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期宣判!保姆“骗”走九旬老人200万一案开庭:拒绝退款


4月15日上午9点15分,“上海九旬老人被保姆‘骗’走200万元养老钱”一案在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次庭审九旬老人卢德麟以“赠与合同纠纷”为案由将丈夫及保姆作为本案的两方被告提起诉讼。

 

2023年6月,上海九旬老人卢德麟在网络上发布视频称,由于儿子与儿媳常年定居在国外,她便雇佣50多岁的蒋某作为保姆照顾自己与老伴的日常起居。而蒋某在做住家保姆期间,经常对自己进行呵斥、推搡等行为。同时,蒋某还分多次转走卢德麟与丈夫共计200余万元的养老钱。

 

本次庭审,两位老人均因身体原因无法出庭,卢德麟的丈夫委托其儿子作为代理律师参加庭审,据了解,保姆本人亲自出庭,但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认为是在虐待老人。

 

针对本案,原告方卢德麟希望,法院判令沈某赠予蒋某200万元的行为无效,蒋某应返还卢德麟夫妻共同财产200万元及赠予财产所产生的利息,并请求法院判令蒋某支付因虐待卢德麟产生的精神损失费20万元。

 

保姆对虐待行为表示否定

 

卢德麟的儿媳沈女士参与了全程旁听,她表示在庭审现场蒋某始终对原告方提出的证据作出否定,“她承认监控中对我母亲实施推搡等行为的人是她,但她会编造各种虚假理由来否认这一事实。”事发以来,蒋某始终未对老人一家表示过任何歉意。

 

在本次庭审中,卢德麟的丈夫也委托儿子作出证明称,要求撤回曾经写给蒋某赠予款项的字据等相关证明,“父亲已经九十多岁了,曾经问过他写过几次字据,他都表示自己从未给蒋某写过,所以他的记忆是短暂的,思维并不清晰。”沈女士称此次将父亲加入被告是为了能够让他确认赠与蒋某的200万行为无效。

 

 

卢德麟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根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分的,应经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夫妻一方非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将共同财产无偿赠与他人,严重损害了另一方的财产权益,有违民法上的公平原则,这种赠与行为应属无效。而被告沈某未经原告卢德麟同意,将200万元夫妻共同财产无偿赠与给被告蒋某的行为,应认定为无效。

 

“公婆特别想来见证这一刻,但是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到场。”沈女士告诉记者,临近开庭,年迈的父母也始终因此感到担忧,精神状态并不佳,他们希望能够尽早拿回属于自己的养老金。

 

沈女士表示,父母200余万元的存款对于他们养老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我们把他们接回国外,二老需要放弃国内的医疗保险,若一旦生病就需要花费数十万;如果我们回国照顾他们,那我们需要放弃高额的年薪,生活将会没有任何收入,但是现在蒋某就是一句‘我没钱’拒绝退款。”

 

沈女士一家希望,此次法院可以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让蒋某返回父母的共同财产200余万元,并包含在此期间所产生的利息,同时希望蒋某因虐待向卢德麟支付精神损害赔偿20万元。

 

保姆“养老钱”、“救命钱”为由拒绝退还老人百万存款

 

卢德麟退休前曾是一名钢琴老师,她因患脊髓炎,胸部以下部位全部瘫痪,丈夫则患有眼睛疾病,一只眼已经失明,另一只眼仅有0.25的视力。由于儿子常年定居在国外,便雇佣50多岁的蒋某以钟点工的方式作为保姆照顾自己与老伴的日常起居。

 

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卢德麟的儿子与儿媳无法按时回国看望父母,随着卢德麟夫妇的身体每况愈下,2022年2月开始雇佣蒋某为住家保姆,蒋某的月薪从6千元涨到1.2万元。

 

此后,沈女士在每次与父母视频的过程中,蒋某都会一直守在老人身边,而母亲的神情也会变得紧张。当沈女士提出回国探望时,蒋某也以老人健康为由劝沈女士不要回家。

 

2023年2月底,沈女士在没有告知父母的情况下突然回国,家中凌乱的景象与父母憔悴的精神状态让沈女士始料未及,蒋某见到沈女士与丈夫后,也变得格外慌张。

 

 

回国后,沈女士通过在母亲的卧室安装的监控发现,蒋某经常以训斥、责怪的语气对卢德麟表达不满,在照顾二老日常起居期间,将卢德麟的指甲剪出血,还会对她进行推搡、拉扯等疑似虐待的行为。经过沈女士比对信息后发现,当卢德麟不在卧室时,蒋某甚至会偷看老人的手机,并删除与他们的聊天记录。

 

沈女士经过与丈夫对家中的支出进行对账,她发现公公的账户于2022年8月22日、2023年2月7日向蒋某分别转账100万元。当沈女士问起公公这两笔转账时,公公却表示毫不知情,“因为我父亲他现在已经是接近失明的状态,每次去取钱都需要让保姆跟着,输入密码的时候也看不清按键,久而久之保姆也就知道了账户密码。”除此之外,蒋某在日常生活中还多次向公婆谎报支出,用老人的医保卡去医院以“代开药”的名义为自己开药。

 

当沈女士向蒋某索要200万存款时,蒋某却以“养老钱”、“救命钱”为由拒绝退还,“保姆说这200万是疫情期间她对我公婆的救命钱,同时也是这么多年照顾他们所得的养老钱。”

 

得知真相后,沈女士夫妻二人于2023年3月28日将国外的工作完成了交接并辞职,返回国内亲自照顾父母。

 

 

沈女士表示,此次以民事诉讼的方式希望能够帮父母要回养老钱,事情结束后还会将继续追究蒋某的刑事责任,“希望通过我们这个事情,以此来帮助更多老人,为保姆行业敲响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