东却置之不理

1月4日,张女士委托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华商报记者证实,2020年7月9日以生命权纠纷为由正式向上海市宝山区法院起诉房东胡某。2022年1月4日下午13点45分,第二次开庭由宝山区法院组织线上进行,法庭将会组织双方对原告申请调取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

家属之所以选择在时隔近两年起诉房东,周兆成律师介绍了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据上海宝山区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导致夫妻俩身亡的硫化氢的涉及四个因素综合造成:酸性雨水造成;台风搅动造成;居民因冲洗马桶造成;事故马桶由于水封较低存在缺陷。

“作为代理律师,我们认为前二个原因属于自然原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涉案房屋马桶存在水封较低的缺陷,才导致毒气外泄,造成死亡。”

周兆成表示:“我们从男方死者母亲处也了解到,其曾就涉案房屋马桶过于陈旧,水封存在问题向房东反映过,但是很遗憾,房东却置之不理,并没有及时进行维修从而导致悲剧发生。”

周兆成认为,房东就涉案房屋马桶产生有毒气体有过错。死者家属曾就马桶问题向房东反映,但房东并未进行维修或更换。“房东宣称该马桶已使用几十年没有任何问题,由此可见,马桶年久失修也是导致该事件发生的原因之一。”

周兆成指出,由于死者生前租住房东胡某房屋,双方存在租赁合同,根据我国《民法典•合同编》第708条的规定,出租人具有提供安全、适住房屋给承租人,并具有维修屋内设施的义务。

“本案中,由于涉案房屋存在安全隐患,作为被告房东不应该将其对外出租,或者排除安全隐患后才可以对外出租,但是被告并没有履行以上义务,所以作为原告律师,我们认为房东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向房东提出赔偿

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合计99.36万

周兆成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综合要求被告房东赔偿死亡赔偿金698220元、丧葬费57481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误工费125985.75元等各项损失共计99.3686万元。

周兆成表示:“作为女方代理律师,我从死者家属处了解到,在本案悲剧发生后,作为涉案房屋出租方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第一时间对死者家属进行任何慰问和关心,甚至随后一纸诉状将死者家属告到法庭,督促其缴纳租金,催促家属尽快清理房内物品,甚至扬言不配合就扔掉,如此做法的确令人感到遗憾。”

“关于本案是否愿意和解,我从原告处了解到这取决于被告的态度。但是,对于原告提起这个诉讼,就是希望给出租方一个警醒。在房屋出租时要积极履行安全保障义务,这样类似的悲剧才会避免。”

>>>生命安全无小事

检修房内设备回应租户问题消除安全隐患

谈及案件的警醒意义,周兆成特别提醒,房东有义务提供安全、适住的房屋给租户,并在租赁期限内保持租赁物符合约定的用途。

“我想提示一下房屋出租方,出租时务必保证房屋处于适住的状态,并且定期检修房内设备,及时回应租户的问题,消除安全隐患;对于租户来说,入住时,也一定要检查屋内设施,及时提出告知房东整改。特殊情况下,房东不作为时,租户也有权退租,毕竟生命安全无小事。”

华商报记者 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