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骗走老人200万养老钱”案今日开庭,庭后组织调解未果


4月15日,顶端新闻记者从卢德麟儿媳沈女士处了解到,关于自己公公将200多万养老钱转给保姆蒋某珍一事,于15日上午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由为“赠与合同纠纷”。(此前报道:上海94岁老人举报保姆虐待并骗走250万养老钱,警方已立案

 

顶端新闻记者从沈女士处了解到,今天庭审时蒋某珍到现场出庭,庭审结束后双方组织了调解但没有成功。目前,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家属称老人转账并非自愿

 

据沈女士介绍,十多年前,蒋某珍由楼上的一位邻居介绍给公婆。此前,顶端新闻记者在现场探访时,通过邻居王阿姨处了解到,蒋某珍是由他人介绍给她家做保姆的。后来将蒋某珍介绍给楼下的卢德麟夫妇做钟点工,“小蒋在我这里也做过很久,对我们都很好,不相信会做出这样的事。”王阿姨说。

 

在蒋某珍被赶出去后,曾和王阿姨私下诉过苦。“她说那些钱都是沈医生(卢德麟丈夫)自愿给的,她没有强迫老人。”王阿姨说。

 

“小蒋之前在我们家,家里桌子上放着多少钱,回来还是多少钱,都没有少的,我不相信她会做这样的事情。”在王阿姨看来,蒋某珍是个为人不错的保姆,并不认可沈女士的说法。

 

 

此外,同层楼另一位邻居对顶端新闻记者表示,平时只是在电梯里碰到蒋某珍带着卢德麟出门,但交往不多,也从未听到老人提起过被虐待的事情。

 

沈女士对顶端新闻记者表示,她是在一次和婆婆电话视频时,发现保姆的态度不对。去年2月回国时查了下账户,才发现钱已经被转走了。不仅如此,沈女士在给老人用医保刷药时,工作人员告诉她,老人医保卡余额是0。“我当时脑袋就嗡的一下,赶紧回去查老人的账户。”沈女士说。

 

转账记录显示,2022年8月22日、2023年2月7日,老人的账户先后两次给蒋某珍转账,每次100万元,另有50多万元分次以现金形式取出。

 

但蒋某珍并非完全没有证据。网传一份由沈先生(卢德麟丈夫)书写的证明表示:“我给蒋某珍的钱人民币二百万,是我自愿给的。因为她服侍我们夫妻俩十多年了,我儿子沈XX说他没有关系。”证明中,还盖有手印。

 

对此,沈女士称,所谓的证明是被诱导和逼迫写的,并非出自公公的自愿。

 

 

案件今日开庭,家属透露庭审细节

 

顶端新闻记者了解到,案件今日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案由为“赠与合同纠纷”。

 

卢德麟代理律师周兆成向顶端新闻记者透露,从上午9点开始一直持续到11点,未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法院组织双方调解。原告同意只让蒋某退100万,被告蒋某不同意。

 

沈女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蒋某始终认为她得到的200多万都是其应得的。“调解时候我们同意说给我们100万,但她也拿不出方案比如什么时候给,其实就是不想给。”沈女士说。

 

沈女士表示,现在还在走刑事方面的一些证据。此外,关于虐待案一事,由于保姆不存在持续、暴力的行为,所以警方没有对蒋某珍进行拘留。

 

“庭审的时候,蒋某珍还提供的一些视频和音频证据,皆是日常和老人的交流以及答应把钱给她的录音。”在沈女士看来,这些录音恰好证明蒋某珍存在很强的目的性,知道这件事以后会有争议,所以留下了证据。

 

随后,顶端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蒋某珍的电话,但均显示关机状态。

 

周兆成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在他看来,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第一千零六十二条之规定,沈某(卢德麟丈夫)未经原告卢德麟同意,将200万元夫妻共同财产无偿赠与被告蒋某珍的行为,应认定为无效。

 

此外,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蒋某珍在从事保姆职业期间存在虐待原告、挑拨原告夫妻关系、教唆沈某孤立原告、盗刷原告医保卡等恶劣行为,该赠与行为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应认定为无效。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沈某赠与行为无效,蒋某珍因该行为取得的200万元,应当予以返还。同时,因为蒋某珍对于赠与行为无效是明知的,且存在恶意及过错,其应当赔偿原告因此遭受的资金占用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