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九旬老太举报“保姆卷走250万养老钱”案开审,法官调解提退款方案被告称没钱


上海九旬老太卢德麟实名举报“保姆虐待还卷走250万养老钱”,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从老人亲属和代理律师处证实,4月15日,该案在上海黄浦区法院开庭,保姆蒋某出庭,案件未当庭宣判,法院组织调解未果。

 

58岁保姆蒋某参加庭审

 

>>>九旬老人称遭虐待

 

“保姆对我特别凶,剪指甲把我的肉一起剪下来”】

 

今年已95岁高龄的卢德麟介绍,退休前她是一名钢琴教师,因为脊髓炎瘫痪在床,同龄丈夫是医生,双眼失明。因为儿子平时在国外工作,便请了保姆蒋某照顾夫妻俩的生活。

 

95岁老人卢德麟与代理律师周兆成

 

卢德麟举报称,2017年至今,蒋某分多次偷偷拿走250多万她和老伴的养老钱。“保姆蒋某58岁,对我特别凶,还虐待我,给我剪指甲都把我的肉一起剪下来。”

 

卢老太儿媳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疫情的阻隔让他们难以近身照顾老人,他们之前对蒋某很信任。

 

“2022年7月,我回国希望能去上海看望公婆,但是到了家门口,保姆蒋某却不允许我进门,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从2023年开始,我和先生渐渐发现保姆对我们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傲慢强硬。”

 

“一次我和婆婆视频通话的时候,发现婆婆的眼神充满惊恐。后来又听到邻居的语音说,保姆蒋某曾去过居委会,咨询居委会说她是我公公婆婆的侄女,问居委会怎样才可以把自己的户口迁到我们家里来。”

 

“这时,我们才发觉不对劲,于是赶紧回国。见到婆婆后,发现婆婆身上有伤,脚趾甲肉都流血了,我追问她到底怎么了。婆婆非常恐惧,吞吞吐吐最后才说是保姆蒋某剪的。”

 

老人称保姆蒋某平日对她很凶(监控视频截图)

 

>>>公婆的养老钱没了

 

保姆知道老人密码,250万养老金转到自己账户

 

老人儿媳表示,他们调取视频、查看银行流水,发现公公婆婆的账户已经空了,250多万养老金竟然被转移到蒋某的账户。

 

银行转账记录显示,2022年8月22日、2023年2月7日,老人的账户先后两次给蒋某转账,每次100万元,另有50多万分多次以现金形式取出。

 

因为两位老人均行动不便,公公失明无法去银行取钱,所以才将密码告诉蒋某用于生活开支。

 

事发后,保姆蒋某对此则声称,250万元中100万元是其养老金,另外100万是老夫妇给她的奖金,另外50多万是取现。

 

>>>身边家人均不知情

 

儿媳称保姆洗脑胁迫公公写“自愿赠送”证明

 

更令卢老太儿子儿媳惊诧的是,他们查看家中监控发现,2023年3月3日,蒋某还“胁迫”公公写下一份所谓“自愿赠送”的证明,公公自愿给蒋某200万元。

 

老人儿媳称,疫情前他们夫妻每年都会回来两次探望,而且丈夫每天都和母亲通话,他们对所谓的“自愿赠送”完全不知情。婆婆对这份证明也不知情,这张手写的证明是蒋某给公公洗脑后逼迫他写的,监控中可以隐约听见两人当时的对话,老人想留着钱,蒋某却说“放在我这里不是一样的嘛”。

 

>>>法院庭后组织调解

 

法官提退款方案,原告同意只退100万,被告不同意

 

4月15日,上海黄浦区法院再次开庭,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看到,法院传票显示的案由为“赠与合同纠纷”。

 

老人的儿媳告诉记者,“保姆蒋某出庭了,庭审从上午9点一刻开始,一直持续到11点,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结束后,法院组织双方调解。原告方同意只让蒋某退还100万,但被告蒋某并未同意。

 

老人儿媳解释称,婆婆是教师,公公是医生,两人都有退休金,账户的钱不可能凭空就没了。他们曾找蒋某对质,蒋某竟然以跳楼威胁,称100多万在老家买了房子,另外100多万可以退还,但她需要时间。

 

“这100万是她前面自己提出来的,法官说给一个退款方案,她就说没钱,她其实内心是1分钱也不会退给我们。她不愿意退钱,她说她买房子和还债了。”

 

 

 

4月15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尝试通过律师联系蒋某未果,据介绍,蒋某的亲属等在法院门口,只要有事就和蒋某电话联系。

 

蒋某珍在卢老太家做保姆已有10年,以前是钟点工,近3年因为夫妻俩年事已高身体变差、难以自理,又碰上疫情,蒋某才上门成为住家保姆,月薪1.2万元,但她仍在别家兼职做保姆。

 

>>>律师以案说法

 

未征得妻子同意,巨产赠与保姆行为应认定无效

 

“该案之所以引发大家的关注,尤其是涉及夫妻财产处理权、赠与行为的效力以及社会道德观念等。”

 

卢德麟委托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受访指出,被告保姆蒋某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卢德麟的财产权益。

 

首先,根据我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相关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拥有平等的处理权。这意味着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时,双方应当协商一致,共同决定。本案中,老人的丈夫擅自将200万元巨额财产赠与保姆,且未事先征得妻子的同意,这明显违反了夫妻间对共同财产处理的平等原则。

 

其次,赠与行为是否有效,需根据具体情况来判断。如果赠与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且未侵犯他人合法权益,那么该赠与行为即为有效。然而,在本案中,老人丈夫的赠与行为超出了日常生活需要的范围,且未经妻子同意,这严重损害了卢德麟的财产权益。因此,该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

 

周兆成指出,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而保姆蒋某作为照顾老人生活起居的人员,本应尽职尽责,恪守职业道德,却利用工作之便,侵占老人巨额财产,这不仅违反了职业道德,也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