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前“杀妻灭子案”22年后迎来第6次开庭审理,同案疑凶孟瑞红参加庭审


  李玉前“杀妻灭子案”22年后迎来第6次开庭审理,同案疑凶孟瑞红参加庭审,当年办案警官出庭接受调查,操场埋尸案周兆成律师担任辩护人,聂树斌案知名法医胡志强出庭发表意见。

  一、重审开庭

  李玉前“杀妻灭子案”自2020年9月贵州高院裁定发回重审已逾两年,现在终于迎来了实质性进展,定于2022年11月23日上午09:00在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

  此案历经20多年,其过程可谓是一波多折:

  ①一审六盘水中院判处死刑→李玉前上诉→二审贵州高院裁定发回重审;

  ②一审六盘水中院判处死缓→李玉前再次上诉→二审贵州高院维持死缓;

  ③李玉前提起申诉→贵州高院启动再审,裁定发回重审;

  ④六盘水中院第三次审理,拟定于2022年11月23日开庭。

  这一路的艰难曲折,唯有四处奔波申冤的李玉前家人感触最深。20多年的光阴,不仅李玉前本人从30来岁的小伙子在狱中逐渐老去,为其申冤的亲属也已白发丛生,尤其是为此案奔走多年的岳母,已是垂暮之年,不知道在她有生之年,还能否等来正义垂怜?

  二、案情回顾:

  2001年3月21日,时任六盘水水钢集团炼铁厂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的李玉前向警方报案,称妻子和儿子自3月20日凌晨失踪,并提供线索告知炼铁厂女工孟瑞红有重大作案嫌疑。

  让李玉前始料未及的是,妻儿遇害,自己报警后警方竟将他认定为疑凶关押起来,根据检方指控,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喝酒回家后见妻子态度冷淡,想起近期二人不和,便起意掐死妻子,又用枕头捂死被惊醒的儿子。当晚9时许,李玉前找来情人孟瑞红一起将尸体肢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随后孟瑞红用背篓将死者尸块分批转移到炼铁厂高炉焚化。

  2001年9月10日,一审六盘水中院第一次审理,认定李玉前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李玉前不服,上诉至贵州高院;

  2001年11月20日,二审贵州高院第一次审理,认定“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发回六盘水中院重审;

  2003年12月,六盘水中院第二次审理,改判死缓,李玉前坚持无罪,第二次上诉至贵州高院;

  2004年10月12日,贵州高院第二次审理,裁定维持死缓,李玉前服刑期间继续提起申诉;

  2016年4月,李玉前案因案情离奇,再次引发媒体及舆论关注;

  2016年5月,贵州高院作出再审决定,但迟迟未开庭;

  2019年7月3日,贵州高院以同案犯孟瑞红刑满释放后下落不明不符合开庭条件为由,考虑中止审理;

  2019年7月4日,李玉前认为该案不符合法定中止审理的情形,并且从决定再审已经过了3年多,法院未在法定期限内审结案件,应该对他取保候审;

  2020年9月24日,李玉前案从决定再审已逾4年,终于迎来再审开庭,这也是贵州高院第三次审理本案;

  2020年9月28日,在所有人都认为李玉前终于可以无罪释放时,审理结果发生戏剧性大反转,贵州高院并未改判,而是再一次裁定发回六盘水中院重审;

  2022年11月23日,发回重审2年多后,李玉前案终于定在贵阳市花溪区法院开庭审理,这也是李玉前案第6次审理。

  三、本审亮点

  本次庭审由周兆成律师担任辩护人,周兆成曾代理过操场埋尸案、劳荣枝案等重大复杂历史案件及李阳家暴门案、奔驰女车主案及刘学州案等全国知名热搜案件,拥有丰富的重案、要案办案经历。相对以往庭审,本次审理还有几个亮点:

  法院已将下落不明的原审被告人孟瑞红找到,21年后再次通知到庭,同时应辩护人要求,同意让当年承办该案的警官到庭接受法庭调查,体现了法院对案件负责、对历史负责的审慎态度;

  此外,法院同意 “有专门知识的人”参与庭审,让曾经参与聂树斌案、陈满案、念斌案的知名法医胡志强出庭发表意见。

  周兆成律师称,“作为辩护人,我还是非常感谢六盘水中院、市检察院在开庭前认真听取辩护人对案件的各项意见和申请,开庭前做了大量的工作,充分保障被告人李玉前的各项权利。”

  四、期待改判

  本案疑点重重,李玉前既没有杀人动机,也没有杀人分尸时间,定罪主要证据为李玉前与孟瑞红的口供,而李玉前表示遭到刑讯逼供,且二人口供矛盾重重,并与其他证人证言不吻合,根据现有证据并不足以给李玉前定罪。

  李玉前忍辱负重鸣冤20多年,就连其岳母也拖着年迈衰弱的身体四处奔走伸冤,只希望能将真凶绳之以法,告慰死去的女儿和外孙在天之灵。

  正义已经迟到了太久,期待这次重审会有质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