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调中最辛苦的人”最新发声!准备委托律师帮助维权


  针对“流调中最辛苦的人”岳某显寻子一事,威海市公安局1月21日发布《情况通报》。1月22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联系上当事人岳宗显,他表示对于警方通报中的说法不能接受,并且准备委托律师帮他继续维权。

  威海市公安局1月21日的通报称,2020年8月26日,荣成市公安机关接群众报警,在当地一水塘内,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经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外围调查,未发现有犯罪事实存在,不符合立案条件。荣成市公安局采集岳某显夫妻血样进行DNA鉴定比对,并经威海市公安局复核,确定为岳某仝,但岳某显夫妻对鉴定结论不予接受。

  1月22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联系上被称为“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岳宗显,他还在隔离中,他表示自己也看到了警方通报,对于通报中所说,2020年8月26日在当地一水塘中发现的男性遗体,经DNA比对确定是他儿子岳跃仝的说法,岳宗显表示自己不能接受。

  岳宗显告诉记者,儿子失踪后,公安部门就采集了他的DNA信息,警方通报中所说的那具遗体当年被发现没多久,他曾到警方询问,但被告知不是他儿子。直到2021年,警方才告诉他经过DNA比对,那具遗体是他失踪的大儿子。

  岳宗显表示,当时警方并未出具书面的DNA报告给他和家人看,“说是机密,不给我看。”岳宗显告诉记者,他和家人并不认同警方的说法,因此,这两年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儿子。

  岳宗显向记者证实“寻找岳跃仝”微博是他家人的微博,其寻子的消息引起关注后,有好心人向他家人的账号捐款,但他并不需要捐款,“每个人的钱都来的不容易,我只希望找到儿子。”

  岳宗显希望搞清楚警方所说的情况,所以想委托律师来帮忙。

  1月22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联系上周兆成律师,周兆成向记者证实,1月21日,岳宗显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自己,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他的代理律师帮他维权。“他告诉我,他很早就关注过我代理的操场埋尸案,所以希望我可以成为他的代理律师帮他维权。”

  周兆成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透露,电话中两人聊了很多。“岳宗显还告诉我,他18天辗转28个地方打工,就是为了寻找他的儿子岳跃仝,他找儿子已经找了两年半,真的很辛苦!他说他看了威海市公安局发布的《情况通报》,他说自己一直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的DNA鉴定报告,所以他不相信那个尸体是自己儿子。希望我可以帮帮他!”

  周兆成还表示,岳宗显告诉他,自己现在因为核酸异常转到了北京地坛医院进行隔离治疗,等解除隔离后,希望可以去找周兆成,想聘请周兆成做代理律师,处理他寻找儿子以及和警方沟通的法律事宜。

  周兆成对于岳宗显的遭遇,深表同情。其在看过警方通报后,也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谈了自己的几点看法。“ 第一,尸检和DNA鉴定是侦查工作中的勘验、检查程序,其目的是为了确定案件的性质及死亡原因以及为了确定死者身份而采取技术勘验、检查手段。尸检报告和DNA鉴定报告是公安机关收集的证据之一,公安机关对于发现的尸体,一般需要进行尸检以及DNA鉴定,一方面来确定死亡原因,是否排除刑事案件,另一方面也需要确定死者身份。”周兆成说, 第二,公安机关如果通过尸检查明了死亡原因,通过DNA鉴定确定了死者身份应该告知家属。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有关规定,是应该是告知家属的勘验、检查结果,如果家属有需要的可以向办案机关申请查阅,或经允许复制副件。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还是应该告知家属的。

  最后,周兆成表示,“下一步,如果正式建立委托关系,我也将代表岳宗显与威海警方沟通,争取早日拿到DNA鉴定报告,或者要求警方启动重新鉴定,从而确定死者身份,这样才可以化解家属疑虑,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