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亲属欲提起诉讼:为何网暴者总难被惩罚?


  2022年伊始,15岁男孩刘某州在历经磨难寻亲成功后,又因与亲生父母的矛盾遭受网络暴力。最终,刘某州选择在三亚自尽,只留下“来时即轻,还时亦净”和一篇万字长文遗书。近日,刘某州养家的亲属已经委托律师,欲起诉网暴者。

  许多网友表示,网络暴力伤人无形,呼吁停止网络暴力。但近些年,仍有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网暴事件,人们逐渐意识到,网络暴力应当纳入监管范围。

  而在律师看来,无论是对网暴的立法还是执法,还有很多路要走。

  

“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亲属欲提起诉讼:为何网暴者总难被惩罚?

刘某洲生前照片

  刘某州养家亲属欲起诉网暴者

  刘某州在遗书中称,他寻亲成功后,因在网上公开自己被生母拉黑的截图、被“一些颠倒黑白的人说要求买房子”等经历,遭到众多网友的网络暴力。于是,他想归于大海,在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

  刘某州离世后,其(养家)舅妈和律师直播连线时曾公开透露,悲剧发生前几天,刘某州因被网暴不出门、不吃饭,状态特别不好。“我们希望可以给州州讨回公道。”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刘某州养家亲属于近日委托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维权。授权委托书显示: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被拐卖案以及被猥亵案,特别授权周兆成有权提起民事或侵权以及刑事自诉等诉讼。“是刘某州(养家)的外公外婆委托起诉。目前律师团队正在收集固定有关证据,启动法律维权。”周兆成介绍,下一步将代表刘某州家属,对网络暴力侵权者提起包括刑事自诉、民事侵权诉讼。

  而在刘某州之前,也曾有许多新闻当事人遭遇网暴。

  此前,“错换人生28年案”引发全网热议。与当事人姚策息息相关的人员,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

  姚策养母许敏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此前在网络上有人通过第三方平台攻击自己和家人,还有人打电话到自己的单位进行骚扰。“我的手机号和身份信息也被他们发布到了网上”,许敏称,此外还有陌生人向自己邮寄不明快递。

  姚策生母杜新枝也表示,她们家同样饱受网络暴力折磨,网络上除上述问题争论,更有网友恶意辱骂。甚至在姚策临终前,有网友诅咒姚策“怎么还没死”,这让她作为母亲无法忍受。

  除许、杜二人外,姚策的遗孀熊磊也曾受到多方质疑:诸如姚策并非自然死亡,离世后不让许妈去北京见最后一面等。熊磊曾坦言,两个家庭的矛盾就由网络言论而来:起初许敏希望姚策制止相关网络传言,熊磊称自己并不认识网友,劝她少关注网络,这让许敏起疑,两家彼此信任受到破坏。

  2021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报告称,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1.6%。我国已经形成了全球最为庞大的数字社会。

  每一天,互联网上都有数不尽的新闻资讯快速推送。同时,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兴起,网友也可以随时且自由地发布言论,网络信息几乎每一微秒都在进行更迭,这也让网络暴力的滋生和蔓延越来越难以控制。

  

“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亲属欲提起诉讼:为何网暴者总难被惩罚?

网民规模

  网暴者和被网暴者

  作为互联网的用户主体,100名在校大学生近日接受了极目新闻记者的问卷调查,希望了解他们眼中的网暴究竟是怎么样的。

  结果显示,所有参与问卷调查的大学生均对“网络暴力”有所耳闻。其中,近乎90%的学生认为,在网络发布具有伤害性言论造成当事人名誉受损,是网络暴力的核心体现。除此之外,例如隐私权的侵犯、扰乱网友及家人生活、夸大事实博取关注度,也是受访青年所认为的网络暴力包含的元素。

  小姚(化姓)目前是大一学生,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曾在2年前遭遇过网络暴力。“我喜欢cosplay,经常会约朋友们一起拍摄cos照,我还会把这些照片发到网络平台。”小姚表示,2020年自己才16岁,正就读高二。恰逢当时一本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爆火,小姚也是这本小说的粉丝,便想要cos其中的一个女性角色。购置了衣服,选好了场地,小姚与朋友便精心拍摄了一些cos照,满怀期待地将这些照片发布到网上后,她期待着网友们的赞许。

  “没有想到,在我发布照片后,有一些网友开始评论辱骂我。”小姚称,辱骂自己的网友系一明星的粉丝,而该明星正是小姚cos的角色的电视剧角色扮演者,粉丝们攻击她的理由仅是觉得她在蹭热度。

  小姚告诉记者,这些网友不仅辱骂自己,还扬言要在网络上人肉小姚及其家人。“当时我还跟他们辩解,但他们并未停止网暴。”小姚称,此事对自己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此后,她时而受到抑郁情绪的困扰,高考也因此事受到了影响。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有1/5的青年表示,自己曾遭受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此外,还有2人表示,自己曾作为施暴者对他人施暴。

  小方(化姓)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目前就读大三,爱好是打游戏。“有一次,我在网游中匹配到一个网友,在游戏中我们发生了冲突,最终输掉了游戏。”小方称,游戏结束后,自己越想越气,便通过该网友的ID找到了其短视频账号。

  “我当时连续一个星期都通过私信、评论的方式,对他进行骚扰。”小方称,该网友曾发布其孩子的视频,他甚至将矛头转到对方孩子身上。最终,该网友将账号设置为了私密账号,这场闹剧才落幕。“现在过去两年了,他的账号仍然是私密账号,我觉得或许我对他的网暴应该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小方有些后悔地说,自己一个人的网暴便能有如此危害,无法想象遭受大量网暴的网友会如何。

  

“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亲属欲提起诉讼:为何网暴者总难被惩罚?

部分网暴刘某州的言论

  律师建议加强网暴立法和执法

  事实上,网友一直呼吁的“网暴入法”已经在逐步推进。

  极目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5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便明确增加了5条关于网络犯罪的新罪名,分别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等。

  在此之后,2019年1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根据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生产者、平台不得开展网络暴力、人肉搜索、深度伪造、流量造假、操纵账号等违法活动。

  周兆成律师也表示,我国目前对“网络暴力”的相关立法存在滞后、零散、法律衔接不强的问题。

  “相关条文分布在多个法律、法规及文件中,部分法律位阶不高,违法者承担的法律责任相对轻微,震慑力不足。”周兆成表示,这一现象容易导致公安机关在打击网暴违法犯罪活动与人民法院惩治网暴犯罪时出现分歧。

  

“刘某州被网暴致死案”亲属欲提起诉讼:为何网暴者总难被惩罚?

 

  “网络暴力一旦构成针对公民个人的诽谤犯罪,则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而提起刑事自诉,被害人又面临取证困难的尴尬境地;如提起民事侵权诉讼,又存在网络平台承担连带责任过小,导致平台怠于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周兆成表示,因此许多被害人在遭受网络暴力犯罪后,往往会求助无门。

  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发现,目前大多数案件几乎只针对少数人的网暴行为进行了处罚,并没有出现“责众”的处罚情况。有网友认为,这也是造成网暴难治理的一大原因。

  周兆成也表示,由于各大网络平台为了片面“追求流量”和“粉丝经济”,存在严重的监管不力。网络暴力的肆意横行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了司法权威,也对构建法治社会造成了危害,当前的网络环境堪忧。

  周兆成建议,一方面,我国应加大对网络暴力责任主体的惩治力度,对情节严重的“网络暴力”行为入刑。另一方面,应严格落实网络实名制。再者,加强对网络运营商的监督和处罚力度,也能从平台控制网络暴力的源头。

  极目新闻记者从微博官方了解到,后续官方将加强对网络暴力、不友善言论的治理力度,不断完善产品功能升级。后期,官方拟上线“一键隔离网络暴力”模式,加强人身攻击或不友善言论识别处置,优化新闻当事人保护,确保用户安全。

  微博官方表示,如网友在平台上发现类似违规行为,欢迎通过投诉和“@微博管理员”的形式进行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官方也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进行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