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杀妻灭子案”明日再次重审,入狱20余年的当事人已临近出狱


       重审,被李玉山认为是其弟弟李玉前命案的重大转机。

       2020年9月28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玉前故意杀人、孟某红包庇一案公开宣判,裁定撤销原一、二审裁判,发回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两年后,这起贵州“杀妻灭子案”等来再次重审时间。日前,新黄河记者从李玉山处获悉,李玉前故意杀人、孟某红包庇罪一案将在2022年11月23日上午9时,在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李玉前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也已收到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出庭通知书,周兆成还表示“我还是和李玉前案的前几任代理律师一样,继续为李玉前做无罪辩护。”

李玉前和妻子谢初明。受访者供图

这起案件发生于2001年,李玉前的妻子谢初明和年仅3岁的儿子李明昊被害身亡。检方指控,李玉前被指犯故意杀人罪,其情人孟某红构成包庇罪。根据贵州高院公布的信息,2003年,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玉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孟某红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贵州高院于2004年10月12日作出二审裁定,维持原审判决。但李玉前却始终在狱中喊冤,后经媒体报道后也引发舆论关注。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玉前的前代理律师王万琼也在“李玉前案的辩护词”中说,李玉前称其遭遇刑讯逼供。其家人包括谢初明的母亲,也就是李玉前的岳母张林合均相信其无罪,并坚持多年为其申诉。如今,距离案发已经过去20多年,李玉山告诉新黄河记者,经过减刑,12月下旬,李玉前也将刑满出狱。

重审

三四天前,李玉山与李玉前通过一次电话,对于此次重审的信息两个人都很激动。

其实,李玉前案已经不是第一次重审。根据公开信息,对于此案,2001年9月10日,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李玉前因故意杀人,判处死刑,但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同年11月,贵州高院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随后,2003年,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玉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孟某红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贵州高院于2004年10月12日作出二审裁定,维持原审判决。

在服刑期间,李玉前不断以“没有实施杀人分尸、抛尸行为,本案凶手是孟某红”为由提出申诉。在贵州高院公布的信息中,也提到,经贵州高院审查,李玉前提出的申诉理由符合重新审判条件。

根据贵州高院公布的信息,在贵州高院决定再审后,分别于2016年向原审被告人李玉前及其辩护人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合、2019年8月22日向孟某红送达了《再审决定书》。2020年9月24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履行职务,张林合、李玉前到庭参加诉讼,李玉前的辩护人出庭辩护,原审被告人孟某红因下落不明未到庭。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一审程序违反了证人出庭作证、鉴定结论出示及重新鉴定的相关程序规定,原判认定李玉前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存在疑点和矛盾,可能影响公正审判,遂依法作出上述裁定。

出庭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2020年9月28日,贵州高院对决定再审的李玉前故意杀人、孟某红包庇一案公开宣判,裁定撤销原一、二审裁判,发回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至此两年后,该案开庭重审时间落到今年的11月23日。

就此案,新黄河记者联系到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案件情况还不方便透露。

凶案

李玉前,出生于1969年,案发时是贵州六盘水水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炼铁厂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根据媒体报道,2001年3月21日,32岁的李玉前报警称妻子谢初明和儿子李明昊3月20日凌晨失踪,并向警方提供线索,称与其有情人关系的孟某红有作案嫌疑。

2001年3月30日,孟某红被刑事拘留,孟某红供述称,谢初明母子被李玉前杀害,她帮助焚毁尸体。六盘水市公安局据此将李玉前列为嫌疑人。同年4月4日,李玉前被刑事拘留,4月28日,李玉前和孟某红被正式逮捕。据当年检方的指控,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家后见谢初明对其不理睬,想起自2000年5月以来二人的不和,遂起恶意掐死了她。此过程中,又用枕头捂死哭闹的儿子。李玉前白天正常上班,当晚天黑后,他找来孟某红协助处理,二人一起将尸体分解,分装在4个编织袋内。随后,孟某红用背篓将尸块分批转移到炼铁厂高炉焚毁,李玉前则打扫房间。

一审判决书中还提到,被告人李玉前原在公安机关多次供述杀害其妻儿的犯罪事实与所供述的杀人手段前后一致,并供述其告诉孟某红其杀了谢初明母子,且有被告人孟某红供述称李玉前告知其杀了谢初明母子,二人供述能相互印证,不属孤证。

但入狱后,李玉前坚持多年申诉。李玉山告诉新黄河记者,多年来,无论是狱中探视还是电话交流,一直没变的话题就是申诉,弟弟李玉前始终在喊冤“没有杀人”。

监狱外,其家属以及他的岳父岳母也相信凶手不是李玉前,20多年来,为他四处奔波。李玉前岳父多年前已经去世,岳母张林合依然坚持为其申诉。根据媒体报道,2020年9月24日,在参加贵州高院的庭审中,患有高血压和脑梗的张林合数次离席,走到法庭外休息。她对法官说,唯一的请求是找到真凶,告慰女儿和外孙亡魂。

李玉山介绍,目前张林合因病身体已经行动不便,因担心老人身体,开庭重审的消息还未告诉张林合,打算等李玉前出狱后一起去看望。对于张林合,狱中的李玉前也多次表达过自己的愧疚,李玉山说,“打电话时,每次都会先问问岳母的病情,再聊其他的事。除了案件本身,就是聊聊两家人(李玉山一家和张林合一家)的情况。”

李玉前的前代理律师王万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2020年9月24日,贵州高院的庭审中,李玉前详细梳理了自己当时的行为轨迹,并进行个人陈述,同时也表示“因为自己的龌龊,没有处理好情感关系,酿成大祸。”

李玉山是案后才得知李玉前和孟某红的关系,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李玉山表示,他打听到,案发前李玉前和孟某红已经不再来往,且关系不合,孟某红曾多次到李玉前家里和办公室哭闹,到派出所报警称李玉前强奸她,彼时李玉前和谢初明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李玉山也向新黄河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

疑点

接受委托后,李玉前案件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去贵阳、六盘水等地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且去监狱会见了李玉前。作为其辩护人,周兆成认为,认定李玉前是21年前杀妻灭子的“真凶”充满不少疑点。“现有证据显示,李玉前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杀人、分尸的时间,原审判决中认定李玉前‘杀妻灭子’,仅有李玉前和孟某红的口供,欠缺客观证据。”

李玉山(左)和案件辩护律师周兆成。

周兆成表示鉴于此,对于该案的辩护,将与李玉前案的前几任辩护律师一样,继续为李玉前做无罪辩护。另外,六盘水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开庭前,充分听取和保障了被告人李玉前以及辩护人的意见和权利,并且同意辩护人提出要求当年李玉前案的办案警官到庭接受法庭的调查。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谢初明母子的死因未明是本案的众多疑点之一。侦查机关在李玉前家发现血迹后,经鉴定,认定血迹确系被害人谢初明的。但因本案尸体被焚毁,无法通过尸检得知死者死因,现场的血迹亦无法判断成因。其次,司法机关认定的被害时间和目击证人之间的矛盾也是案情的一大疑点。司法机关认定谢初明母子被害时间为2001年3月20日凌晨3时许,其来源于李玉前的口供,而公诉机关提供的证人证言中,证人周某在3月19日晚10点半离开李玉前家时,谢初明未被害;证人龚某军3月19日晚11点到李玉前家敲门无人回应;证人刘某青3月20日深夜12点听到李玉前家有人走动;证人杨某木看到孟某红在深夜12点后多次前往李玉前家搬东西。

根据此前代理律师的披露,被告人李玉前、孟某红两人的口供,以及李玉前的前后供述及证人证言均存在多处矛盾。同时,司法机关此前认定的分尸工具是李玉前家的菜刀,对于分尸工具,李玉前和孟某红多次做出前后不一的供述。但在随后的勘验中,并未发现菜刀的卷刃或缺口,菜刀上也并未检验出血迹成分。

周兆成认为此次重审值得期待,因为该案中的关键人物孟某红出狱后曾下落不明,在2020年9月24日贵州高院开庭审理该案时,未到庭。目前,原审被告人孟某红已经找到,且被通知到庭。李玉山也证实,法院有透露孟某红已经找到。

11月23日,该案将在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而距离李玉前出狱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