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公开投诉陈岚造谣诽谤 陈岚作出回应 晨报记者对话双方当事人


  今天,“陈岚”“江歌妈妈公开投诉陈岚造谣诽谤”等话题接连登顶微博热搜。截至发稿时,相关阅读量已经突破3.6亿。

  

 

  3月10日,陈岚发布微博称,江秋莲借助江歌事件大量不合法募捐,利用舆论同情人肉网友,并附上了多张聊天截图。

  对此,江歌妈妈江秋莲在社交平台发文,公开投诉“作家陈岚”对其长期进行造谣、诽谤、侮辱,并引导网民对其进行网络围攻和网络暴力的行为。江秋莲列举了陈岚在江歌案发生后的数年间的所作所为:陈岚在直播间通过网络直播、连线的形式,多次造谣、污蔑江秋莲“洗钱”“诈骗”,甚至攻击我国司法制度。

  3月12日12时许,江歌妈妈发微博表示,微博不是法院,尊重法律并不只停留在嘴上,法治社会最好的解决途径是法律,而不是随心所欲的造谣和污蔑。并喊话陈岚,不屑微博对质,法院见。

  

 

  对此,陈岚回应道,欢迎法庭上质证,节省公众时间。

  

 

  3月12日下午,新闻晨报记者就此事分别专访了陈岚和江歌妈妈江秋莲以及国内知名律师周兆成,以下为新闻晨报记者与他们的对话。

  陈岚:希望江秋莲拿出相关证据,而不是对我无端指责

  新闻晨报:你和江秋莲过去有什么往来?

  陈岚:我和江秋莲女士无冤无仇,没有任何的往来。早在2016年事情刚出的时候,我是最早出来挺她的博主。2017年,江秋莲发动了一个全网的签名行动,当时我还参与了。以上都证明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恶意。

  新闻晨报:对于江秋莲,你这边的态度是什么?

  陈岚:我觉得江秋莲对于刘鑫案的表达方面,很多信息都是不对称的。

  新闻晨报:怎么不对称?能否举一个例子?

  陈岚:我从她的微博中看到,江秋莲说刘鑫案发后从来没和她联系过,但是她自己也发过刘鑫和她联系过的截图。当时我觉得不客观,提过一些质疑,因为这件事我被网暴了,就再也没有关注过,直到2021年,我才重新关注这件事。

  新闻晨报:重新关注的意思是?具体做了哪些?

  陈岚:当时林生斌案出来后,很多网友都在质疑江秋莲的募款通道为什么从来没关闭?募款的明细也没有公示出来。我觉得至少对于那些抱着善意的募捐者,江秋莲应该公开募捐详细情况。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质疑募捐的问题。

  我质疑的第二个地方是我手里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江秋莲曾经非法获取他人的信息。她自己非法收集信息,同时也指使她当时的一名铁杆粉丝搜集公民的信息。这名粉丝也因此遭受了网暴,威胁到了她的正常生活。

  新闻晨报:这两天微博上关于你的讨论非常多,是否也威胁到你的正常生活了呢?

  陈岚:那真的是铺天盖地。而且不是今天开始的,前天就达到了高峰。

  新闻晨报:江秋莲在微博上发布的长文你看了吗?对此有什么回应?

  陈岚:我看了,我认为江秋莲的文章中没有证据。我不知道方不方便用这个词——倒打一耙。你至少要发一个证据,我怎么攻击你了。而且她说我指控她洗钱。我只是在一次直播中听对方的发言,并没有说她洗钱。我只是质问了善款,她用了这么大的阵仗对付我。

  但是我想说,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我敢冒着被网暴的风险,对江秋莲进行公开的评价吗?我至少十次呼吁过,不要对双方进行人身攻击。以暴制暴是达不到任何的效果的,讲真相不就够了吗?

  新闻晨报:在这篇长文中,江秋莲也提到了,你之前创办公益组织“小希望之家”,自称公益人士。能否讲讲这个事情?

  陈岚:我现在不是公益人士了,最多偶尔捐个款,不再介入任何深度的救助。关于“小希望之家”,我们是七年之前已经合理合法关闭的公益机构,这个机构一共存在了一年零四个月,接受了六个不同部门的审计。我想问的是,七年前的事情为什么要拿出来说呢?如果有问题,七年前不就有相关部门来查吗?

  新闻晨报:你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陈岚:我的诉求就是要求江秋莲公示善款。公示流水,公示余额,公示使用详情。募捐要说明目的、时间,募捐款项达到要求后就要关闭通道,并且要告诉大家关闭通道。

  此前有一些大V说江秋莲募集到的善款已经过千万了。我觉得善款数额一直是变动的,具体多少没人知道,只有江秋莲本人才能公布真实的数据,免得大家占用这么多的公共资源。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人人都可以上街讲一个故事,不公示自己募集到的钱,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新闻晨报:看到自己上热搜,被全国网友讨论,是什么心情?

  陈岚:从来没有谁去“咬”江秋莲,我只是清楚地表达了我几点诉求,看到我瞬间上热搜,我很难过,顶流的明星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吧,我才是真正遭受网暴的人。现在,我只希望江秋莲拿出相关证据来,而不是对我无端指责。

  江秋莲:与陈岚没有对话的可能性,决定起诉她

  新闻晨报:怎样看待陈岚的行为?

  江秋莲:她在移花接木、玩弄话术方面真的是高手。

  新闻晨报:有想过和她进行沟通交流吗?

  江秋莲:我们之间没有对话的可能性,今天我在微博文章里提了一句说陈岚也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为何没有做母亲的慈悲心,紧接着她就说我网暴她的四个孩子,她的话术真的很厉害。

  新闻晨报:能具体讲讲和陈岚发生了什么吗?

  江秋莲:2017年,她就在公众号《真岚看》上发表名为《江歌案:谁在说谎?》的文章误导大众,她这种移花接木、玩弄话术的手段真的很过分。她在引导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来攻击我,对我实施网络暴力。到现在,她依然这样。二审过后,媒体朋友都知道我谢绝了很多采访。我就是想安安静静地等待二审判决的结果。

  在我决定开网店后,有些企业家朋友想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让我开好网店。所以我经常去外地筹备这件事。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可是陈岚他们不让。他们想斩断社会对我的帮助,只要是帮助过我的人,他们就会无差别地进行攻击。黄乐平律师遭到过他们的言语攻击和投诉,曾鹏宇老师仅仅是陈述事实以及教我如何做微博小店也要遭到攻击。为什么?这个难道就要变成向他们那个样子才正常吗?

  我的的确确是接受了社会的帮助。2017年,我曾发起过一次30万元的求助,但我得到的帮助不止30万元又如何?之后我也和网友说过,不要再给我捐款了。很多热心网友还是给我捐款,我当时还发了微博表示不要再给我捐款了,也尽力退回了网友的钱。但我没有精力去把微博打赏之类的每一笔都退还回去。但也正是因为社会对我的这种帮助,我才能够活下来,坚持到今天。我坚持撑到今天,也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回报社会也有错吗?我说过帮助失学女童,我也会做到的,这也是我对社会给我帮助的一种回报。

  新闻晨报:陈岚发微博表示:“我知道自己根本敌不过对方,对方振臂一呼全网大V应者云集,数万转发摆在那里,傻子都看得出谁能获胜,谁会惨败。”对此,你有什么回应?

  江秋莲:这是在干什么?这不是打仗。很多次遇到热点新闻事件,她都在攻击受害者,她为什么总是去攻击受害者呢?我觉得是他们那边自己在敛财,才会觉得我也是在用我女儿的生命敛财。

  去年我被刘鑫的特别声明气病后,我尽量不接受媒体采访,我怕勾起回忆。但陈岚真的是特别过分,她去还原现场,她难道比日本的警察、中国的法官还要厉害?

  新闻晨报: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江秋莲:我决定起诉陈岚,必须起诉她。

  新闻晨报:关于陈岚还有什么想说的?

  江秋莲:我觉得她本质上觉得自己是个高高在上的作家,是上等人,她瞧不起我这样的农村妇女,觉得我没有文化,写不出那样的东西,都是请人代笔的。可那都是我自己的真情实感,那是亲身发生在我、发生在我女儿身上的事情,我怎么会表达不出来呢?

  律师解读:因为搜集证据存在困难,从而助长了网暴的气焰

  新闻晨报:法律当中关于侮辱诽谤他人行为是怎样规定的?

  周兆成:根据刑法第246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式,公然侮辱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情节严重的,应当立案。将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新闻晨报:网络上诽谤造谣他人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这些人没有被法律惩罚?

  周兆成:因为诽谤罪侮辱罪是告诉才处理的罪状,除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外,是不会提起公诉的。很多受害者,因为不了解法律,也不懂得如何打官司维护自己的权利,才让那些造谣侮辱的人逞凶。并且,因为网络暴力具有虚拟性,很多人是匿名发言的,导致搜集证据存在困难,从而助长了网暴的气焰。

  新闻晨报:在网络上,侮辱诽谤罪当中的情节严重是怎样规定的,我们如何鉴别?如果不构成情节严重又该怎么办?

  周兆成:根据两高司法解释,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就属于情节严重,构成诽谤罪。

  如果不构成情节严重,则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

  在本案当中,作家陈岚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的发言被浏览很明显已经超过了5000次,因此她到底够不够成诽谤或者侮辱罪,还要看法院判决。

  图片来源: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