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寻亲男孩刘学州亲属委托律师,将向三亚警方启动刑事控告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1月24日凌晨,河北邢台寻亲男孩刘学州的一封网络遗书,引发巨大关注。他以一篇长文的形式,回顾了自己短短的一生,并在三亚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当初绝对绝对不会让他去寻亲。”2月9日,刘学州(养家)舅妈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日前,他们已经委托律师提起民事或侵权以及刑事自诉等诉讼,希望为刘学州讨回一个公道。

  

授权委托书(受访者供图)

  河北邢台寻亲男孩留下遗书,海边吞药自杀

  1月24日凌晨,河北邢台寻亲男孩刘学州吞食大量的抗抑郁药物,因抢救无效去世,他在三亚的海边结束了自己年仅15岁的生命。

  “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从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也带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1月24日00:02分,这是刘学州最后更新的一条微博,这是一封“遗书”。

  遗书里,刘学州回顾了自己十余年来的“悲惨”人生,详细讲述了自己“认亲”后的种种细节,还披露了自己被网暴后,承受的巨大痛苦与压力。“出生时被亲生父母卖掉换作彩礼、四岁时养父母意外身亡、寻亲后仍‘无家可归’及遭受网络暴力……”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绝对绝对不会让他去认亲的。”2月9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联系上刘学州(养家)舅妈柴女士时,其言语中也透露出悔恨,柴女士告诉记者,刘学州从小与她较亲近,平时假期也都在她家居住。“他刚开始认亲我们也不赞同,但是他自己想法很坚定,我们还是选择支持他,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柴女士说,刘学州认亲的过程迅速且顺利。“在刚开始找到亲生父母时,他特别开心,但在知道自己是被卖掉作为彩礼时,心里就很气愤了,觉得不能理解,后来和父母闹僵了,又遭受网暴,心情不好整天不开心,一步一步的走到最后这样的结果。”

  家属拟起诉网暴者,为刘学州讨回一个公道

  柴女士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回忆,1月21日,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刘学州。“我还给他包了一顿饺子吃,当时看着他很平静,事后想,应该是都藏在心里了。”柴女士说,1月22日时,刘学州还曾给她打电话说要去她的工作地点,但阴差阳错两人没碰上面。“我给他姥姥买的一部手机,本来让他带回去给姥姥的,他说他要去浙江录节目,就把手机先还回来了,我们并不知道,他竟然是去了三亚。”

  柴女士称自己也看了刘学州的遗书,感到很痛心。“这个孩子从小都太可怜了,看了遗书才知道,他的心理压力是多么的大了。”柴女士认为,刘学州的遗书是一个报案的关键点,“他遗书里提到手机里有一些证据和录音,希望警方可以为他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不过,柴女士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三亚警方前一天与其联系,称无法破解手机,欲将手机归还至刘学州亲属处。

  2月9日中午,据天目新闻报道,三亚市后海边防派出所一名陈姓警官回应记者称:“现在手机还未被解开,仍然在派出所内,尚未决定到底归还至哪一方家属。”该陈姓警官表示,家属之间对于手机保留权没能协商一致,所以手机还不能立即归还。

  “州州的死与网暴有直接的关系,手机没有破解没有证据,我们希望警方配合,一起为州州讨回一个公道。”柴女士对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说。

  律师介入发声,将向三亚警方启动刑事控告

  2月9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从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处证实,其确于前几日接受了刘学州外祖父母(养)的委托,担任刘学州被网暴致死案等诉讼代理人。

  周兆成律师表示,作为刘学州亲属委托律师,其认为三亚警方以刘学州手机“不能破解”为由,欲将刘学州的手机退还给刘学州亲属是不妥的。“刘学州自杀案背后有可能暴露出他人涉嫌‘拐卖儿童罪、遗弃罪、猥亵罪、侮辱罪、诽谤罪以及校园霸凌’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三亚警方应该进行刑事或治安立案侦查。”

  周兆成说,首先,立案是指公安对于报案、控告、举报等材料,按照各自的管辖范围进行审查后,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并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时,决定将其作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的一种诉讼活动。

  “1月24日凌晨,刘学州在三亚大海边吞药自杀。在其自杀前就在网络上留下了一封长长的遗书。里面详细披露了其‘被他人侵害的整个经过’,并且强调手机里面存着他人‘涉嫌犯罪以及自己被害的很多重要关键证据’。刘学州在遗书中,也希望警方能够根据这些证据,严惩加害人,‘让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周兆成认为,对于这封遗书应该视为被害人的“报案”、“控告”、“举报”材料,三亚警方应该进行立案。

  其次,周兆成提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应当按照管辖范围,立案侦查。刑事案件公安侦查权管辖,根据有关法律规定,通常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犯罪结果发生地就包括犯罪对象被侵害地,也就是刘学州自杀所在地三亚。

  同时,周兆成指出,刘学州自杀前,使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所在地也在三亚,因此三亚警方应该有权管辖。根据现有证据已经反应刘学州自杀背后有可能存在他人涉嫌“拐卖儿童罪,遗弃罪、猥亵罪、侮辱罪、诽谤罪以及校园霸凌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三亚警方应该将刘学州遗书作为‘犯罪线索’进行排查,并且结合刘学州手机里面的重要证据来判断是否存在犯罪,如果存在就应该主动进行立案侦查。争取早日,将有关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当然,如果警方不作为也有可能存在渎职,未来家属也可以对此追责。”

  周兆成还提及,刘学州手机属于他人涉嫌犯罪的重要物证,警方应该查封、扣押,案件未终结前,也不能退回给亲属。“在本案中,被害人刘学州遗书里已经明确强调其手机里面存着其他人‘涉嫌犯罪以及自己被害重要证据’。”

  另外,周兆成指出,山西大同警方目前也对遗书中反映的涉嫌犯罪问题启动调查程序。根据相关规定,在侦查活动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各种财物、文件,应当查封、扣押。同样,对与案件有关的需要作为证据的物品,可以扣押。“所以,刘学州的手机属于涉案重要的证据,如果返还给刘学州亲属或监护人一旦出现关键证据灭失,后果也是不堪想象的。因此,我们建议三亚警方应该继续对刘学州手机进行查封、扣押,本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积极通过技术手段或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对刘学州手机进行破解、取证。只有取证完毕后或案件审结后,才可以将手机归还给刘学州亲属或监护人。”

  周兆成表示,作为刘学州亲属委托律师,下一步,也会就他人对刘学州涉嫌犯罪导致刘学州死亡案,向三亚警方启动刑事控告程序,要求三亚警方进行立案侦查。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 朱庆玲

  编辑 陶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