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网络发布特斯拉负面信息 汽车质量工程师被起诉


  85后王鹏(化名)没想到,特斯拉真的把他起诉了。

  2021年4月,“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发生,王鹏作为汽车行业从业十年的技术人员,研究了“特斯拉汽车刹车技术问题”,以“五千年的兔子”为名在网络上发表了分析文章。

  

(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

  王鹏认为其发表的是篇技术性文章,没想到遭到网暴的同时,又被特斯拉起诉。

  特斯拉起诉侵权

  2022年4月23日,王鹏发文:“特斯拉真的把我起诉了,我感受到了步步紧逼的压力。一年了,我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为何要揪住我不放呢?”文中透露出了王鹏的无奈。

  

 

  (王鹏最新发文)

  王鹏说,早在2021年5月,他就收到过“特斯拉法务部”的私信,称特斯拉公司已在北京法院提起诉讼。

  

 

  (2021年5月,王鹏收到“特斯拉法务”的私信)

  王鹏提供的特斯拉的起诉书显示,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令某平台删除用户“五千年的兔子”发布的涉及原告的全部侵权内容;要求该平台提供“五千年的兔子”的相关信息,追加“五千年的兔子”参加诉讼;支付特斯拉侵权损害赔偿金50万元等诉讼请求。

  特斯拉起诉的理由包括,自2021年4月19日起,用户“五千年的兔子”长期发布涉及特斯拉的侵权内容,该用户蓄意捏造、虚构事实,对原告的经营活动进行诽谤;同时使用侮辱性词汇,恶意诋毁和贬低原告及“特斯拉”牌汽车。

  2022年4月,王鹏收到了“北京互联网法院”的信息,信息显示,该院已受理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起诉的侵权责任纠纷案,请王鹏注册并登录法院电子诉讼平台,应诉并补充个人信息。

  

 

  (王鹏收到“北京互联网法院”信息)

  源起“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

  事情要从“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说起。

  2021年2月21日,张女士的特斯拉汽车发生了撞车事故,当时驾驶车辆的是张女士的父亲,交警认定张女士的父亲负事故全责。对此,张女士认为是特斯拉汽车“刹车失灵”所致。

  4月19日,上海车展特斯拉展台上,张女士身穿印有“刹车失灵”的T恤,爬上车顶维权,被上海警方行政拘留五日。5月,张女士起诉特斯拉,该事件在网络引发大量关注。

  王鹏是重点院校的机械专业本科毕业生,目前在某汽车品牌做汽车品质工程师,从业十年来,每天和各种投诉案件打交道,工作主要为检查车辆,处理车辆故障投诉问题,“或许车子哪儿好我说不清楚,但是车子哪儿出问题,我太懂了。”

  “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件”爆出后,王鹏关注此事件,“看到网络上很多声音对当事女车主不公平,甚至说她撒谎。”王鹏不认识该女车主,也没有和对方联系过。

  王鹏说,出于职业敏感,看到数据就想分析,在汽车出现故障后,想要做的就是再现和研讨发生机理,找到解决方案。于是,当“维权女车主案”爆出后,他就开始进行分析研究。

  王鹏根据特斯拉官方提供的刹车数据做了一系列分析,此后以“五千年的兔子”为名发布《特斯拉维权女孩没有撒谎!用刹车数据还原事故前的惊魂五秒》等文章,记者注意到,文章中,王鹏介绍了分析的数据依据及分析过程,认为事故车辆刹车有问题,并表示愿意接受其他人士和机构的质询。

  

 

  

 

  (王鹏根据特斯拉刹车提供的刹车数据做了一系列分析,此后以“五千年的兔子”为名将分析文章公开发布)

  “特斯拉法务部”私信当事人

  王鹏介绍,文章发出后在网络上开始发酵,他也因此开始遭受“网暴”。

  王鹏说,他被几千条评论和私信“淹没”,“骂得很难听,死全家,进监狱,老婆跟别人跑了等话,我的情绪很不好。”网暴给王鹏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王鹏表示,在“黑粉”对他进行谩骂时,他也和对方互怼,对“黑粉”说了一些言辞过激的话,“事后回想,我当时的确言语有些过激”。

  

 

  (王鹏遭受网暴)

  很快,王鹏接到了“特斯拉法务部”的信息。

  2021年5月底,名为“特斯拉法务部”的账号私信“五千年的兔子”,称已在北京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书中,特斯拉梳理了“五千年的兔子”自2021年4月20日起至同年5月18日的共17条相关言论,认为存在“侮辱”“诽谤”等侵权内容。

  王鹏表示,他对特斯拉没有恶意,收到“特斯拉法务部”的私信后,王鹏删除了其列举的“侵权内容”,“不管我有没有责任,先删除了,我不想和特斯拉对着干,我有工作家庭,不想影响正常的生活。”

  

 

  (2021年6月,王鹏再次收到“特斯拉法务”的私信)

  2021年6月9日,“五千年的兔子”发布声明:“损害商誉需要造谣,我没有造谣,因为造谣需要捏造事实。我只想脱离这个事件,赶紧离开这暴风中心,不然会被挤碎,于是我删了文章。”

  津云新闻记者看到,“五千年的兔子”有1.9万粉丝,该用户在某平台上已发布的十余篇文章中,目前还有涉及特斯拉的《特斯拉维权女孩没有撒谎!用刹车数据还原事故前的惊魂五秒》《我可能找到了特斯拉刹车失灵的原因,纯视觉自动驾驶有致命缺陷》等分析汽车数据和设计的文章。

  律师:特斯拉应接受监督

  此后,王鹏度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2022年4月,王鹏收到“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案件受理信息时,平静被打破了。

  “我没想和特斯拉起冲突,删除了特斯拉认为的侵权内容,没想到过了一年还是苦苦相逼,退无可退了,现在我能做的也就只有积极应诉。”王鹏说,虽然很无奈,但他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王鹏说,他有父母和妻子,生活很安定,目前家人和公司都不知道他经历的网暴和被特斯拉起诉的事情,他担心如果事件发酵,会对家人和工作产生影响。

  王鹏聘请了北京一法律师事务所的周兆成律师为其辩护,周兆成律师认为,“五千年的兔子”的言论是消费者依法行使监督权的行为,不存在捏造或虚构事实情形,也不存在任何侮辱、诽谤情形,尽管委托人存在“个别言辞激烈”,但是事后迅速删除,并没有造成任何严重后果。

  周兆成认为,特斯拉系美国知名新能源汽车品牌,理应受公众以及消费者监督,对公众以及消费者的“批评监督行为”应保持足够的理解与宽容。若特斯拉坚持诉讼,周兆成律师将代表委托人积极应诉。

  记者截稿前,“特斯拉法务部”的平台账号未发表任何内容,记者对“特斯拉法务部”私信留言,但未得到对方回复。记者致电特斯拉官方电话,工作人员回复,法务正在跟进中,目前没有可以对外公布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