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司机驾车午餐后上班途中猝死不算工亡?人社局:离开场站回家吃饭没死在岗位,公司:家属有异议可诉讼


安徽公交车驾驶员骆师傅上班途中心脏骤停猝死,妻子徐女士申请工伤被拒绝,4月9日,丈夫去世3个月,徐女士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想知道职工上班途中病亡算不算工伤工亡?

>>>一班车上午跑3个来回

公交司机中午开车回家吃午饭后赶往场站

徐女士介绍,丈夫骆绪礼是安徽六安市惠民公交有限责任公司驾驶员,病亡时年仅52岁。

当时疫情管控放开了,1月9号早上5点半起床,感觉说有点不舒服,我让他请假,他说公司有规定,请假算事假,他舍不得请,就去上班了。”

骆绪礼跑的是苏埠到机场的335线,“他开的是城乡公交,而且是一条线,只有他一班车往返跑。上午跑了3个来回,都好好的,正常午休是12点。”

徐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以前是公司带盒饭过来,他在场站吃午饭,在驾驶员休息室休息。后来公司取消盒饭后,统一一顿给补助10块钱。有时他也自己带饭,用微波炉加热。疫情管控放开后,大家都回家吃饭,所以他当天12点半开车回家吃午饭。

因为当天家里没人,家人后来看到碗筷都放在桌上,骆绪礼应该是没来得及洗,就赶往场站上班,徐女士说:“他是下午2点出门,他开车从家到场站,车程15分钟,2点20分要从场站发车。”

>>>疑似下午2点左右发病

发现倒在路边私家车旁,120抢救了50分钟

“我们判断他应该是下午2点左右病倒的,因为下午2点多还有乘客打他电话,准备坐他的公交车出门,他没有接听。”

徐女士回忆:“他朋友下午打他电话,也没人接,就来家里。朋友到家门口喊,没人应,感觉车子都停在路边,怎么没有人呢?大约是下午5点50分,就跑到车前去看,才发现他倒在我家出门的路上,倒在停在路边的车旁。1月9号,当时天气还冷,天也黑的早,当时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徐女士称,丈夫被发现时还有生命体征,“他朋友当时打120,还喊人抢救,120急救人员赶到,抢救了大约50分钟,晚上7点多去世,医生检查是心脏骤停。”

记者看到,骆师傅死亡医学证明书上“死亡原因”一栏填写的是呼吸心跳骤停。

>>>如果及时通知说不定他还有救

家属质疑公交公司当天没通知紧急联系人

公交公司班次表显示,骆师傅是跑车3天休1天,事发前一天刚休息过1天。徐女士称,“他是早上上班6点打卡,下午下班是5点半到6点之间打卡,中午不打卡。事发当天下午,他还有两趟车没有跑,但公司也没有及时发现。”

“公交公司从下午他没有出车,一直到晚上他死亡,公司领导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

徐女士解释,“我去找公交公司反映,整个下午都没有发现他的公交车和人。驾驶员出车,人在车上,公司是有全程监控的,为什么没有通知我这个紧急联系人?如果紧急联系到我,说不定他还有救,因为下午发现他时120医生还在现场抢救了这么长时间。他同事看到他的公交车停在场站,也不知道他是跑了一趟回来,还是车就一直停在那里,才给他打电话,但没有人接。事发当晚,他的朋友给公司领导打电话,公司都不知道他出现这个情况。”

>>>区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亡

离开场站回家吃饭了,死亡不在工作岗位

“区人社局认为他中午已经离开场站,所以不算工亡。”徐女士表示,日前家属拿到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裕安区人社局3月16日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显示,认定骆绪礼受到的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5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如不服,可自接到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政府行政复议机构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6个月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随后记者联系裕安区人社局未果。

徐女士称,区人社局曾给家属解释称:“他们就是说离开场站了回家吃饭,就不算工作岗位,就是说死亡不在工作岗位上,就不能算是工伤,他们说要是工作时间还有工作岗位并存的情况下才能算工伤。”

>>>公司称:死亡跟工作无关

以人社局认定为准,家属有异议可以诉讼

徐女士表示,公交公司也认为不是工亡,“公司认为区人社局都不认定是工亡,那他死亡跟工作就没有关系。”

徐女士强调说,丈夫的确是午饭后返回场站出车,是上班途中发生的,不可能和工作没有关系,“如果当天没回家吃饭,发生这个事情算不算工亡?就是去别的地方吃饭,也会发生这种情况,怎么办?我这样问单位负责处理此事的一位负责人,他说现在没有如果。”

徐女士认为,丈夫是在去公司场站的途中发病,丈夫是到单位去上班,不能说和工作没有任何关系。

4月8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上六安市惠民公交有限责任公司一位负责处理此事的负责人,他表示现在就以区人社局的认定为准。

“这个已经有官方认定,官方的认定已经送达给当事人和单位了,如果家属对区人社局认定有异议的话,可以诉讼。”

记者询问,如果当天骆师傅在场站吃饭出现意外算不算工伤?这位负责人表示:“我们不做假设性回复。”

记者询问骆师傅平常工作表现,这位负责人称:“这个不太方便沟通。”

对于经济补偿,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个我们公司会有决议,这个也不方便在电话中透露。”

该公交公司公开报道显示,骆师傅有34年驾龄,从未发生过安全事故。

该公司2月28日报送六安市裕安区人社局工伤保险股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骆绪礼去世后,其妻在2月16日向工伤保险股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公司称2023年1月,骆绪礼计划23个班次,1月 9日上午正常上班,中午11:50驾驶私家车离开苏埠枢纽站回家吃饭。下午3点20左右现场工作人员发现未上班,打电话给骆绪礼无人接听。下午约5点左右现场工作人员得知骆绪礼死亡,后第一时间向公司汇报。公司于1月10日上门悼念。

>>>病倒前19天核酸阳性

每年体检都没问题,疑阳过着凉坚持上班

徐女士提供的核酸检测证明显示,2022年12月21日,丈夫的核检呈阳性。

徐女士不知道这和丈夫猝死是否有关,“他当时应该就是阳性,应该是阳了过后,人应该是还没有恢复。”

徐女士表示:“每年公司都会组织体检,体检报告都没有问题。事发当天可能也是着凉的缘故,他说不舒服,但还是坚持去上班了。”

徐女士说:“他出事前几天,公司出的通知就是不准请假。”记者看到,公交公司工作群发布的一份通知显示——“各位师傅,公司通知,非公原因导致的不满勤是自己承担,或者按事假处理。”

徐女士今年50岁,丈夫的猝然离世,断了家里的生活来源。

徐女士表示,丈夫是一名有32年党龄的党员,2018年进入公司开公交。丈夫的猝死,一下子让家庭陷入雪崩境地。

“他走得太突然了,我没有工作,依靠他生活。24岁的女儿去年刚毕业,也没有正式工作。为了这个事,我跑了公司很多趟。”

>>>代理律师:应该认定为工亡

驾车去上班视为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的延伸

知名律师周兆成受访表示,死者作为一名公交车驾驶员,在工作中患病,回家吃完午饭后,准备驾车去上班,却不幸在家附近死亡。“作为死者亲属代理律师,我们认为这属于上班途中,应认定为工伤工亡。”

第一,死者并不是在家中死亡,而是在家附近死亡,应属于上班途中。其死亡前准备驾驶私家车去上班的行为,属于为开展工作做前期准备,视为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的延伸具有合理性,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也符合认定工伤条件,应认定工伤。

第二,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一)项将“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规定为“视同工伤”。

周兆成指出,“这是因为疾病的发生、发展往往会有一个由轻到重的动态发展的过程,因此,如有证据证明职工确在上班期间出现病症,后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应考虑是否视同工伤。”

另外,《最高院:突发疾病死亡工伤认定的司法观点汇总》也强调,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无法坚持工作,经请假外出就医、回家休息时或者坚持上班在下班后死亡,死亡时间距离开单位不足48小时的,可视同工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