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警方正调查刘学州被买卖一事,法律学者:其生父母或涉嫌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


  1月24日,媒体向海南三亚市110指挥中心证实,此前寻亲成功后被生母微信拉黑的河北男孩刘学州服药自杀,于当日凌晨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刘学州生前最后的长文中,他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寻亲历程,以及在寻亲成功后与亲生父母的决裂。其中涉及的多个法律问题引发全网关注,尤以疑似遭亲生父母拐卖一事格外牵动公众神经。

  在长文中,刘学州自称,曾从生父处得知,因经济困难,为付彩礼,在收取6000元后让人抱走了刘学州。此后,媒体通过向刘学州的“姥姥”证实,当年其被女儿告知,花费2.7万元从外面“抱”了一个男孩。

  24日晚,媒体从大同市公安局新荣分局获悉,该分局接警中心当日接到多名网友关于刘学州被买卖一事的报警,目前相关部门正展开调查,有调查结果会向社会发通报。

  据封面新闻报道,山西大同的吕警官表示,已经联系到了他的亲生父母,正在做笔录。

  对于此事,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分析称,拐卖儿童及遗弃罪均属于公诉案件,若证据确凿,刘学州亲生父母有可能被提起公诉。

  另据《三联生活周刊》25日报道,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袁彬表示,果刘学州所述为实,其生父母已涉嫌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

  袁彬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表示,“如果按照刘学州对媒体的说法,他的生父母当初卖他是为了获得彩礼,是有营利目的的,这就构成了拐卖儿童罪;另一个就是今年1月份,刘学州和生父母见面后,向父母表达了一些诉求,遭到了拒绝。他后来无论是生活还是心理状态,都陷入了困顿,从这个角度,他的亲生父母在刑法上是有可能构成遗弃罪的。”

  他表示,“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追究刘学州生父母的拐卖儿童罪,在法律上是有追责期限的。针对刘学州这个案子,我经验判断是15年,也就是说,刘学州生父母把孩子卖给别人到刘学州死亡的时间,有没有15年。如果在15年之内,有追责的可能。”

  亲生父母拐卖儿童可能并不符合常人的认知,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统计,中国目前买卖儿童案件,主要并不是人贩子所为,绝大多数是父母将自己的亲生骨肉出卖或者遗弃。

  2015年2月,最高法的新闻发言人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2014年至2015年3月,全国各地法院公布的363份有关拐卖儿童罪的裁判文书中,涉及380个儿童被拐,其中被亲生父母拐卖的儿童占比约为40%。当时官方的表述是“可能过半”。

  在这场巨大的人伦悲剧背后,值得公众深思的是,亲生父母拐卖子女该如何定罪?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的《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的规定:“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值得注意的是,该意见明确把出卖亲生子女纳入到了犯罪当中,甚至作为了比较重要的部分。

  而在判决的过程中,考虑到孩子的利益,袁彬认为法庭一般处理的方式是,“该判还是要判,但是判了之后,对孩子的抚养问题也会加以考虑,比如变更监护人,或者另寻合适的监护人,不能简单地一判了之。判的同时,要为孩子的利益考虑,给他监护做适当的安排,同时,亲生父母在判刑期间对抚养孩子的义务并没有减免,根据这些父母的情况,他们提供包括经济方面在内的补偿。”

  对于刘学州一案,澎湃新闻刊发评论指出,当前的司法解释没有对何为“以非法获利目的”做出解释,司法实践当中,一般会把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巨额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作为“以非法获利目的的”。所以,当初刘学州父母的这个“转送”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还有不少的证据门槛要过,特别是要考虑到时间久远,很多证据可能湮灭,这对警方办案提出了不小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