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老人起诉保姆“骗”走200万元养老钱一案明日开庭:保姆曾对该案管辖权提出异议


       4月14日,新黄河记者获悉,上海94岁老人卢德麟起诉保姆“骗”走其与老伴沈某200万元养老钱的“赠与合同纠纷案”将于4月15日上午9时15分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卢德麟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本案原定于3月22日上午9时15分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但因保姆蒋某珍非上海人,其曾对案件管辖权提出异议,后被法院驳回。目前,该案件延期至4月15日开庭审理。”

 

       据新黄河记者此前报道,2023年,家住上海的94岁老人卢德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视频称,由于儿子儿媳常年定居国外,她和老伴沈某便雇了50多岁的蒋某珍作为住家保姆,照顾自己与老伴的日常起居。然而,蒋某珍在做住家保姆期间,经常对自己进行呵斥、推搡等“虐待”行为。同时,蒋某珍还“骗”自己的老伴写了3张赠与合同,将自家在上海的房子以及200万元养老钱赠给蒋某珍。目前,200万元养老钱已经在蒋某珍的账户中。

 

 

       2024年3月19日,老人儿媳沈艾伦曾提供给新黄河记者一份民事起诉书,据“赠与合同纠纷案”起诉书显示,卢德麟将保姆蒋某珍、丈夫沈某诉至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沈某赠与蒋某珍200万元的行为无效,蒋某珍应返还卢德麟夫妻共同财产200万元及赠与财产所产生的利息,并请求法院判定蒋某支付因虐待卢德麟产生的精神损失费20万元。

 

       起诉状中还写明,“卢德麟因患脊髓炎,胸部及以下身体完全瘫痪,其老伴沈某则患有眼疾,一只眼睛已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为0.25,二人生活均不能自理。在邻居王某的介绍下,2019年蒋某珍被雇用为老人的住家保姆,开始月薪为6000元,后在蒋某珍的要求下涨到12000元每月。2020年至2022年因疫情原因,老人的儿子儿媳一直无法回国,二位老人的日常生活完全依赖保姆。”

 

       “在此期间,保姆蒋某珍以疫情防控期间照顾老人沈某为由,向沈某索要‘救命钱’‘养老钱’等共计200万元,同时保姆蒋某珍还对老人卢德麟进行了虐待。2023年疫情解封后,老人儿媳回来探望父母发现,2022年8月22日以及2023年2月7日公公沈某通过银行分别转账给保姆100万元、100万元。之后卢德麟及儿子儿媳要求保姆蒋某珍归还,蒋某珍拒绝并纠缠沈某写下证明,证明自愿将200万元赠送。”

 

       在卢德麟老人报警后,2023年7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经审查后认为“卢德麟被虐待案”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决定立案。2024年3月19日,新黄河记者从沈艾伦处获悉,“警方在调查后认为虐待罪不成立,现在主要是赠与合同纠纷问题。保姆蒋某珍区别对待我公公婆婆,知道对谁该哄着,对谁该态度差。另外,我公公写证明的时候意识是否清楚也是未知。”新黄河记者曾就此事拨打保姆蒋某珍的电话,但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开庭前,老人的代理律师北京安剑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对新黄河记者表示,“首先,根据我国民法典相关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拥有平等的处理权。这意味着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时,双方应当协商一致,共同决定。本案中,沈某擅自将200万元巨额财产赠与保姆,且未事先征得卢德麟的同意,这明显违反了夫妻间对共同财产处理的平等原则;其次,赠与行为是否有效,需根据具体情况来判断。如果赠与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且未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那么该赠与行为即为有效。然而,在本案中,沈某的赠与行为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的范围,且未经卢德麟同意,这严重损害了卢德麟的财产权益。因此,该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最后,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而保姆蒋爱珍作为照顾老人生活起居的人员,本应尽职尽责,恪守职业道德,然而,她却利用工作之便,侵占老人巨额财产,这不仅违反了职业道德,也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