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州被网暴致死案”今日开庭,其舅妈:那些人至今未道歉……


        2月13日,记者从刘学州舅妈(养父母一方)柴丽(化名)处获悉,她起诉两名网络大V“网暴刘学州”的案子,13日正式开庭。此时距离刘学州自杀已过去整一年。

        柴丽说,刘学州在密集的网络暴力攻击中以自杀证明清白,那些网暴他的人至今没有道歉。“出事前他曾告诉我,他遭遇了网暴,我当时不明白什么是网暴。直到后来我遭遇到一样的情况,才知道他承受了什么样的压力。我要为他求一个公平。”
 
       柴丽说,此次被起诉的“真话哥”“暖心姐姐”拥有数万、上百万粉丝,在刘学州自杀前“多次发布侮辱性攻击性内容,传播范围很广,先起诉他们,其他一批活跃的网暴者,后续会继续起诉。”
 
        两名大V被指控“网暴刘学州” 
       曾发帖指责刘学州“不懂感恩心机重”
 
        2021年12月,15岁的刘学州发布寻亲信息后,辗转找到亲生父母。因为令人同情的人生(幼年时养父母双亡)和离奇的寻亲过程(通过疫苗本自行联系到生父),他的寻亲进展一直受到网友关注。
 
        事情很快超出刘学州的预料。找到亲生父母时,他发现自己是被抛弃的,他甚至怀疑自己是被父母卖掉了。认亲之后发现父母各自成了家,他成为对方难以接纳的难题,继而被生母拉黑微信。
 
        刘学州晒出与生母的电话录音后,生母指责他强行向生父母索要房产。舆论瞬间压向刘学州,有人说他自导自演炒作,有人骂他“娘炮快去死”。2022年1月24日,在找回亲生父母40天后,刘学州在三亚海边发布一封七千字遗书,之后服药自尽。
 
        遗书中,刘学州详细回忆了15年以来的各种不堪遭遇,大篇幅回应了寻亲前后过程,以及遭遇网暴后的压力。
 
        昏迷前,刘学州将手机委托给路人,并告知了所有密码。柴丽看到网络热搜后反复拨打刘学州的电话,从这名路人口中才知道刘学州当时的状况。
 
        柴丽说,事后查阅了刘学州的社交账号信息,与遗书内容比对发现,从2022年1月17日生母在采访中对他指责之后,大量网友向刘学州发来了侮辱性、攻击性信息,还有众多网友、自媒体发布了类似内容。
 

        “其中‘真话哥’和‘暖心姐姐’是最活跃的账号之一。他们发布视频,兴致勃勃揣测、污蔑刘学州动机,指责他不懂感恩、心机深、白眼狼,甚至挑衅一样到刘学州账号下留言。”柴丽说,她委托律师对多个类似账号进行了取证,因为这两个账号粉丝量大,发布的内容传播广,此次将他们作为首批起诉对象。

        记者注意到,这两个账号遭到大批网友投诉后已被平台封号。在网络流传的资料中,“真话哥”称刘学州抛弃养育之恩执意寻亲是嫌弃养育他的家庭买不了房;找到亲生父母就要求买房是无度索取;刘学州抛弃养父母家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四位老人中年丧子丧女后,老年被养孙抛弃孤苦无依。
 
        舅妈:自己被网暴才知道他的压力 
        那些人至今没道歉
 
        柴丽介绍,养父母意外去世后刘学州被接到姥姥家生活,她当时刚嫁过来不久,与刘学州从小感情就比较好。见惯了家庭的不易,刘学州对读书期间遭遇的欺辱从不给大人讲。接触社会之后,对家里也是报喜不报忧。
 
        13岁时,刘学州曾瞒着家人谎报年龄,在节假日到饭店传菜、洗盘子,后来还做过快递分拣员、便利店理货员,用打工挣的钱去买高仿的衣服、鞋子,而这些衣服鞋子也成了网暴者们攻击的理由。
 
        “他的生母在媒体上发声后,他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被网暴了。我当时不知道网暴是什么意思,以为就是有人骂他。让他不要理会就行。”柴丽说,她原本关注了刘学州的社交账号,但当时忙于工作,使用手机受限,没能及时看到刘学州在网上遭遇的实际情况。
 
        刘学州在遗书中表示,每天被大量小号谩骂攻击,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据新浪微博公布数据,1月17日起刘学州收到的私信量急剧攀升,次日达到了最高点。微博一共清理290条被举报投诉内容,暂停了1000多名用户的私信功能。
 
        “那些人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来,出了事又全部退散,甚至连当初谩骂的内容都删除了,像没来过一样。”柴丽说,2022年10月份,她的丈夫在做空调装卸工作时从六楼摔下,高额手术费让她束手无策,她在网上发起求助时,被一大批网友攻击“蹭流量”“吃人血馒头”“戏精”“你把刘学州害死了”,屡屡崩溃下,切身体会到刘学州生前遭遇的压力。
 
        “刘学州用死证明自己清白,但那网暴的人至今没道歉。”柴丽说,她想为刘学州求一个公平。
 
        柴丽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已经在网上提取了2000多条针对刘学州的网暴言论,刘学州养父母这方的家属没有提起经济诉求,只希望让这些网上造谣吸引流量的人付出法律代价,希望类似悲剧不要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