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初中生被杀案最新通报!嫌疑人、监护人及校方担责吗?律师深度解读


近日,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初一学生遭 3 名同学杀害并填埋引发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3月10日,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13岁的初中生失联。11日,其遗体在北高镇张庄村一处蔬菜大棚内被发现,涉嫌杀害他的是同班同学,三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少年。

 

3月17日,肥乡区联合工作组发布情况通报:3月11日,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全部抓获,现已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司法机关将对犯罪行为依法予以惩处。案件发生以来,相关部门全力做好受害人家属安抚和善后工作,各方面工作正有序进行。

 

3月18日,针对当地初中生被杀害一案,河北邯郸肥乡区警方表示,目前尸检已结束,初步认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犯罪案件。为掩埋尸体,犯罪嫌疑人分两次在废弃大棚进行了挖掘。

 

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分局政工监督室主任李亚峰透露,经技术部门勘验,网上说有大人参与是不属实的。另据媒体报道,被害人王某某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臧梵清表示,致命伤发生在颈部和后腰部,凶器可能是铁锹或者其他更加尖锐的物体,犯罪嫌疑人的手段极其恶劣,行为令人发指。“(死者)不光是面部,还有颈部、背部,都有非常严重的、尖锐物体巨大冲击导致的创口,有的(伤口)长度达七八厘米。家属的诉求非常清晰,就是重判、严判。”

 

那么,根据警方目前公布的信息,三名未成年嫌疑人涉嫌哪些罪名?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对此,看度新闻记者专访北京安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就案件涉及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进行了探讨。周兆成律师曾代理湖南操场埋尸案、河南“20年后学生打老师案”等系列案件。

 

ec59fb5415d443ba8186f49a7ee29041~noop.png

周兆成律师

 

3名未成年嫌疑人仍能进行刑事追责

 

此前,此案受害者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事情发生后,警察与村书记一起去询问了这3名学生,3人均表示没有见过受害者,在监控视频和转账记录的证据下,这3名学生才说出受害者被埋在了北营村南的废弃蔬菜大棚内。家属还透露,孩子在学校可能受到了霸凌。

 

QQ20240319-131009@2x.png

曾埋着受害人遗体的废弃蔬菜大棚

 

周兆成表示,从律师视角,对于这3名犯罪嫌疑人,是能进行刑事追责的。刑法修正案规定,对12-14岁未成年人犯罪,如果认为有追诉必要,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是可以进行追诉的。也就是说,该案目前已刑事立案,3名嫌疑人尽管是未成年人,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未来也会被指控犯罪,他们将为各自的行为承担相应刑事法律责任。

 

“大家都知道,以前的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即便实施了犯罪行为,也不会被追刑责,通常是以14岁作为标准,这也被一些人当成了‘护身符’。但我国法律已对此进行了修正,已满12岁不满14岁,如果认为有追诉必要的话,是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的。所以,这几名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严惩。”周兆成说,对于恶性犯罪,低龄不会作为免责条款。打人不对这是认知问题,故意杀人是践踏生命,无论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法律都不可能允许。所以,对他们的处罚符合罪责一致原则。“现在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在当初制定法律时的未成年人和现在的未成年人,也是有差别性的,也就是说,现在孩子思想、身体发育等普遍早熟,刑事责任的承担也要与时俱进。”

 

嫌疑人家属应承担民事责任

 

该案中,三名嫌疑人的行为与幼小的年龄形成了强烈反差,那么,具有监护责任能力的家长是否该承担部分法律责任?

 

周兆成认为,关于孩子教育问题监护人是否担责,《民法典》已有明确规定。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有管理责任,同时,被监护人出现问题,监护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所以这起案件中,监护人是有责任的。之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曾提出过禁止“连坐”,这是对刑事责任来说,“连坐”不符合现代法治精神。但对民事责任来说,是可以“连坐”的,监护人有监护职责,就要承担责任。被害人家属可提出民事诉讼,3名嫌疑人家属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此外,还有道德谴责,如果真如网上所说,两名嫌疑人家属已经不知所踪,他们躲起来也是因为舆论谴责。”周兆成表示,刑事是否担责要看家长是否存在事前知情或事后包庇等行为,如果没有这些行为,也不好伴随网友的愤怒过度解读。孩子发生这样的事,也是家长的悲剧,人们应该反思发生这样的案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在反思的过程中谨防变成施暴者,网暴者最大的逻辑就是以自己的意志为标准,很容易带偏节奏。所以,官方目前也做了很多辟谣,没有消息源的说法多为谣言,希望大家不要传谣。

 

未成年的是非观塑造要靠家长和学校教育

 

今年3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会上介绍,2023年,检察机关受理审查起诉未成年人犯罪9.7万人,其中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犯罪约1万人,盗窃、强奸、抢劫、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5类犯罪占比近7成。对于实施严重犯罪、性质恶劣、不思悔改的未成年人,依法惩治、该严则严,批准逮捕2.7万人、提起公诉3.9万人。对于犯罪较轻、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当宽则宽,不批捕3.8万人,不起诉4万人。

 

周兆成认为,家长的言传身教对孩子很重要。在成人的世界里,法律强制性非常严格,但对于未成年人,法律没有介入的情况下,是非观塑造要靠家长、学校教育。

QQ20240319-130836@2x.png

 

受害人生前就读的肥乡区旧店中学

 

在周兆成看来,对此案的探讨,最后要回归到未成年身上。“不考虑极端恶劣、让刑法介入的前提下,往往校园霸凌发生时,当事人的家长是怎么看待的?霸凌在留守儿童里相对多发,青少年时期更需要父母精神上的鼓励关怀。孩子的第一责任人应该是家长,避免孩子被成年人伤害的同时,也要避免同龄人的伤害。对学校来说,则不仅要防止外来的伤害,还要防止校园内的伤害,对于学生的伤害案件主动干预,不要等发生严重后果再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