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31万“拜师费”师傅因诈骗一审判5年,海归硕士徒弟曾找律师想保释自称没被骗,公益律师:学艺须擦亮眼睛


  为了学习养生调理身体,北京市顺义区男子刘某向云南女“中医传人”熊某交纳31万元拜师费和15万采药工费。家人报警后,熊某涉嫌诈骗被抓,因诈骗罪被判刑5年。

  4月2日,熊某的女儿陈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案情发生在师徒之间,徒弟此前曾坚称自己没有被骗,“他帮我请的律师,帮我出的律师费用,全部都是他在帮我跑这些事情。他自己本人曾经态度坚定,他自己说他没有被诈骗。”

  

收31万“拜师费”师傅因诈骗一审判5年,海归硕士徒弟曾找律师想保释自称没被骗,公益律师:学艺须擦亮眼睛

 

  2021年4月15日,刘某在湖南永州拜熊某为师

  >>>从小跟父亲学中医

  草药方子配出来 家人先试验吃

  陈女士介绍,母亲姓熊,云南楚雄人,今年52岁,之前学过中医。“我外公以前是‘土郎中’,我妈妈小时候跟我外公学过,她后边自己钻研了好多年。我们家里全都是草药和医书,家人亲戚朋友生病,都让她给看,我自己也在吃草药,我们自己家人都吃,包括一些方子配出来,我们家人自己都先试验。”

  陈女士介绍有人慕名前来找母亲调理,“陆续会有人在我们家里小住一段时间进行调理,我母亲都会教,找她的人多,本身这也是为了帮助别人解决痛苦。之前家里有空的房间,都有上下铺,经常家里会来七八个人,住个三五天、十天半个月,有些人调理好,会跟身边人讲,也有人请我母亲前去调理。”

  >>>拜师救治更多的人

  “他追着要做徒弟 母亲还让租房”

  “之前有很多病人想送孩子过来到家里学。”陈女士承认,母亲说过好多次要收徒。“2021年4月底,我母亲跟我讲过,收他(刘某)做徒弟,说准备在湖南搞一个拜师仪式,说他追着她跑到福建、湖南,我妈说这个小伙子挺诚心的。”

  陈女士表示:“他跟我聊天,说他之前也研究过这些方面,说他30多岁,身体状况不好,有脑出血,他就想学这个,也想帮家人调理,他也希望学好能到处走走,去救治更多的身体不好的人,就当是给自己积德行善了。”

  陈女士回忆说:“我妈说帮他调理,他要学的话要把他长期带在身边,还让我给他租个房子住,不能一直住酒店,那样开销太大,但没想到刚说完几天,他就给我打电话,说我妈出事了。”

  >>>收“拜师费”诈骗获刑

  “挡灾调理采药”骗46万被判5年

  北京市顺义区法院相关刑事判决书显示,2021年4月14日至15日,被告人熊某以能够帮33岁被害人刘某挡灾难、护法归位、调理身体等说辞使刘某拜其为师,以收取拜师费为名骗取刘某31万元。

  2021年4月28日,熊某因自己有银行贷款需归还,虚构需要支付云南采药工费用的事由,向刘某索取15万元。5月5日熊某被查获。2021年12月27日,法院以诈骗罪判处熊某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

  >>>调理曾两次拔经络

  给的中草药鉴定发现重金属超标

  刘某的陈述证实,2020年9月因事故脑出血留下后遗症,大脑受重创,感觉头脑里出现神学想法,就对这方面有点兴趣,后来经人介绍认识熊某。

  在北京见面后,熊某说她是第七代祖传中医祝由术的传人。2021年4月15日,刘某在湖南永州拜师转账31万拜师费,熊某承诺会用价值31万的中草药帮他调理身体。拜师后,熊某给他做了两次拔经络,给了一些中草药,都是三无产品,妻子拿去鉴定,发现重金属超标。

  2021年4月28日,刘某又给熊某转账15万,熊某称这笔款用于支付云南采药工的工钱。

  >>>自认师傅真有本事

  “通灵”帮忙投资比特币大赚一笔

  熊某的个人微博中自称系“中国望诊第一人”“高级中医体质辨识与调理师““中医泻血疗法师”“御医第七代传人”等。

  熊某与刘某的微信聊天记录证实,熊某称:“我收徒弟是有条件的,我收了你的,所有灾难我都替你挡。”

  刘某表示,当时在他的逻辑认识里熊某真有点本事。当时他在玩比特币,熊某用“通灵”帮他问投资比特币的策略,包括投资金额、具体时间以及抛售时间点,他按照熊某说的验证了,当时赚了一大笔钱。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案发的确是因为刘某的妻子报警。2021年5月4日,熊某在微信语音留言,让刘某出几百万中药费,刘妻在旁边听到了就报了警。

  刘妻还作证称,熊某没有行医资格,是通过刮痧、放血、给自制药丸吃,还有一种烟让患者抽,她没见过熊某治好谁,她没有发现丈夫调理后有什么好转。

  >>>当时没觉得被诈骗

  师傅被抓后徒弟找律师想保释出来

  刘某表示,当时他没觉得熊某是诈骗,他处于错误的认知,还在被骗的状态。刘某承认,熊某被抓后,他找律师想通过一些途径把师傅保释出来,还和师傅的家属联系,也写过举报信。

  刘某称,熊某说的“通灵”对他拜师起了关键作用,后来想明白自己是基于被骗的情况下拜师。熊某自称可以帮人推算前世今生,自称是天神护法,当年带领99名弟子下界普渡众生,“说我是其中之一,所以我要拜她为师,说拜师费是上天规定的。”

  刘某认为,熊某的根本目的不是所谓的传承中医文化,就是一步步引诱他上当受骗。

  >>>自愿给钱拜师学习

  徒弟花1万元请律师曾称没被骗

  陈女士表示:“一审判决下来有一星期我们就上诉了,所谓的被害人,他自己一直说他没有被诈骗。这个案子是他妻子报的案,说他被诈骗了,但他说他没被骗,两人为这个事情吵架,他和我的微信聊天记录,包括他帮我找律师,前期请律师有1万元,我有他的转账记录,我都有保留的证据。他在派出所做的笔录也说:‘我没有被诈骗,我是自愿拜师,我要学东西。”

  2021年5月7日刘某与律师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刘某表示他来交纳律师费。5月17日,刘某与陈女士的聊天记录也证实,他向陈女士转款1万元。

  此外,陈女士提供的与刘某的通话录音证实了她的上述说法,刘某在电话录音中称:“我自愿的,不是被她诈骗的……这笔钱是我自愿给出去的……警察不信。”

  

收31万“拜师费”师傅因诈骗一审判5年,海归硕士徒弟曾找律师想保释自称没被骗,公益律师:学艺须擦亮眼睛

2021年5月17日微信截图显示,刘某向陈女士转账支付律师费

  >>>经济纠纷民事案件?

  涉案46万还在银行卡里没挥霍一空

  陈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整个案件涉案金额是46万元。“31万拜师费和15万元,现在还在我母亲的卡里,我母亲的卡被冻结时,除了一些扣费,卡里还有41万多元,并不是挥霍一空。”

  陈女士认为,刘某的妻子报警,当初如果清退46万,可能也不会有这个案子。“事情出来以后,站在我的角度也不能理解,我母亲收了这个钱,但是所谓的被害人说他没有被骗,他随我母亲也确实去了一些地方,亲眼见证我母亲给很多人治疗有效果,包括他自己也吃了药,也体验了手法的治疗,他觉得挺好的,所以才决定拜师学习。他也是成年人,如果后期觉得自己之前理解有误,跟预期有偏差,他不认同这些东西,不想学了,那就属于民事纠纷,如果协商我母亲不给退费,那去起诉也是民事案件,怎么会以诈骗判刑?”

  >>>前后善变判若两人

  一开始坚决否认被骗 开庭又说被骗

  陈女士表示,作为被告人家属,2021年12月份开庭时,她参加了庭审,刘某以被害人身份出庭。

  “他之前的笔录,包括他给我们提供的证据,都是说他没有被骗。开庭当天,他才说他被骗了,所以这个事情我难以理解,如果说被骗了,从一开始他一直坚决否认自己被骗,还请律师帮我打官司,他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包括他为此和家人吵架闹翻。”

  陈女士表示,刘某是80后,案发后,刘某一直在忙着救师傅,但出庭时称自己被骗,前后判若两人。

  “拜师费他说他是主动自愿给的,这个钱不是被骗的。他每次去当地派出所都会给我说,他说民警记录了他怎么转钱,他还向公共平台写了检举信,这些我已经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我申请调取了所有微信聊天记录。”

  陈女士承认经此一事,自己挺受打击。“出了事他帮我跑前跑后处理这件事情,我曾把他当亲哥,尽管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感觉不用自己一个人扛,挺感动的,但他后面的举动让人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我不是跟人自来熟的那种人,我真的太难理解,之前口口声声让我叫他哥,我不想再跟他纠缠,他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就删除了他的电话。”

  >>>二审辩护律师观点

  收31万拜师费到底是不是犯罪所得?

  4月3日,熊某的辩护律师周兆成向华商报记者证实,本案二审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发后,警方从被告人熊某的账户上查封40余万,此前一审开庭后,熊某女儿补了6万元退还到法院账户上。

  作为二审辩护律师,周兆成谈了他对案件的认知。

  第一,诈骗罪的定性,需要有确凿的证据认定熊某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并且虚构了事实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

  周兆成指出:“本案中,是被害人刘某自己想学习调理身体的方法自愿要求找熊某拜师的,刘某支付拜师费也是心甘情愿的,并没有陷入错误认识。而且拜师费也一直在熊某账户上,并没有挥霍。假如刘某真不想拜师,也完全可以向熊某主张拿回拜师费,所以其权利也是完全可以保障。”

  第二,本案的争议焦点——被告人熊某收取刘某的31万拜师费到底是不是犯罪所得。

  周兆成表示:纵观全案,被害人刘某主动向被告人熊某拜师;被告人熊某也的确给刘某以及家人调理了身体,还使用了名贵药材。熊某也确实具备调理身体的能力并且有成功病例。作为徒弟的刘某也跟着熊某参与了学习调理方法。“所以,一审法院认定拜师费是犯罪所得还是值得商榷。”

  第三,尽管病历显示被害人刘某脑子曾经受过伤,但是,一审时刘某出庭了,并且接受询问,思路清晰侃侃而谈,而且刘某从事金融行业工作,海归硕士,具有较高的社会认知能力。

  周兆成表示:“拜师的时候,刘某是自费购买机票追到湖南拜师,始终没有向警方报案,案发后,还为被告人熊某聘请律师,并且向各个机关写信反映其是自愿,并且控告警方违法办案。所以我们还是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熊某构成诈骗罪是值得商榷的。”

  >>>一审法院认定骗钱

  是否为他人治好疾病 不影响对本案事实认定

  法院认为,根据被害人刘某陈述,被告人熊某的庭前供述以及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相关证人证言相互印证,充分证实熊某通过虚构其中医传人,宣扬精通祝由术,会“通灵”,能为人治病挡灾等封建迷信言论,骗取被害人信任,进而以拜师费、采药钱等为名,骗取被害人钱款的事实。

  被告人熊某无行医资格,其是否具有治病救人的能力,法院对此无法核实。熊某是否有行医能力,是否曾为他人治好疾病,并不影响对本案事实的认定。

  对于被害人是否陷入错误认识而支付被告人钱款,本案是否属于民事欺诈?被害人是否具有过错?法院认为,被害人刘某出庭证实,其当初系受熊某蛊惑而拜师,并非仅仅为调理身体支付费用,且本案涉及款项金额巨大,与通常为调理身体支付的合理对价相差甚远,应属社会危害性较大的犯罪行为,故辩护人提出系刘某为调理身体,主动拜师并自愿支付的拜师费,双方是师徒关系,系民事欺诈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在本案整个犯罪行为实施过程中,虽然被害人有一定的主动性和配合性,但考虑到其脑部曾受外伤,认知水平及判断力受到一定影响,对被告人极度信任,正是受到被告人蒙蔽而交付财物被骗,故不宜认定被害人存在过错。本案中,被告人熊某无正当理由利用封建迷信,以拜师、采药等为名向被害人索取钱款的行为,本身已表明其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且其收到钱款后,并未表示过要退还,相反在案证据证实案发前几天,其还在向被害人索要大额钱款。至于骗取的大部分钱款尚在其账户内未使用,系案发后公安机关及时采取冻结措施所致,并不能以此推翻被告人非法占有的目的。

  法院认为,熊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钱款,数额巨大,检方指控罪名成立,应予惩处。故以犯诈骗罪,判处熊某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在案冻结及扣押的款项发还被害人刘某46万元,余款冲抵罚金。

  >>>第三方律师看法

  或受蒙蔽交拜师费 学艺须擦亮眼睛

  针对拜师学艺引发的此案,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如果师傅宣称其是“中医传人”,那么师傅就需拿出相关证据,证明其是“中医传人”。如果师傅宣称其具有超高的医术,最起码要出示医师资格证。拜师学艺正常途径是验证师傅的证件后,可由师傅的其他师兄弟或朋友作证,举办简单的拜师仪式,而不能趁拜师攫取钱财。

  赵良善表示,本案争议焦点是刘某自愿交的拜师费是民事欺诈还是诈骗。从表面上看,刘某交拜师费是“自愿”的,但是熊某向刘某宣扬会“通灵”,能为人治病挡灾,以此骗取刘某的信任,“自愿”向熊某交拜师费。

  赵良善指出,刘某有可能是受到熊某的蒙蔽而交的拜师费,而且刘某交付的费用与通常为调理身体支付的合理对价相差甚远,熊某收到钱款后,并无退还的意愿,相反在案发前几天,还在向刘某索要大额钱款。因此,这起案件并非民事欺诈那么简单。

  赵良善提醒,拜师学艺的诈骗手段五花八门、形式多样。学徒在拜师时,一定要擦亮眼睛,在拜师前,要多方面了解师傅的资历,尤其是向师傅的身边朋友多了解;要查看师傅的相关资质证书,并核实其真实性;切勿选择收取钱财的拜师学艺。一旦发现上当受骗,受害人应第一时间报警,由警方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