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演唱会被骗又被人雇凶捅伤,受害人向“主凶”索赔490余万


2017年12月19日,回家途中的赵丹(化名)遭遇袭击,被捅6刀,后经鉴定为轻伤二级。这是发生在郑州市郑东新区一起“雇凶伤人”事件,源起于赵丹的两次明星演唱会投资纠纷。

时隔5年多,新黄河记者从赵丹处获悉,去年“幕后主凶”王某已被警方抓获,3月23日上午,被告人王某被控寻衅滋事犯罪一案在河南自贸区郑州片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被害人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也向新黄河记者证实此消息并表示,王某等人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带来巨大伤痛,已向法庭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要求被告人赔偿被害人医疗费、误工费等费用及相应经济损失,共计490余万元。23日,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才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案情回顾,投资明星演唱会被骗又被捅伤

时间回到2016年,赵丹通过他人结识了河南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张某琳。

2016年12月14日和2017年4月6日,赵丹与张某琳分别签下了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和邓紫棋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额分别为800万元和400万元。在上述合同约定中,两次演唱会投资许诺的回报率分别为35%和23%。

根据签订的投资合同,演唱会结束后的15个工作日内,赵丹将得到投资收益,可是收益却迟迟没有结清。在赵丹讨要下,张某琳陆续还了700万本金随后开始称“没钱了”,直到2017年9月,张某琳“失联了”。2017年11月,赵丹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上述公司和张某琳承担合同义务,偿还其投资款项。

同年12月,赵丹就遭遇了那次被捅6刀的袭击。相关鉴定书显示,赵丹臀部多处刀刺伤,右肋骨骨折,肺部挫裂伤,额面部和双膝关节多发软组织损伤。其中,胸部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赵丹回忆,当时她根据急救经验止血,并忍着剧痛跑到路边呼救,路人拨打电话并将其送往附近医院救治,“多亏了路人,才捡回了一条命。”

2018年5月,包括两名行凶者在内的6人先后被郑州警方抓获。2019年10月,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判决书证实,涉案6人均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两年半至四年半不等的有期刑期。

赵丹始终认为张某琳、王某等人为幕后主使,因为只与他们有经济纠纷。不过,张某琳曾否认指控,并称双方仅存在经济纠纷。法院事后认定,赵丹被刺伤为张某琳公司工作人员与社会闲散人员所为。

赵丹说,王某是张某琳公司的合伙人,是团伙的组织者,包括行凶时安排人盯着她。

根据检方披露,2017年11月底,闫某在得知张某琳陷入与赵丹的民事纠纷后,便通过王某安排陈某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发送赵丹的照片及日常生活轨迹,以伺机打击报复。事发后,陈某向上报送行凶得手消息,王某告知闫某向陈某银行账户支付了10万元,陈某等人分成不等。相关判决书中还显示,张某琳称,闫某是她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她从来没有指使过闫某安排人教训赵丹。根据判决书,闫某因寻衅滋事被判四年零六个月。

此外,2021年1月,赵丹以张某琳涉嫌诈骗罪向郑州市公安局郑东新区分局报案。周兆成还透露,张某琳后因偷税漏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被立案,目前仍被羁押。

被改变的人生,“依然活在恐惧里”

根据相关起诉书披露,王某生于1986年,河南太康人,2022年6月被执行逮捕。7月26日,被移送审查起诉。

新黄河记者注意到,在23日的庭审中,公诉人对被告人王某没有按照故意伤害罪进行指控,而是以王某插手他人经济纠纷,借故生非为由的寻衅滋事罪进行指控。周兆成表示,对此,作为被害人诉讼代理人是予认可的。

“因为被害人的伤情鉴定为轻伤二级,如果按照故意伤害罪指控,根据《刑法》规定,故意伤害罪构成轻伤,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如果是寻衅滋事罪,则对被告人的量刑肯定会比故意伤害罪重。”周兆成介绍,在庭审中,被告人王某供述自己没有亲自实施犯罪,其在公安机关供述中也均是零口供,所以其辩护人作无罪辩护。公诉人出示在案发后公安机关恢复的被告人王某与同案犯闫某的聊天记录,以及同案犯陈某的指控供述,均可以验证其存在安排指示他人作案,所以其无罪辩护不能成立。赵丹也证实,庭审中闫某作为证人表述了10万元支付的情况。

赵丹坐着轮椅出席庭审。受访者供图

庭审中,作为被害人诉讼代理人,周兆成向法庭提交了四组证据,其中王某前妻的通话录音以及王某百度百科介绍,也证明被告人王某多次进行虚假宣传。在案证据也显示被告人王某还因为涉嫌诈骗多次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过。

新黄河记者根据赵丹的描述,可以在王某的百度百科看到,王某有15岁打工补贴家用,后跟同村人南下的经历;也包括在多家公司任职,清华大学金融系毕业的描述。赵丹介绍,法庭上证实了王某只有高中学历,很多身份是虚构的。根据赵丹提供的资料,2022年11月,王某还被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我们向法庭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要求被告人赔偿被害人医疗费、误工费等费用及相应经济损失,共计4942264.42元。”作为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新黄河记者。

周兆成认为本案不是一起简单的“债务纠纷”引发的刑事犯罪,而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以“投资明星演唱会”赚取高额投资回报为噱头的“套路骗”。被害人不仅投资的钱没有要回来,在身体、精神上还受到严重创伤。在赵丹看来,她的人生已经被改变了,“被捅后,胸部和左臀部受伤严重,如今左腿走路一直不行,常常是麻木的状态,阴天下雨会很疼。”此次出庭,赵丹也只能坐着轮椅前往,而心理上的创伤同样很大,对人不再信任,家里和周边装满了摄像头,也一直活在恐惧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