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亲反目,网络暴力,谁该为寻亲男孩刘学州之死负责


  中国商报(记者 王立芳 王彤旭)寻亲成功的河北男孩刘学州最终却换来了悲剧结局。1月24日,经海南三亚110指挥中心确认,刘学州于当日凌晨经抢救无效死亡,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1月24日0点02分,刘学州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文中疑似流露出自杀倾向,坐标定位三亚。

  

至亲反目,网络暴力,谁该为寻亲男孩刘学州之死负责

 

  2021年12月6日至今,刘学州寻亲成功后却被生母拉黑事件在网络持续发酵。在发出第一条寻亲视频后,仅用不到十天时间,刘学州就在警方的帮助下通过DNA比对找到了亲生父亲,并先后与生父、生母相见。然而,他并未迎来团圆结局,认亲后不久,刘学州自称因住房问题被生母拉黑。2022年1月18日,刘学州在微博上发声,“我找他们要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有错吗?”1月19日,刘学州再次在微博上称,将起诉其亲生父母。

  刘学州在1月24日凌晨发布的疑似遗书的帖文中称,自己并非被偷走,而是出生时被父母卖掉作彩礼,四岁养父母双亡,曾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寻亲男孩被二次遗弃”等这些标签是他最真实的经历。他称寻亲成功后,因在网上公开自己被生母拉黑的截图、被“一些颠倒黑白的人说要求买房子”等经历,遭到众多网友的网络暴力。他想“也归于大海,在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

  悲剧发生后,不少人为刘学州的经历感到痛心与惋惜,同时他们不禁发问,谁该为这位少年之死负责?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遗书内容来看,刘学州的亲生父母以及侮辱、诽谤他的网络“键盘侠”均应对这位少年的死亡负责。

  周兆成认为,刘学州的亲生父母在其出生后将其卖给他人的行为,已经涉嫌触犯刑法上的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这两项罪名属于公诉罪,应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认定是否涉嫌犯罪,决定是否立案。对于在网络上涉嫌侮辱、诽谤刘学州的网络暴力实施者,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刘学州自杀身亡,应当认定造成了严重后果。虽然刘学州已经死亡,无法向司法机关提出上诉,但是该事件造成了负面社会影响,应当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司法机关可以介入,提起公诉。

  与此同时,对于本案中没有达到刑事责任的网络侵权者,周兆成表示,根据我国民法典的规定,也可以对其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侵权者承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侵权责任。由于刘学州已经死亡,无法自己提出,其亲属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此外,还可根据相关规定由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以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引导社会正确价值导向。曾多次呼吁完善网络暴力专项立法的周兆成表示,刘学州的不幸离世,再次证明打击网络暴力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师韩婧认为,刘学州的悲剧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少不了网络暴力的推波助澜。

  “我曾与一些遭受过网络暴力的来访者交谈过,观察到他们普遍存在以下反应:在社交上出现明显的退缩和回避行为,正常的社会功能受损(如日常出门次数减少);在生理方面会出现高警觉的反应,如心跳加快、身体发抖等整个人草木皆兵的状态,很容易被激惹;对外界及他人的态度也会变得更加消极,如认为世界是不安全的,他人是不值得信任的。此时如果缺少社会支持,他们的情绪会愈演愈烈,甚至走上自伤自杀的道路。”

  韩婧认为,为避免刘学州的悲剧,网民首先要从自我做起,不做键盘侠,严谨约束自身行为,不通过为了自我投射的满足去网暴他人。如果不幸遭遇网暴,首先应当立即与网络拉开一定距离,给自己喘息的空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建立好自己的支持系统,既包括内在支持系统和外在的支持系统。内在的支持系统就是自己内心的充足,自我调节的各种方式。外在的即是一些人际的支持,这些都会帮助我们更好地度过困难阶段。”韩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