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刘学州案代理律师:“孩子太可怜了,去世前还在向我求助”


  河北15岁寻亲少年刘学州自杀离世事件再度引发公众关注。日前,刘学州收养方亲属已正式委托律师起诉网暴者。

  根据网络流传的相关授权委托书显示:刘学州被网暴致死案、被拐卖案以及被猥亵案,特别授权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担任诉讼代理人。

  “养家亲属就是希望为学州讨个公道”

  2月1日(大年初一),周兆成律师发文称:已经正式接受刘学州家人的委托成为刘学州案的代理律师。“全力办好刘学州案,是我2022年的新年flag!”

  

 

  1月24日,刘学州留下遗书,在三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15岁。他在遗书中称,寻亲成功后,因在网上公开自己被生母拉黑的截图、被“一些颠倒黑白的人说只要求买房子”等经历,遭到很多网友的网络暴力。

  

 

  

 

  

 

  

 

  一番辗转,法治网联系到周兆成律师。他介绍,刘学州意外去世,让其养家亲属非常悲伤,特别是刘学州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养家亲属就是希望为学州讨个公道,让加害方付出法律代价,这样才可以让刘学州安息。

  周兆成透露,刘学州去世前几天还联系过他。“孩子太可怜了,我还记得当时他怯生生地说‘周律师,我太害怕被网暴了,我想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你可以帮我吗?’我立刻就说没问题,我一定帮。”

  刘学州死亡当日,一些自媒体账号偷偷删除网暴视频

  事实上,网暴事件一直存在取证难的问题,刘学州事件也不例外。

  周兆成说,参与此案的律师团队已经注意到在刘学州死亡当日,那些网暴刘学州的自媒体账号在偷偷删除网暴视频,企图销毁、毁灭网暴证据,逃避法律制裁。“目前我和我的律师团队开始全方位、立体化、多角度的收集、固定相关网暴证据,同时与警方进行沟通,开展全面深入的工作。”

  周兆成透露,他们下一步将围绕民事和刑事两方面展开工作。民事方面,他们将代表刘学州家属对“网暴侵权者”提起包括刑事自诉、民事侵权诉讼等相关法律行动。用法律铁拳,彻底击垮网暴者,让其付出代价,还被害人刘学州一个公道。刑事方面,他们也会就他人对刘学州涉嫌犯罪导致刘学州死亡案,向三亚警方启动刑事控告程序,要求三亚警方进行立案侦查。

  专家认为本案适用“侮辱、诽谤罪”和寻衅滋事罪

  中国政法大学网络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怀胜分析,如果能够找到此次“网暴”的主要责任人,并且确定“网暴”和刘学州自杀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可按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的侮辱罪定罪。整体来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侮辱、诽谤罪,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关于寻衅滋事罪的规定,可用于对“网暴”案件的处理。

  1月25日,中央网信办开展“清朗·2022年春节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本轮整治持续到2月下旬,开展五方面整治任务,包括集中整治网络暴力、散播谣言等问题。而在整治网络暴力方面,重点整治借疫情、社会热点事件等挑动网民对立,进行人肉搜索、辱骂攻击等网络暴力行为。

  打击网络暴力迫在眉睫,专家呼吁加快完善立法

  事实上,网络暴力不仅给当事人带来极大的身心伤害,往往还伴随着种种犯罪行为,给社会带来严重危害。未来,如何形成合力整治网络暴力?

  李怀胜认为,首先要落实网络实名制,对未实名注册和对应不到具体个人的账号进行定期清理。其次要压实平台责任,平台对于网络中一些较为极端的社会热点事件的评论、侵犯他人隐私以及对他人进行人身侮辱和攻击的评论要及时进行监管,发现一些违法信息及时进行处置。此外,要尽管出台专门司法解释,在对网络暴力典型表现与典型案件梳理的基础上,出台专门针对网络暴力的司法解释,明确各个罪名的适用。

  周兆成说,可怜的学州已经走了,网络暴力就是杀人的工具,应该让参与网络暴力的键盘侠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他介绍,此前他就上书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交过《关于全面加强对互联网平台监管,进一步完善“网络暴力立法”的建议书》,呼吁出台“打击网络暴力”相关立法。“刘学州的不幸离世,再次证明打击网络暴力真的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加快完善立法是一条路子。”

  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律师武卓韵表示,目前可以规制网络暴力行为的主要有诽谤罪、寻衅滋事罪,尚缺乏更进一步具体的罪名。由于诽谤罪是自诉罪名,面对网络暴力传播广泛和匿名的现实,受害者很难采取有效法律措施反击。

  “网络暴力是广泛存在的社会问题,原因复杂,靠刑事处罚虽然能起到警示作用,但从各国实践看都难以禁绝。因此,法律界从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等各个方面制定有效率、可操作性高的法律制度的同时,网络暴力发生的土壤和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也需要更多的研究和关注,这需要立法者、执法者、网络空间的运营者和管理者、甚至学校、家庭等社会机构共同参与和努力。”武卓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